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我的名字叫梯若尔  

2014-10-15 13: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名字叫梯若尔

程实

 

听闻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Jean Tirole),我莫名其妙想起了一首老歌:《我的名字叫伊莲(Je M’appelle Hélène)》。其实也不算突兀,因为说到法国,梯若尔之于经济学、伊莲之于音乐,就像埃菲尔铁塔之于建筑,那么柔顺又自然。总觉着梯若尔和这首歌很像,如果不懂法文,你完全不知道《伊莲》在唱些什么,但它就是那么打动人心;如果没受过经济学专业训练,你也完全不知道梯若尔的模型在说些什么,但它就是那么饱含智慧。

 

瑞典人将诺奖花冠戴在梯若尔的头上,明面上的理由是表彰他对“市场力量和监管的开创性研究”,但实际上,梯若尔学富五车、著作等身,研究领域涵盖产业组织理论、激励理论、博弈论、规制经济学、公司金融、国际金融和经济心理学,而他在任何一个领域的成就都足以获得诺奖,诺奖对于这位61岁的法国经济学家而言,不仅实至名归,甚至可以说有点姗姗来迟。在梯若尔略显恐怖的多产研究生涯里,拿诺奖一直都只是个“时间问题”,虽然他的获奖让那些比他年长的同行们不得不再好好保重、以待来年,但没有一个人心存质疑,因为梯若尔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稍微浏览下梯若尔得奖后充斥于网络上的各类简介,就能知道梯若尔的天才之处: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拿破仑创建的精英学校巴黎理工大学,数学和经济学双博士,和拉丰一起创办图卢兹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IDEI),涉猎研究领域之广和发表论文之多令人咋舌,一个人就轻松单挑了一大波经济学家终身难以完成的学术关卡,并最终促成了法国经济学的复兴。

 

经济学天才,大多和博弈论有着不解之缘,就像电影《美丽心灵》里那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纳什,就是研究博弈论的,而梯若尔跨界驰骋经济学多个疆域的法宝,也是博弈论。我甚至会觉得,博弈论大师都是折翼的天使,他们还原了残酷的人性现实,却展现出绝妙的理论美感。精通博弈论的梯若尔,就像冲破任督二脉的武林高手,触类旁通,“无招胜有招”,用玄妙的手法将散落在各处的理论碎片融会贯通、重新拼接,创造了微观经济学理论的新气象。

 

新气象,必然是大景观。大家都在关心梯若尔研究了什么、得出过什么样的结论、曾给中国提出过怎样的具体建议,在我看来,这固然重要,但梯若尔最令人尊敬的地方还体现在更“大”一些的层面。这就好像,如果你真的知道了《伊莲》这首法文歌的确切内容,你也并不会太过在意,但透过歌词传递出的那份真挚情感,你却能体会和共鸣。

 

《伊莲》的歌者,就叫伊莲,她是法国最著名的女歌手,年少成名、众星捧月,而她在这首歌里唱的,却是她想做、同时也只是一个普通女孩的心语,《伊莲》改变了伊莲,让她变得平易可亲。同样,作为不世出的天才,梯若尔给经济学也带来了类似的改变。

 

首先,梯若尔让经济学变得更加真实。经济学是一门“用假设打开罐头”的社会科学,各种假设的存在,一方面让经济学的抽象和精炼变得可行,另一方面也让经济学和现实的联系变得脆弱。特别是本次金融危机之后,让经济学更加贴近现实的改革呼声越来越强,很多经济学家也加入了支持者的行列。梯若尔的大部分努力,本质上都是在放松既有假设,而放松理性人、完全竞争、信息对称、个体孤立这些假设之后,经济学和现实的距离被拉近了,这让经济学的很多研究成果更加具有真实意义。毫无疑问,梯若尔是技术派的理论大师,但他却削弱而非增强了经济学沉迷于技术的内生本能。

 

其次,梯若尔让经济学变得更加可能。经济学是一门旨在“经世济用”的社会科学,现实过于复杂,习惯抽象的经济学经常会显得无能为力。而梯若尔的强悍之处,恰在于他用更强的技术,解决了更复杂的问题,特别是介乎于各类经济主体间的“委托代理”问题,无论信息不对称有多么严重,无论市场结构有多么多样,无论“合谋”、“多重代理”等新情况多么层出不穷,梯若尔总是能举重若轻地用经济学给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框架。这让经济学本身的发展更加具有包容性,同时也给并非天才的经济学人们更多坚持信仰的勇气。

 

最后,梯若尔让经济学变得更加谦逊。经济学是一门多少有些“敝帚自珍”的社会科学,这应该说是每一门社会科学的自然特征。尽管现实经济世界危机不断,但经济学作为一门的显学的社会地位始终不容小视。这种地位让一部分从事经济学工作的人变得自负起来,经济学也一度展现出向“经济学帝国主义”发展的学科野心。梯若尔虽然是个公认的天才,但他并不高傲,他的所言所行总是传递出内敛的优雅。在面对公众和媒体的时候,梯若尔从来都不是无所不知,正像他自己所说的,只有坏的经济学家,才会很容易给出肯定的答案,而好的经济学家总是负责任地简言慎行。在研究工作中,梯若尔很少去做试图用经济学解释所有问题的尝试,他的研究旨趣扩展到心理学,也只是为了让经济学在解决现实问题的时候更加贴近人性。

 

其实,在我看来,如果说伊莲是音乐女神,那么,梯若尔就是经济学男神。至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聆听和膜拜,也是一种幸运。


  评论这张
 
阅读(2157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