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意大利政治乱局的偶然与必然   

2013-03-01 09:10:59|  分类: 实话世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大利政治乱局的偶然与必然

——“实话世经”专栏之十

 

就像一颗放在桌面上、装有计时器的炸弹,意大利大选如期引爆国际金融市场,但爆炸的效果还是大幅超出了市场预期。2月26日结果公布的一夜之间,恐慌情绪再起,避险需求重生,风险偏好趋冷,美元指数大涨,股市骤然下行,一度“面朝复苏、春暖花开”的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又遇“倒春寒”。意大利大选重创市场的原因在于,它并没有按照市场设想的“理性模式”去演绎,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将选票投给了前喜剧演员格里洛领导的五星运动党,这使得中左翼联盟的贝尔萨尼和中右翼的贝卢斯科尼都未能获得参议院的绝对多数,而中间联盟的蒙蒂更是被近九成的选民所抛弃。尽管中左翼联盟赢得了众议院的绝对多数而获得组阁权,但成功组阁的可能性大幅下降。整个意大利政局,就一个“乱”字,反紧缩、反欧元、甚至反精英政治悄然成为了主流,英国《卫报》在意大利大选前预测的五种可能结果中,最疯狂、最令整个欧洲失望和愤怒、最让投资者担忧的一个成为了现实。

 

意大利乱局的形成,很像是一个偶然,格里洛出人意料地成功搅局,贝尔萨尼的威望受到锡耶纳银行业假账丑闻的不利影响,贝卢斯科尼老练地利用媒体掌控权快速缩小差距,蒙蒂则由于选择了错误的竞选伙伴而大失人气。但笔者以为,从经济视角审视政治局势,意大利乱局的形成,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一方面,从长期分析,意大利经济的积弱不振和相对颓势为政治乱局的形成培育了温床。缺乏经济增长的物质基础,社会动荡和政局混乱不可避免,特别是对于意大利这样的大国而言,经济的长期羸弱更容易滋生极端化的政党主张,更容易让选民在愤怒和不满的情绪影响下做出非理性的政治选择。从经济规模看,意大利2011年的实际GDP总量为1.426万亿美元,是全球第八大经济体,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和欧洲第四大经济体。

 

经济规模排名靠前的意大利,却在经济增速上排名垫底。笔者利用IMF的国别历史数据进行了测算,1980-2012年,意大利年均经济增长率为1.35%(其中2012年数据为预估值,下同),在全球有统计数据的186个经济体里排名仅居第171位。值得注意的是,加入欧元区后意大利的经济表现更加惨淡,1999-2012年,意大利年均经济增长率为0.51%,在全球186个经济体里排名第184位,仅高于津巴布韦和南苏丹;而金融危机冲击下,意大利经济也是表现乏力,2008-2012年,意大利年均经济增长率为-1.24%,在全球186个经济体里排名第182位,仅高于拉脱维亚、安提瓜和巴布达、希腊以及圣马力诺共和国。此外,2013年,意大利经济增长率预估值仅为-1%,在全球186个经济体里排名第183位,仅略好于难兄难弟的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腊。

 

从意大利和欧元区的经济对比看,意大利民众对欧元区充满敌意不无道理。一方面,意大利并不是欧元区的核心领导国家,其在欧元区的经济地位甚至还处于长期下降的态势,根据笔者的测算,2012年,意大利经济规模占欧元区的比重就从1999年的17.59%降至16.42%。另一方面,意大利经济发展质量明显劣于欧元区,1999-2012的14年里,只有2001和2002两个年份意大利人均GDP略高于欧元区,2012年,意大利人均GDP和欧元区的差距已从1999年的61美元升至3988美元。此外,欧洲货币一体化对意大利外贸的提振作用相对较小,1999-2012年,意大利出口年均增长2.21%,明显低于欧元区同期4.97%的整体水平。

 

另一方面,从短期分析,意大利经济在财政巩固方面的“投入产出比”较低,这也为政治乱局的形成埋下了伏笔。数据显示,意大利在财政巩固上的努力可能要强于大部分欧元区成员国,2012年,意大利财政赤字的GDP占比有望从2009年的5.37%降至2.73%,回到3%的马约警戒线以下,而同期欧元区整体的赤字率则依旧处于警戒线以上,IMF的预估值为3.31%。此外,笔者利用欧盟统计局和IMF的数据进行了测算,2012年,意大利负债占欧元区整体负债的比例有望从1999年的27.69%和2008年的25.66%降至22.15%,债务区内占比的下降潜在表明,意大利在赤字和债务控制上付出的努力要高于欧元区的平均水平。

 

但值得强调的是,财政巩固的受益者很大程度上是欧元区整体,而非意大利本身,从短频数据看,意大利经济非常糟糕,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增长引擎全面瘫痪。2011年第四季度至2012年第四季度,意大利GDP同比增长率分别为-0.5%、-1.3%、-2.3%、-2.4%和-2.7%,连续五个季度负增长,明显弱于欧元区连续三个季度负增长的态势。此外,截至2012年第四季度,意大利GDP环比增长率连续六个季度负增长,且负增长幅度渐次从0.1%升至0.9%,表明意大利经济不仅在持续恶化,而且恶化的加速度也在悄然提升。

 

其二,经济信心普遍缺失。2013年1月,意大利营建信心指数、工业信心指数、零售信心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和服务业信心指数分别为-32.4、-16.8、-27.9、-37.2和-18.5,不仅均为负值,且在变化趋势上也呈现出不断走低的态势。2012年12月,意大利失业率为11.2%,较2011年4月7.8%的阶段性低点上升了3.4个百分点。

 

其三,生产销售双向萎靡。2012年12月,意大利工业生产指数同比下降6.6%,并连续16个月负增长;意大利工业新订单指数同比下降15.3%,也是连续16个月负增长;意大利零售销售指数同比下降1.5%,连续2个月负增长。2013年1月,意大利经济景气指数则从2011年初的102.9快速降至83.6。

 

总之,从经济视角看意大利政局,经济长期萎靡为社会动荡加剧和反抗情绪上升培育了温床,财政巩固短期努力带来的巨大经济伤害则为意大利民众的政治抉择渐趋激进埋下了伏笔。而从意大利和欧元区的经济对比来看,加入欧元区后,意大利经济的表现更趋乏力,其在欧元区内部的经济地位也悄然下滑,货币一体化和财政巩固也没有给意大利带来足够的经济激励,反抗紧缩、反抗欧元区的政见在意大利渐受欢迎也是势在必然。

 

展望未来,意大利政治乱局还将继续演化,僵化的格局势必将带来新的政治尝试,例如可能的二次大选,或是中左翼、中右翼和蒙蒂空洞却无奈的“大联盟”。意大利乱局的形成具有客观必然性,这意味着意大利很难在短期内走出混乱,走向稳定,而意大利乱局本身,也将长期成为欧债危机恶化的风险因子。

 

实际上,更进一步看,意大利大选引致欧债危机恶化,这也并不是偶然,而是客观必然。欧洲货币一体化的推进具有明显的不对称效应,欧洲内部裂痕不断加深,意大利大选只是这一趋势特征的最新体现,而这,也正是笔者认为即便欧债危机阶段性缓解,也不会轻易结束的根本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24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