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均衡理论:思想基准和危机挑战  

2013-02-22 09:10:26|  分类: 经济学Styl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Style 2013年第三期

作者团队:张明 管清友 宗涛 程实

本期执笔:程实(理论)VS宗涛(现实)

 

均衡理论:经济思想的基准

程实

 

均衡思想在经济学理论发展之中一直起着不易察觉的重要作用,实际上,均衡分析(加上它派生的非均衡分析)是经济学得以鼓吹自身“科学性”的一个基础(Milgate,1996)。主流经济学均衡范式的理念是以均衡状态作为“参照系”或“基准点”来研究经济问题(钱颖一,2002)。但是,从1796年斯图亚特在经济学中第一次使用这个名词开始到今天,均衡思想并非一成不变,它对经济学的意义和作用一直在发生着深刻变化。

作为古典主义的代表,斯密(1776)并没有真正提及过“均衡”,但正是他第一次将均衡思想引入了经济分析,而这也成为古典主义经济学区别于原始经济理论,进入“科学时代”的一个标志。现代经济学的开山鼻祖用详尽、又略显干涩的语言表达了古典均衡概念的内涵:“经济系统的引力中心”。它指任何经济过程都“自然趋近”的一种终极状态,经济系统任何时间都被吸引朝向经济运行的“自然条件”。这里的“自然条件”和“自然趋近”,翻译成较为现代化的经济学语言相近于“均衡状态”和“负反馈收敛”。斯密的均衡思想具有一个可贵的特质,那就是并没有给均衡本身施加过多人为的思想束缚,这里的均衡是一种没有受到任何约束条件的纯粹的自然均衡,而这种特殊状态并不是普遍存在的,也就是说,均衡的缺失更可能是一种普遍现象。

新古典主义并没有对均衡思想本身进行重大革命,它只是将斯密传统中的自然条件内涵用更为抽象、更为科学、更为普遍的数理化模式进行了重新描述和表达,瓦尔拉斯(1874)、古诺(1838)、马歇尔(1890)、阿罗(1954)、德布鲁(1954)、库普曼(1951)、门格尔(1871)等许多经济学家的诸多理论贡献让均衡内涵层次更为丰富、让均衡理论研究更为理性,对“自然条件”(在这里表现为特定模型的解)存在性、稳定性的理论探讨使得均衡概念更为丰满。但是,对于均衡思想而言,新古典主义的贡献更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技术层次,而非方法论层次(McKenzie,1996)。新古典主义的均衡本质上依旧是静态的,新古典经济学家在研究动态问题时只能简单地使用类似静态分析的方法,把一系列静态均衡串起来分析他们所谓的经济的动态(John F.Henry,1983),这种本质上的缺陷使得均衡思想在新古典主义贡献中依旧难以获得全面升华,而这一工作由凯恩斯主义接过。

毫无疑问,凯恩斯是有史以来最富有争议性的经济学家,他的观点有些时候看上去有点自相矛盾,实际上却包含了深邃的联想空间。均衡思想发展至凯恩斯时代同样受到了这股冲力的巨大影响。走出新古典主义的均衡定式,不难发现凯恩斯主义的均衡思想是博大精深、蕴藏丰富的,某种意义上看,用“凯恩斯革命”来形容这种均衡理念的变化毫不为过。凯恩斯的均衡思想打破了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对均衡“静态性”、“客观性”、“绝对性”的桎梏。“有限波动”意味着均衡可以是相对的,“移动均衡”意味着均衡可以是动态的,而“长期均衡”和“短期均衡”对预期的强调意味着均衡可以是主观的。这种均衡思想的“凯恩斯革命”对经济学理论和宏观经济政策理念形成了难以估量的深远影响。

从斯密到凯恩斯,均衡思想日趋丰满,均衡理论也日趋成熟,而“思想就像一块泥土,随着时代的变迁,它被揉捏成不同的形状”。2008-2013年次贷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的爆发和肆虐,在带来经济衰退和金融动荡的同时,也引发了经济学领域的思想冲击。新时代向古老的均衡理论发出了一系列值得深思的新疑问:如果说均衡是存在的,如果说向均衡的收敛是经济的本能,为什么实体经济的稳定性在经历了近百年的由弱变强之后,又开始由强变弱?如果一国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同时缺失是常态,均衡本身又在不停变化,那么,均衡的存在对现实又有什么意义?在长期均衡和短期均衡本身就有些模糊不清、且危机重创经济内核的状态下,宏观政策搭配是应该着力于纠正“失衡”的状态,还是调整“均衡”的水平?最重要的是,经济学对“均衡”的信奉和依赖是太多,还是不够?离开均衡思维的范式,经济学能不能给百年难遇的危机和现实提供更多、更好、更贴切、更让人耳目一新的解释?

现实对理论的发问,也许很少像现在这样尖刻,而这,正是理论之心很少像现在这样萌动不安的真正原因。

 

 

 

均衡理论:危机现实的挑战

宗涛

均衡本是物理学概念。马歇尔给出的一个简单解释是,放在碗里的两个乒乓球在相互支撑下达到的一种静止状态。问题是,经济金融运行一直是变动不居的,危机时期尤其如此,方向性的拐点变化频繁出现,由此人们自然会怀疑均衡是否存在,均衡理论是否合理?其解释力到底有多强?

这轮危机是从房地产领域诱发的。2007年夏天次贷危机爆发之后,美国、西班牙等房地产价格明显下跌,时至今日仍没有根本起色。这意味着即便房价有均衡价格的话,这个均衡价格本身也是一直变化的。那么,房地产的均衡价格是多少?为何危机前后出现如此大的区别?从基本面因素看,决定美国房价的供求基本因素都不可能出现如此剧烈的变化。比如人口和家庭数量没有明显变化。这中间改变最大的是人们的预期。金融危机显示,对于有投资属性的商品,预期对其价格的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果将预期纳入均衡分析框架,解释力会增强,但预期是基本面因素吗?

这种纠结其实大可不必。面对千差万别且变动不居的价格,人们想要知道商品的内在价值及其决定,由此萌发了以劳动价值论为线索的古典经济学。这也是现代经济学的基础。这个线索到李嘉图达到顶峰后开始迅速变得模糊,从穆勒开始,经济学(家)基本放弃了这一努力,倾向于不再区分价值和价格,价格或价值由供求均衡决定。

如果将均衡简单地理解为市场供求相等的状态,那么我们实际上一直都处在均衡世界中。危机之前资产价格高涨也是均衡状态,危机之后资产价格调整也是均衡状态。

除了资产部门,我们还有实体经济部门;除了局部均衡,还有一般均衡。危机使得发达国家的失业率一度接近两位数,企业明显去杠杆化,经济活动显著降温,因此实际上使得经济运行处在应有的均衡水平之下。所谓应有的均衡水平也就是古典经济学意义上的潜在产出水平;危机时的均衡水平对应的是凯恩斯所描述的非充分就业均衡。从这个角度说,危机对均衡理论的挑战是不对称的。在危机时期,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解释力明显更强一些。但问题是,凯恩斯经济学同样是在均衡框架下的分析。只不过,这时有效需求是产出和就业的唯一约束。

值得注意的是,危机并没有使得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一度非常流动的非均衡理论学派走红。这也表明,危机并没有葬送均衡理论。实际上,均衡理论就是经济学本身。危机说明什么?一种是均衡点本身的变化,另一种是对均衡点的偏离。这些情况完全可以纳入现有的经济学分析框架中。因此,危机并不意味着均衡理论或经济学的失败。

经济学主要是门解释性的学科,预测从来不是经济学家的强项。与其他每次危机一样,这轮金融危机开始之前,大多数经济学仍在解释过去和当时经济金融运行的成功之处,而没有成功预测风暴即将到来。当然回头来看,就像当年克鲁格曼被认为预见到了亚洲金融危机一样,我们也会发现一些经济学家有先见之明。比如末日博士鲁比尼,此人不但提前预警了危机,而且还预测了危机如何会从次贷危机一步步升级为经济危机。由此来看,这轮经济金融危机看上去没能掀起经济学上的革命。

实际上,面对现实的挑战尤其是经济危机的挑战,经典的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框架早已被改良。经济学家不但逐一剖析放弃了经典一般均衡框架的前提,比如加入交易是有费用的、经济货币存在外部性、信息不充分不对称、竞争不充分等,而且还认为均衡本身就可能是多重的。也就是说,现实中的多种情况,经济学家都能否提供解释,并且一个经济学家的答案也不再是唯一的。这无疑增加了经济学家的胜算。

危机未能挑战均衡理论的原因在于,无论经济学如何发展,就是在均衡框架中进行的。现实世界大致亦是如此。在危机严重时期,资产价格和经济活动直线下跌,看上去都没有均衡可言,但总有一天会见底。由此表现在经济分析上,虽然经济学的模型可能是发散的,无均衡解的,但这不是常态。正常的方程组还是要求是封闭的、收敛的、可解的。如何封闭方程组,通常是加上一组均衡条件,或者是恒等式条件。

经济学是研究权衡的学问。如何权衡?就是要达到均衡状态。因此,危机对经济学带来的很多挑战,但主要挑战的是均衡理论的前提假设、模型设置、运行机制和基本结论,不可能挑战均衡思想本身。抛弃均衡思想,就意味着取消经济学。换句话说,任何向现有均衡框架发起的挑战,都同样要在均衡框架里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