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平行宇宙、选择性记忆和金融危机  

2013-08-12 17:4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行宇宙、选择性记忆和金融危机

——《彭博商业周刊》“乐思经济专栏

程实

 

落樱璀璨,刹那芳华。你一定有过这样的体验,突然一个瞬间,身畔万物似曾相识,像是某一个前生的昨日重现。一股神秘的力量将过去和未来拉近,现在的这个瞬间则变成了它们邂逅和触碰的切点。于是,你方才明白,瞬间即是永恒,人生即是反复。生命生生不息,运动周而复始,循环反复无穷已。而作为反复人生的一个映射和一个切面,经济发展也是在无尽重复的周期运动中滚动前行,金融危机则像是经济发展长河中的一个瞬间,不断地出现,消失,然后再出现。

 

1637年的郁金香狂热和1720年的南海泡沫,到1929年的大萧条、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以及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再到2008-2013年的次贷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金融危机就像是阴影中的刺客,从未远去,总在人们忘记伤痛时再度显形,给予繁荣以致命一击。每个金融危机,虽然细节不尽相同,但本质并没有太大差异,或多或少都与过度的贪婪、权力的滥用、广泛的欺诈、市场的歧视、投机的泡沫、体制的缺陷、市场的失灵和结构的失衡相关。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金融危机会一再发生?为什么我们很少真正汲取危机的教训?

 

在我看来,美国乐队Eels的一首歌给出了答案。这首歌名叫“Selective Memory”,直译过来就叫“选择性记忆”。轻缓流淌的钢琴声里,Eels主唱Everett先是用略带一丝迷幻的假音唱出了梦中的童年,“如果我低下头,就能在梦中见到你,穿着波卡尔圆点裙,坐在小溪边,在我耳边低语,我们一起去公园,坐在喷泉边,泼水嬉闹直到天黑”;在迷幻梦境的边缘,Everett的声音突然由虚变实,道出了清醒后的无奈:“I wish I could rememberbut my selective memory won’t let me”,我希望我能记得,但是我的选择性记忆却不允许。

 

年轻的时候,当我还是一个涉世未深、阳光灿烂的青年,从“Selective Memory”里,我听到的是童年的梦幻追忆和成长的维特烦恼;走进中年之后,当我已经不再踌躇满志、意怀感伤,从“Selective Memory”里,我听到的则是岁月的无情流淌和悲痛后的自我疗伤。实际上,这的确也是一首有故事的歌,因为唱它的是一个有故事的人。Eels是一个三人乐队,核心人物兼主唱Everet有着令人唏嘘的凄凉人生,19岁时父亲在抑郁中死于心脏病,1996年姐姐自杀,母亲则长期深受肺癌的折磨。冰冷的现实给了Everet一颗渴望温暖的心,于是他在2000年的专辑《Daisies of the Galaxy》中,唱出了这首极易勾起童年记忆的“Selective Memory”,而无论何时,童年总是那么无忧无虑、美轮美奂。

 

几乎每一个听过“Selective Memory”的人,都会被打动,因为我们都和Everett一样,内心柔软,渴望温暖。而这,恰恰也正是金融危机不曾灭绝、一再发生的根本原因:对待雷同的危机隐患,市场也有“选择性记忆”。

 

这种“选择性记忆”,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市场的记忆是短暂的。在快节奏的水泥森林里,特别是在物欲横流的华尔街,回望太远的过去就是在浪费时间,而时间就是金钱,因此市场更关注的是危机的动态变化和短期的经济走向。有意思的是,由于基数效应,危机过后的反弹往往看上去异常醒目,这就是著名的“扎诺维兹”幻觉,市场则很容易在这种危机后超预期复苏的幻觉中从过度悲观迅速转向过度乐观,进而在又一次的复苏狂欢中悄然埋下下一次危机的隐患。

 

另一方面,市场的记忆总是倾向于留住美好的片段。就像“Selective Memory”中,Everett本能记住的是幸福美满的童年片段,而不是亲人离去的伤心过往,市场在危机中和危机后总是会不经意间遗忘混乱、股灾、衰退所带来的刻骨伤害,甚至会忘记引致危机的那些龌龊、那些贪婪、那些欺骗、那些虚妄,留下的唯有曾经经历的繁荣幻象。而这种麻痹无疑又变成了风险孕育的温床。

 

从本质上看,市场的“选择性记忆”总是倾向于寻求安慰,而非牢记教训,这是金融危机阴霾不散的深层原因。更进一步,这种选择性记忆表明,市场的本质是非理性的。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从根本上防治金融危机,需要市场从非理性转向理性,进而让市场记忆不再有“选择性”?

 

这个问题,Eels无法给我们答案,但有趣的是,Eels主唱Everett那位抑郁早逝的父亲却能给我们以启发。老EverettHugh Everett)是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1957年,他在博士论文里最早提出了平行宇宙理论(Many Worlds Theory),但可惜的是,这个理论在当时太过超前而很少有人能够理解,这让老Everett郁郁而终。

 

现在,平行宇宙理论虽然仍未被证明,但其学术价值和哲学内涵已受到广泛推崇。如果用平行宇宙理论看金融危机,那么在每一次风险爆发的节点上,宇宙都会裂变为两个世界,一个发生了危机,一个没有。经济运行中的各类风险俯首皆是,宇宙在这无数个节点上以几何级数不断分裂。在这无穷尽个平行宇宙里,完全没有发生危机的那个世界只是沧海一粟。也就是说,如果理性世界是一个平行宇宙,那么我们身处其间的概率仅为无穷分之一,完全可以视作0。这意味着,非理性世界才是现实的可能。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虽然不是没有金融危机的世界,但也不是金融危机最多的世界。

 

人的本质是非理性的,所以市场才会有“选择性记忆”,金融危机才会成为一种周而复始的常态现象。接受这个现实,才是理性应对危机的前提。

 

既然金融危机的周而复始也是常态,那么我们可以做什么?在我看来,像Eels主唱Everett那样,不忘记过去,也不被记忆所摧毁,在危机跌宕和人生起伏中,意志坚定、无欲则刚、心存敬畏、纯洁简单,这就可以了。



欢迎关注程实公众微信号:实话世经(shihuashijing平行宇宙、选择性记忆和金融危机 - 程实 - 程实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