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美国经济又要衰退了吗?   

2013-02-01 08:46:51|  分类: 实话世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经济又要衰退了吗?

——“实话世经”专栏之七

 

 “观人要观大节、略小故”,观人如是,观经济亦然。2013年1月30日晚间9点半(北京时间),美国公布了核心经济数据,数据一出,市场哗然:2012年第四季度,美国实际GDP季环比增长年率仅为-0.1%,不仅远低于上一季度的3.1%,1947-2012年历史平均的3.23%,甚至还低于2008-2012年危机阶段季均的0.525%,并为2009年第三季度以来首次负增长;而根据彭博统计,数据公布前市场预期中值为1%,实际经济表现不仅绝对值为负,相对于预期水平也是十分羸弱。那么,在2009年7月正式告别最近一次衰退之后,美国会不会在财政悬崖的冲击下再次步入衰退泥沼?结合时间序列上的历史数据、奥巴马宣誓就职后的形势演化以及最新GDP数据的细节结构,笔者以为,有四点事实值得强调。

 

首先,从GDP本身分析,数据结构瑕不掩瑜。尽管2012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仅为-0.1%,但分项数据显示,短期内政府助力减弱和投资波动是造成增长数据突然下降的直接原因。2012年第四季度,在消费、投资、净出口和政府支出四大引擎中,政府和投资的拖累最大。第四季度,投资增长率从前一季度的6.6%降至-0.6%,对GDP增长造成了0.08个百分点的拖累,远弱于0.63个百分点贡献的历史均值(历史均值均为1947-2012年,下同),而投资内部,库存变化直接造成了1.27个百分点的拖累,远弱于0.08个百分点贡献的历史均值。此外,更重要的是,第四季度,政府支出增长率从前一季度的3.9%降至-6.6%,对GDP增长造成了1.33个百分点的拖累,远弱于0.57个百分点贡献的历史均值。在政府支出内部,联邦政府支出下降造成1.25个百分点的增长拖累,地方政府支出下降造成0.08个百分点的增长拖累;联邦政府国防支出下降22.2%,创下1972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大降幅,并给GDP增长造成了1.28个百分点的拖累。

 

纵观美国经济历史,政府支出和投资增长本身就具有较大波动性,且对经济增长的持久贡献并不大。2012年第四季度政府支出和投资的下滑,一定程度上属于季节因素、灾害因素、财政悬崖前期影响综合作用的结果,具有明显的短期特征。对于美国经济而言,事关增长持久性和强弱度的核心引擎始终是消费,1947-2012年,美国实际GDP季环比增长年率的均值为3.23%,其中有2.13个百分点的增长贡献源自消费。审视最新数据,美国消费引擎依旧强劲,2012年第四季度,美国消费增长2.2%,尽管增速依旧慢于3.37%的历史均速,但较前一季度增幅上升0.6个百分点,并明显高于危机以来(2008-2012年,下同)0.8%的增长均速。实际上,如果在GDP季环比增长率中刨去政府和库存的影响,2012年第四季度,美国内生增长水平为2.5%,不仅高于第三季度的1.62%,还高于危机以来平均的0.48%,甚至已经接近2.58%的历史均速。深入结构进行剖析不难发现,2012年第四季度的-0.1%增长率表面上较为羸弱,实际上却暗藏着美国经济内生动力增强的趋势信息。

 

其次,从全盘数据分析,温和复苏趋势未变。如果进一步结合2013年年初以来公布的一系列最新数据,美国经济自2012年以来显露出的温和复苏迹象不仅没有逆转,甚至还呈现出进一步深化和强化的趋向,具体体现在:一是再杠杆初露端倪。房市方面,在止赎数据持续改善,新房销售、旧房销售、建筑支出持续增长的同时,房贷拖欠率下降至7.4%,房贷申请不断恢复;消费方面,家庭储蓄率也降至3.6%,接近危机前水平,透支消费模式悄然回归。

 

二是市场供需同步趋强。生产方面,2012年12月,工业生产指数从11月的97.8点上升至98.1点,ISM制造业指数从11月的49.9点上升至50.2点,ISM非制造业指数从11月的54.8点上升至55.7点;销售方面,2012年12月,零售销售同比增长4.7%,增幅较11月上升0.6个百分点;除汽车外的零售销售同比增长4.1%,增幅较11月上升0.7个百分点;ICSC连锁店销售同比增长2.7%,增幅较11月上升2.8个百分点。

 

三是资产市场渐进恢复。房市方面,2012年12月,标普房价指数同比上涨5.5%,增幅较11月上升了1.3个百分点,并自2012年7月以来连续第6个月正增长,结束了此前连续20个月负增长的筑底态势;股市方面,在2012年业已收复危机以来失地的背景下,截至2013年1月30日,道琼斯指数、标普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又较2012年末分别上涨了6.15%、5.31%和4.07%。

 

四是领先指标风向积极。实体经济方面,2012年12年,OECD美国经济领先指标持续升至107.8点,大幅高于危机期间最低的97.71点;美国经济咨商局领先指标持续升至93.9点,大幅高于危机期间最低的78点。就业方面,2012年12月,整合工作小时指数从11月的96.5点进一步升至96.9点,表明实体经济复苏已经带来了更多的工作需求,工作时长延长预示着就业改善有望持续。

 

再次,从形势演化分析,前进之路暗礁犹存。尽管2013年至今公布的各类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美国经济温和复苏的整体态势并未改变,但结合经济数据和经济事件,美国经济依旧面临着四重短期风险:一是悬崖余震接踵而至。尽管2012年末美国两党就财政悬崖问题的展期达成短期协议,但财政方面的三大难题已经排上日程。美国国债已经触及16.4万亿的上限,辗转腾挪也只能为上限提升换回2-4个月的缓冲期;美国临时预算法案也将于3月26日到期;自动支出削减机制(至少其部分内容)也将于3月1日滞后启动,政治博弈之下,美国财政巩固或多或少将有所进展,政府支出拖累增长的态势难以快速扭转。

 

二是复苏信心有所动摇。随着财政悬崖及其衍生问题的不断深化,以及税收变化的减收影响于2013年真实显现,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意识到,财政悬崖本质上不可能被完全避免,一系列的政策救赎都只能将悬崖冲击在长期内逐步分摊,这种认识将降低家庭对永久收入的预期,进而削弱消费信心和复苏信心。实际上,这种影响已经有所显现,2012年12月,美国经济咨商局消费者信心指数就突然从11月66.7点降至58.6点。

 

三是开放性悄然下降。最新公布的季度数据显示,2012年第四季度,美国净出口对增长造成了0.25个百分点的拖累,略微高于历史平均的0.1个百分点的拖累。实际上,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拖累为0.81个百分点,而进口却对经济增长带来了0.56个百分点的贡献。这一正一负的增长影响都源自于开放性的下降,2012年第四季度,美国出口和进口增长率分别为-5.7%和-3.2%,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首次出口进口同时负增长。虽然开放性下降直接的经济拖累并不明显,但却会间接削弱美国全要素生产率的恢复力度。

 

四是黑天鹅若影若现。尽管2012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降至-0.1%可能仅是暂时现象,美国经济复苏趋势未变,但考虑到2013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美国经济的短期风险依旧不容小视。如果随后的数据修正未能实现2012年第四季度增长率的“由负转正”,且2013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再度在短期因素作用下负增长,那么衰退技术性条件的“暂时”满足也可能会演变成黑天鹅事件,引致不必要的市场恐慌。

 

最后,从数据影响分析,宽松政策基调难转。尽管从各方面分析,美国经济温和复苏趋势并未根本扭转,美国再陷衰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出乎市场意料的-0.1%依旧敲响了美国政策制定者的警钟。财政政策被迫致力于财政巩固、货币政策保持宽松、汇率政策倾向于弱势美元的“两松一紧”政策搭配将继续为复苏保驾护航。

 

  评论这张
 
阅读(45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