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新兴市场需审慎应对美国经济的双重领跑  

2013-06-21 07:28:07|  分类: 实话世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兴市场需审慎应对美国经济的双重领跑

——“实话世经”专栏之二十三

 

该来的总是会来,虽然未必立时会来,但确定会来之后又有很多事情可能会来,警惕确定之事的可能效应方为未雨绸缪之理性选择。2013620,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结束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后,发布了最新货币政策声明,宣布维持当前QE政策每月850亿美元的购买力度,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伯南克明确表示,“如果对美国经济的预测是准确的,那么美联储很可能在今年稍晚放缓资产购买,并于2014年年中结束QE”。

 

FOMC会议声明和伯南克讲话一石激起千层浪,金融市场迅速做出反应,美元升值、美股下跌、债券收益率上行、亚洲股市普跌。金融市场的短期震荡反映了市场对美国QE政策退出的直觉理解,但结合危机以来美国经济的长期演化趋势和更广泛的经济数据,笔者以为,本次议息会议及随后伯南克的讲话深层传递了三层重要的趋势信息:首先,美国经济复苏具有较高质量。FOMC会议公布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增长、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三个方面的趋势预期,从美联储自身的预测数据看,美国经济复苏进程较为顺畅,复苏质量和力度明显超出了外部的预判。一方面,美联储6月公布的数据结构优于3月预期,虽然对2013年经济增长中间趋势的预测从3月的2.3-2.8%小幅降至2.3-2.6%,但美联储对2014的增长预期从3月的2.9-3.4%小幅升至3.0-3.5%;与此同时,美联储的失业和通胀预期有所改善,6月对2013年失业率的预期从7.3-7.5%降至7.2-7.3%,对2014年失业率的预期从6.7-7.0%降至6.5-6.8%6月对2013PCE通胀率的预测从3月的1.3-1.7%降至0.8-1.2%,对2014年通胀率的预测从3月的1.5-2.0%降至1.4-2.0%。美联储自身预测数据的结构改善潜在说明,3-6月美国经济实际运行的情况优于之前预期。另一方面,美联储自身的预测数据明显强于外界机构,IMF2013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失业率和通胀率的预测分别为1.85%7.74%1.83%,均大幅劣于美联储最新预测,在美联储本次调升2014年经济增长预期的之前5日,IMF甚至将2014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从2.95%下调至2.7%。这种对比表明,市场可能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复苏动能。

 

其次,美国货币政策核心目标并未改变。本次议息会议虽然确定了美联储即将退出QE政策的事实,但本质上却是一次“鸽派”特征非常明显的会议,伯南克讲话更是进一步确定,美国将继续将经济增长视作货币政策的核心关注,物价稳定依旧是次要目标。这种政策专注符合危机以来美联储一贯的“稳定宽松”风格,并包含了两层寓意:一是美联储随时可能由于经济复苏突然受阻而放缓或中止退出QE的步伐,甚至可能在特殊情况下再度加大QE力度,美联储一切行动的基准都是唯复苏马首是瞻,正如伯南克所言:“最重要的不是时间和日期,而是政策要视经济而定”;二是美联储退出QE并不代表着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本次会议再度确认,在2015年之前,美联储几乎没有加息的可能性,美国宽松货币政策基调还将维持较长一段时间。

 

此外,美国的危机已经基本结束。虽然美国宽松货币基调并不会迅速改变,但退出QE已经近在咫尺,在今年剩下的四次议息会议中,917-18日和1029-30日的两次会议很可能成为启动时点。退出QE标志着美国政策的“去超化”,即退出货币政策中超出常规、超出传统的部分。而超常规的量化宽松政策,是美联储应对危机的政策创新。政策“去超化”表明,美国经济已经恢复了内生动力,金融危机在美国的演化已告终结。作为本轮危机的起点,美国的危机源生风险主要集中于房市和金融体系,但最新迹象显示,美国房市和金融体系已基本完成风险出清并进入新一轮稳定发展阶段,房市复苏伴随着去泡沫化的完成,住宅空置率、止赎率明显下降,房贷可获得性和风险可控性明显上升,金融体系恢复伴随着TED利差的持续低位运行,再度爆发全局性流动性危机的可能性大幅下降。此外,作为前期金融危机的最大受损者,美国银行业强势恢复,并呈现出发展重心内移的趋势,2012财年,全球千家银行排名第一位的美国银行净收入来源于北美地区的比例就从2011年的77.38%跃升至86.61%,排名第二位的摩根大通净收入来源于北美地区的比例也从2011年的74.83%跃升至80.98%。两大源生风险市场的根本性改善意味着危机在美国的演化已经结束。

 

综合三大趋势信息,笔者以为,本次FOMC会议及其后的伯南克讲话,根本上标志着全球格局进入美国经济、政策“双重周期性领跑”阶段。值得警惕的是,这种双重领跑恐将带来四种效应:一是心理冲击效应。在美国显示出复苏质量高企、政策高调回收的同时,前期于危机中表现抢眼的新兴市场却普遍陷入了增长速度放缓、金融风险上升的困难之中。在危机5年演化之后,美国新呈现出的双重领跑表明,危机危机,“危”和“机”正在发生转换,美国在5年之中以增长之危为代价,把握了长期结构调整和风险出清的机遇;而新兴市场在5年之中虽然阶段性把握了脱钩增长之机遇,却为之付出了刺激后遗症滞后显现和结构调整未能快速实现的代价。这种转换对新兴市场形成了心理冲击,如何放下对多元化的过度憧憬,审慎应对美国的领跑,将是新兴市场必须面对的新问题。

 

二是流动性虹吸效应。美国经济、政策的双重领跑,实际上形成了对国际资本的双重吸引力,有质量的经济复苏带来了更多的实体经济投资机遇,并给美国资本市场在突破历史高位后的长期强势奠定了物质基础,先期而动的货币政策和预期中的美元趋强则有望提升美国金融投资的投资回报,而奥巴马鼓励产业资本回流的长期政策更进一步提供了政策支持。鉴于美国经济和美元具有超然地位,且美国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具有海量的资金吸收能力,这种双重吸引力势必将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一种流动性虹吸效应。对于新兴市场而言,尽管危机救助政策产生了大量流动性,但这些流动性并未对实体经济可持续发展形成有效支撑,却导致其经济短期增长和金融体系运转习惯并依赖于高流动性状态,并很大程度上引致了资产市场泡沫,美国的流动性虹吸效应将对这种高流动性空转模式下的经济增长习惯带来较大冲击,并潜在加大了新兴市场面临的金融风险。

 

三是政策联动效应。美国经济、政策的双重领跑及其产生的资本虹吸效应加剧了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的政策两难:不放松货币,经济下滑难以有效缓解,金融市场很容易出现短期流动性稀缺甚至枯竭现象,放松货币则可能加剧资本外流;不加快金融市场开放,难以破解结构调整难题,加快开放则可能放大虹吸效应的干扰作用。实际上,由于美国经济和美元的霸权地位借由双重领跑潜在回升,其他国家政策调控的独立性和有效性受到了冲击。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增长速度的放缓使其固有的经济、金融脆弱性进一步彰显,为避免在复杂环境下遭遇金融危机,其甚至可能采取一些顺周期政策,例如,6月印尼为阻止资本外逃和货币急贬就提升了基准利率。在美国强势领跑背景下的受制于人,使得新兴市场借助宏观政策稳定经济金融局势的能力和效果受到一定负面影响。

 

四是主动权转移效应。美国的双重领跑改变了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演化格局,其在危机后经济秩序重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中的主动权和影响力悄然提升。值得强调的是,危机后的美国经济政策具有明显的内视性,而现在的双重领跑意味着这种政策风格取得了成效。阶段性成功将促使美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保持政策内视性,全球范围内的政策保护主义倾向恐将悄然加剧,而新兴市场在内忧外困和政策受制背景下所迫切需要的全球政策协作也恐将缺乏良好的国际氛围。

 

总之,美国经济、政策的双重领跑,在夯实全球经济复苏基础的同时,也将给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和国际金融市场稳定带来不容小视的冲击。对于中国而言,惟有正视趋势变化并以我为主深入推进结构性改革,并辅之以充分、有效和透明的政策搭配,才能更好地在复杂环境中实现稳健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