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最强大脑和简单爱  

2014-01-14 13: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强大脑和简单爱

——乐思经济专栏

程实

 

本来,我对现在的电视已经无力吐槽了,因为放眼看去,全是跟风的唱歌节目和相亲节目,充斥着刺耳的高音、廉价的眼泪和虚伪的感情,直到百无聊赖之中转到《最强大脑》,才突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一个严谨的科普节目,但还是显得清新可人、别具一格,在科学趣味和娱乐元素之间谋得了一个讨喜的平衡。

 

在我看来,《最强大脑》里,从选手到嘉宾,有真聪明的,有假聪明的,有不聪明的,有自作聪明的,真正称得上“大智慧”的人,最属周杰伦。有这种感觉的,应该不止我一个,周杰伦在这个节目里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得体、练达、温馨,又不失幽默。对我而言,看这个节目最大的收获,不是有幸目睹了非正常人类的智商秀,而是非常欣慰地确定了两件事:第一,音乐是有智慧的,在音乐和经济之间完全可以找到“乐思经济”的思想共鸣;第二,喜欢周杰伦14年是明智的,他不仅有天赋,更是借由专注而变得通达、睿智。

 

最开始喜欢周杰伦的时候,我还在上学,像刚出道时的周杰伦一样,成天戴着一顶棒球帽,塞着耳机,骑着破自行车穿梭在校园里,包里时刻放着周杰伦的专辑《Jay》、《范特西》或《八度空间》。我最喜欢听的歌是《简单爱》,写曲的是桀骜不驯的周杰伦,填词的是古灵精怪的徐若瑄,很符合我青春懵懂时的审美和喜好。大多数听《简单爱》的时候,我在图书馆里,手上可能捧着曼昆的《宏观经济学》,或是梯若尔的《博弈论》之类。那个时候,作为初学者,我像喜欢周杰伦一样喜欢机智、有趣的经济学;那个时候,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经济学,谈论经济学,经济学家则是一个受人尊重的职业。

 

现在,十多年过去了,喜欢周杰伦的朋友越来越多,身边那些喜欢过经济学的朋友却很少再像以前那样彻夜长谈阿罗不可能定理、瓦尔拉斯均衡、或是有料的资本论了。更令人悲哀的是,经济学家似乎有沦为过街老鼠的趋势,人人咒骂,有一次在参加某大学的论坛活动时,一位颇有声望的法学家不无调侃地对着我们一帮搞经济的人怒斥:“过去十多年,中国经济被你们搞成了烂摊子,现在轮到我们这些学法律的来收拾了”,语落,现场立刻就回以一片热烈的掌声。

 

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经济学家的社会地位和大众口碑越来越今不如昔?经济学本身没有退化,还在不断进化,还是如此饱含智慧和理性,还是人们观察、理解和洞悉经济世事的大好工具,但经济学家在中国却越来越不受欢迎。看到周杰伦在《最强大脑》里的表现,我突然意识到,只有聪明人才永远可爱,大多数正儿八经的经济学家都有很高的智商,却未必是聪明人。那么,什么叫聪明?什么是大智慧?一边听着《简单爱》,一边忆起周杰伦,我找到了自己的答案。所谓聪明,所谓大智慧,就六个字:“知简,知止,知爱”。

 

首先是“知简”,简单为美,至简为智。《最强大脑》是周杰伦在内地参加的第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问他为什么来,他就说了一句:“因为好奇”。还有比这更简单、更顺畅、更有说服力的答案吗?听到这一句,我就被杰伦的坦陈打动了,就像当年听到他唱“我想带你去外婆家”的时候,我立刻就体味到了“简单”爱的意思。经济学并不是一门简单的学问,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学家不能用简单的表达来向大众阐述经济观点,更不意味着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才叫“专业”。我非常欣赏张五常先生的一个观点,再复杂的经济学模型,背后的逻辑和道理都能用通俗的话说出来,而很多经济学家在面对大众的时候喜欢浅入深出,甚至会抛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言论,难免令人厌恶。“知简”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对于经济学家而言,既需要独自去探索和理解复杂的理论世界,还需要战胜内心利用知识优势获取利益的复杂欲望,这显然是一种“大智慧”。

 

其次是“知止”,过犹不及,知止有定。《最强大脑》里有一个精彩的猜音环节,四位观众同时按下四个钢琴键,盲听的周杰伦正确了猜出了其中前三个,主持人让他猜第四个,他幽默地拒绝了:“聪明人知道适可而止”。那一瞬间,杰伦的音乐才华和内敛修为同时绽放出智慧的光芒,就像初听《简单爱》的感受,正因为杰伦没有把他那独一无二的乐风和唱法用在每一首歌,这首简简单单的平凡歌曲才最是打动人心。经济学是一个很有内在逻辑的理论工具,把它用在非经济领域往往也能得到许多有趣的收获,但这并不意味着前些年部分经济学家大力鼓吹“经济学帝国主义”是有益的,当经济学越来越频繁地被滥用于无意义的地方,当经济学的实际功用越来越被扭曲和夸大,社会公众对经济学的认识可能就越来越偏离常识,对经济学家的信任可能也就越来越打折扣。“知止”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经济学家需要克制学术追求上和现实生活中不断膨胀的欲望,真正做到内心平静、张弛有度,这显然也是种“大智慧”。

 

最后是“知爱”,大爱无形,爱生慧心。综艺节目里飙泪炫爱是很常见的桥段,但《最强大脑》里,周杰伦没有主动煽情地去送球拍、送专辑,面对几乎全是冲他而来的粉丝,杰伦淡然而亲切,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在疯狂找茬环节点魔方时,他故意背过身去,只为替观众证明过程的公正。在我看来,炫爱和示爱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把自己放在一个施爱者的超然地位,后者则把自己和别人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设身处地去为别人着想,哪怕没有有形的给予,也能感受到细腻的关怀。经济学本身是一门充满理性的学问,但并不意味着经济学家必须无情,毕竟经济经济,终极目标是经世济民,没有感性的内心,又怎能设身处地为广大普通民众着想,又怎能用理性的工具找出解决国计民生问题的可行办法,又怎能真正建成一个有坚实微观基础的市场经济体制,又怎能促成效率和公平的长期平衡和内在稳定?“知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在物欲横流、竞争激烈的时代,大爱越来越需要放下自我、沉淀自我、超越自我的勇气,这显然又是种“大智慧”。

 

总之,智慧不仅是智商,还是知简、知止和知爱。真正的聪明人,永不令人生厌。所以,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应该向周杰伦好好学习,也许这样才能更受尊重,更受欢迎。

 

(作者系经济学者,微信公众号shihuashijing,新著《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电影与经济的思想共鸣》已上架)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