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地缘政治风险左右全球经济复苏(上)  

2014-04-16 11:2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缘政治风险左右全球经济复苏(上)

——“实话世经”系列之五十六

程实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2014年以来,泰国政治混乱和乌克兰危机牵动全球视线,特别是引致大国对抗的乌克兰危机,更是搅动国际金融市场大幅震荡。实际上,不仅叙利亚危机、乌克兰危机、伊朗核危机、朝鲜半岛安全问题、中国南海争端、印度半岛安全问题和非洲各国种族冲突等传统地缘政治风险长期居高不下,2014年巴西、印度、南非、印尼、土耳其和泰国的政局更迭也可能成为新的危机引爆点,地缘政治风险正成为左右全球经济复苏的核心变量。全球最大政治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就认为,2014年政治风险的危险性将超过经济风险,这是2008年危机爆发以来的第一次;而近期麦肯锡调查也显示,70%的国际大企业高管认为地缘政治局势紧张将左右经济表现。

 

如果说2014年地缘政治动荡频发只是一个阶段性现象,那么,短期加以重视可能就足够了;但如果地缘政治风险上升是一个长期趋势,那么,设计一个系统性方法,从政治冲击、经济冲击和金融冲击三个维度统一评价地缘政治动荡的风险等级就十分必要。事实上,这种必要性是客观存在的。

 

尽管“和平与发展”是21世纪国际关系建设的主题,但不容忽视的是,冷战结束之后,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并没有自然趋向稳定,地缘政治冲突反而变得更加频繁和激烈,并对全球经济增长和国际金融市场运行造成了较大冲击,给工商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跨国经营和涉外业务开展也造成了较大干扰。从根本上分析,后冷战时代地缘冲突的常态化具有内在的客观必然性,是国际政治经济社会发展不可回避的趋势现象,原因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从经济角度看,受全球经济增长长期中枢不断下降、经济发展差异性短期加大的影响,全球经济利益争夺渐趋激烈,为政治对抗的加剧埋下了隐患。笔者利用世界银行的数据进行了测算,以十年为一个阶段,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呈渐次下降态势(见图),1962-1969年,全球实际GDP年均增长率为5.79%1970-1979年降至3.95%1980-1989年降至3.14%1990-1999年降至2.74%2000-2009年进一步降至2.51%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不仅造成了巨大的短期经济损失,也对潜在增长水平造成了长期冲击,2008-2011年危机期间全球经济增速降至1.55%

 

长期增长中枢的下降既是整体趋势,也是普遍现象。笔者利用IMF的数据 进行了测算,2008-2013年,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都低于1980-1989,1990-1999年和2000-2007年三个阶段的平均水平。尽管新兴市场在最近十余年里实现了快速崛起,但在危机冲击下经济增长中枢也明显下降,2008-2013年,金砖五国的年均经济增速都明显低于2000-2007年的阶段水平,中国和南非还低于1980-1989年的阶段水平。

 

金融危机不仅加大了全球经济增长长期中枢下移的程度,还带来了经济发展差异性加大的短期影响。笔者利用IMF有统计的187个国家1980-2012年经济增长率的时间序列数据进行了测算,全球经济增长的结构差异性经历了先扩大、再缩小、再扩大的阶段反复。1980-1989年,187个国家经济增速的标准差为5.9%1990-1999年升至6.86%2000-2007年降至4.77%2008-2012年再度回升至5.57%。其中,20112012年,187个国家经济增速的标准差分别为6.09%8.17%,创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最高水平。在全球经济增长长期中枢下移、增长差异性短期加大的背景下,各国基于本国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加大了经济政策的内视性,并采取大量经济、金融、政治和外交手段,争夺日益稀少的经济资源和经济利益,地缘政治动荡由此加剧。

 

另一方面,从文明角度看,伴随着冷战后多极和多文明世界格局的形成,文明差异和对抗引致的地缘冲突更趋频繁和复杂。正如亨廷顿在其名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所言:“在冷战后的世界中,全球政治在历史上第一次成为多极的和多文明的”。冷战的结束带来了短暂的“和谐错觉”,但接下来的事实表明,多极世界伴随着更多类型和更高频率的文明对抗和地缘冲突,七八个主要文明在哲学假定、基本价值、社会关系、习俗以及全面的生活观上存在着巨大差异,而遍及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宗教复兴则不断在加强这些文化差异。可以说,这七八个主要文明间的冲突,既由来已久,又不断更新,“文明之间及其核心国家的关系常常是自相矛盾的”,例如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结盟和对抗的需求同时存在,又不断变化。

 

更重要的是,随着人口流动和文明发展,文明之间的力量正渐趋均衡,这使得文明间的对抗变得难分高下,文明间冲突和地缘政治动荡则由此具有了长期化、常态化的特征。

 

在地缘政治冲突常态化的背景下,地缘政治动荡的发生较为频繁,为了有效识别和管理地缘政治风险,需要建立系统方法,对频繁发生的地缘政治动荡进行风险等级评估。评估地缘政治动荡的风险等级是一个复杂的工作,因为地缘政治动荡本身就包含政治风险,其造成的经济金融冲击又会产生各种类型的市场风险。

 

笔者应用层次分析法评估地缘政治动荡,整体思路是:将地缘政治动荡的风险等级评价具体分解为三个层次的问题。第一层次的核心问题是“某一地缘政治动荡的风险等级有多高?”;为求解这一问题,需要考虑第二层次的三个问题,即“这一地缘政治动荡能够造成多大的政治冲击、经济冲击、以及金融冲击?”;更进一步,每一个第二层次问题又取决于第三层级更具体的几个问题,例如,“能造成多大政治冲击?”取决于“该国政治体系是否稳固?”、“这一地缘政治动荡是否属于文明冲突的核心问题?”、“这一地缘政治动荡是否达到了足够的危险程度?”以及“这一地缘政治动荡是否具有系统重要性?”四个具体问题。第三层次每一个具体问题都会依据权威数据、经典理论或经验判断得到明确的答案。然后,通过一定的综合方法,笔者可以通过逆向递归,分步得到第二层级问题和第一层级问题的答案。

 

作为应用性的基础研究,笔者在建立地缘政治风险评估体系过程中,力求遵循四大原则:一是简明原则,研究的目的就是为了及时、简要、直观地给出对突发地缘政治动荡的评价,因此在解答每一层级问题时都采用了“1-5”的打分制,冲击越大、风险越大,分值就越高,最终评价结果一目了然,每一层级评估结果都以“1-5”的整数分值表示。二是实用原则,每一层级的指标选用、问题求解和风险评估都是为了能为中资企业管理地缘政治风险提供决策支持。三是事件性原则。和各类国际机构的国别政治风险研究不同,笔者的研究对象是突发性的地缘政治动荡,研究是事件导向的,而不是国别导向的。由于很多地缘政治事件不只涉及一个国家,因此这项研究具有超主权的性质。四是开放性原则。在政治风险评估和管理方面,现有国内外文献都将主要研究关注点放在了国内企业“走出去”布局阶段的市场准入方面,对于全面跨境经营阶段受到的地缘政治动荡冲击,则几乎没有规范性的研究。作为原创性研究,笔者的主要任务是搭建一个系统性的研究分析框架,并在不断实践中,力求实现对结构设定、指标选择和综合方法的完善和改进。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