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从大历史观看俄罗斯危机  

2014-12-22 13:0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大历史观看俄罗斯危机

——“实话世经”系列之七十九

程实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2014年是新世纪的第十五年,也就是“新纪十五年”,这一年,对全球经济而言,注定不平凡。在名著《万历十五年》中,黄仁宇教授提出了“大历史观”,认为“历史只有被放的足够大才看得清晰”,“大历史观”无意自高自大、大而无当、尾大不掉,而包含一种大而化之的精神。这种精神,对于我们读懂俄罗斯危机的当下现实,也是不无裨益。

 

历史是大的,现实是小的,只有把现实放到历史之中,才能看清惊天时变之后的逻辑脉络。2014年尚未作古,俄罗斯经济金融就突然行至崩溃边缘。在油价超预期下挫并跌破60美元/桶的背景下,俄罗斯卢布没能抵挡住空军来袭,连续几个交易日疯狂贬值,俄罗斯股市也呈自由落体的狂跌态势,整个俄罗斯金融市场一片狼藉,俄罗斯经济则几乎笃定将快速进入大幅衰退阶段。俄罗斯危机已然爆发,普京政府能否力挽狂澜尚存很大变数,整个新兴市场动荡不安,墨西哥、巴西和委内瑞拉等国家也同步陷入金融混乱,全球市场也被突如其来的黑天鹅搞得风声鹤唳。

 

从俄罗斯看俄罗斯,油价下跌是危机爆发的导火索,而俄罗斯羸弱的经济基本面和脆弱的金融开放则给危机爆发带来了必然性。更重要的是,放大视角看俄罗斯危机以及以此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危机,核心关键词既不是美元升值和油价大跌,也不是乌克兰大乱,而是危机实现了闭环。从2008年开始,我们似乎经历了三次、甚至更多次数的危机,但实际上,危机只有一场,只不过这场危机的演化是个圆环,从一站到下一站,危机的震心转移和形式转化如同在圆环上移动一样逻辑顺畅。

 

危机演化的逻辑,涉及到两个重要概念,一个是信用支点,另一个是木桶理论。金融金融,无论体现为什么业态,无论使用了什么样的技术,其本质都是资金融通,即实现资金跨时序、跨主体的优化配置,而资金融通的支点,则是信用,没有金融行为主体间的相互信任,资金融通就难以发生,即便发生也会出现问题。所以说,金融危机的本质,是信用支点的崩坏,而2008年以来各类信用的接连崩坏决定了危机的不同表现形式。至于危机集中发生在哪个区域,则是木桶理论决定的,木桶里的水总是会从最短板处流出,危机震心则总是会出现在信用支点最脆弱的区域。

 

从这两个核心概念出发,我们可以简单梳理下危机演化的大逻辑,让2014的现实在历史中回归本位。危机的第一站,是美国次贷危机,表现为微观信用的崩坏,银行间流动性枯竭,进而引发整个市场的信贷紧缩,作为一场流动性危机,风险短板主要在美国,因为大部分美国金融机构的流动性由于摄入太多有毒资产而发生了腐坏。微观信用发生崩坏之后,政府将宏观信用注入到市场中,激活市场流动性,这就是危机后一系列财政救助发生的过程,但任何信用,用多了,都会崩坏。在抵补微观信用缺失的过程中,宏观信用也逐渐透支,直至崩坏,于是,危机进入第二站,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实际上就是国家宏观信用崩坏的必然结果,而从债务风险分布看,欧洲是短板,于是危机重心从美国转移到了欧洲。接下来,在全球各国的宏观信用都或多或少出现问题的时候,政府又开始使用货币信用来抵补宏观财政信用的缺失,表现为超常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接连推出,而一旦宽松货币政策使用过度,货币信用也会发生崩坏,而货币信用的短板,是金融体系脆弱的新兴市场,于是危机进入第三站,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危机。

 

实际上,危机第三站从2013年就已开始,印度、印尼和泰国等新兴市场国家,都曾发生了本币大幅贬值并引发金融混乱的状况。而2014年,危机彻底实现了闭环,危机的闭环包含两层内涵:一方面,美国走过所有信用风险传递的全过程,终止了对货币信用的透支,重回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稳态路径,而美国微观信用在经受闭环考验之后重新回到原点,实现了闭环之后的去风险,美元则由此真正强势起来;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依旧停靠在危机第三站,货币信用崩坏全面扩散,而之所以俄罗斯、墨西哥和巴西的本币崩坏最为严重,则是因为它们是新兴市场货币中的短板,这些资源型国家本币是自由浮动的,经济命脉却借由大宗商品价格波动被美元所把持,这使其货币信用最为脆弱,最为受制于人,最易于被美国政策变化和美元走势所左右和冲击。

 

从金融危机视角转向经济复苏视角,危机实现闭环的阶段恰是全球经济的多元化退潮阶段。20143月,笔者在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的小书《多元化退潮:数据背后的经济真相》详细论述了这一态势,简单地说,多元化退潮实际上就是“美国向上、新兴市场向下”的经济结构变化。危机闭环是多元化退潮的核心成因,但不是唯一成因,包括美国经济折返跑战略、全球政策差异性问题以及风险结构自然变化在内的诸多要素共同构成了多元化退潮的原因。真正可怕的是,多元化退潮是一个内生固化的趋势,也就是说,一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危机的爆发本身就会构成另一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发生危机的诱因。这恰是2013年开始,印度、印尼、越南、泰国、巴西、阿根廷接连出现金融混乱的一个解释,也注定了俄罗斯危机接踵而至的必然性。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截至2014年底,裸泳者的名单上已经包含了除了中国之外的全部“金砖国家”。

 

如此看来,2014年末于俄罗斯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危机演化和多元化退潮的必然。2014年,危机实现了闭环,并由此造就了强势美元和新兴市场货币危机。那么,接下来,2015年会怎样?实事求是地说,2015年的危机闭环影响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强,因为美国经济将实现二次领跑、美国加息周期也将开启,而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压力难以彻底化解、货币风险还将持续释放。所以,2015年,俄罗斯经济金融危机还将延续,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特别是其金融体系和本币汇率,则将面临危机闭环的更大挑战。

 

那么,中国该如何应对这种挑战?从危机演化逻辑的分析看,夯实货币信用是关键。因此,2015年,通过坚定不移的金融改革和审慎有序的金融开放来夯实金融体系的能力建设,通过稳健货币政策的实施来压制系统性信用风险上升的苗头,将是中国继续在危机闭环过程中“岁寒而未凋”的重中之重。此外,从多元化退潮的趋势分析看,中国经济现状堪忧恰是退潮后新兴市场问题不断暴露的一种表现。有鉴于此,从全局视角看中国经济现况和未来,需要有两种意识:一是务实识势的意识。中国需要正视多元化正在退潮的阶段现实,而不能对多元化抱有不切实际的憧憬。只有放下独善其身的过高期望,才不会有过大的失望,才不至于让唱空做空中国的失慎论调引发过度恐慌。二是顺势而为的意识。既然多元化的退潮已成阶段性趋势,中国经济更要强调和凸显经济发展的“中国标签”,把以人为核心的增长国策落到实处,让金融变为一池活水,将深化改革进行到底,让中国经济在结构转变过程中显现出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稳健性和可持续性,并通过以我为主、有所作为的策略选择去改变多元化退潮的“顺周期性”,进而给中国经济崛起“第二季”创造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1460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