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经济世界本原和夜空中最亮的星  

2013-12-16 13:0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世界本原和夜空中最亮的星

——乐思经济专栏系列

程实

(经济学者 微信公众号shihuashijing

 

这是给《商业周刊(中文版)》“乐思经济”专栏写的第十一篇文章,每篇文章一首歌,前十篇文章写的都是英文歌,是时候写一首中文歌了。一闪过这个念头,我就猜到了自己的选择——《夜空中最亮的星》。作为2011年的作品,《夜空中最亮的星》算不上新歌了,但老土如我,还是最近才偶然听到了它。初听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干净的吉他、沙哑的低吟、清亮的高音,还有恰到好处的歌词,这所有的一切糅合在一起,让这首歌具有一种“抓人”的特质,就像年少时在街道转角或学校阶梯偶然撞见初恋一样,你可能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她的摸样,但直到邂逅的一刹那,你才恍然大悟,触动心弦的人原来是这个样子。

 

喜欢的人,百看不厌;喜欢的歌,百听不倦。一遍遍地听《夜空中最亮的星》单曲循环,初听时心底被触动的“那一下”不断层叠、不断积蓄,突然就形成一股抑制不住的情感,让人鼻子发酸。后来看豆瓣上这首歌的评论,很多人也有类似的感觉,那么,《夜空中最亮的星》究竟唱出了怎样一种感觉?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听到这第一句,你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想到了这么多年,艰涩努力后的不名一文、辛劳奔忙后的一无所有和真心付出后的孑然一身?再听“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噢,越过谎言去拥抱你”,你又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海誓山盟破碎后的泡沫、天道酬勤证伪后的无奈和各种承诺幻灭后的虚无?

 

原来,《夜空中最亮的星》唱出的,是“累觉不爱”的感觉。生活粗粝、世事黯然、人道沧桑,你已经习惯了年华的老去、躯体的发福、梦想的破灭、朋友的疏远、房价的飙升、股市的摧残、职场的虚伪和挣扎的无谓,以至于麻木到忘记了去感慨、去愤怒、去悲伤。是啊,就连夜空中最亮的星都不一定注意到了你的叹息,你的麻木,你的“累觉不爱”,又会有谁在乎?

 

在乎只能带来痛苦,所以连你自己,也变得不那么在乎了,直到《夜空中最亮的星》,温柔地揭开藏在你心底的伤疤。在鼻子发酸的刹那,你一定在想:“我怎么变成了这样”?是的,生活欺骗了,生活改变了你,你想嘶喊,你想抵抗,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就在这个时候,还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在拯救你。

 

非常奇怪,豆瓣上很多人和我一样,反复听这首歌,先是感到自怜自伤,随后又会变得内心敞亮、无比坚强。《夜空中最亮的星》具有一种非凡的魔力,它先是摧毁了你,然后又给了你涅槃重生的力量。这种“正能量”似乎来自“夜空中最亮的星”,“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它总能“给我指引,照亮我前行”。

 

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想:这夜空中最亮的星,究竟是什么?是父母?老师?挚友?还是某种精神?都不是。当你在黑暗中仰望星空,你面对的不是群星。星海就是人海,那个最亮的星,就是离你最近、却又永远遥不可及的人,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就是过去的你,本原的你。所以,逃跑计划在唱“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时,真正想说的是,靠近自己的本原。再听,“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这不就是“回归本原”的本意吗?

 

虽然你累觉不爱,但仔细想一想,你现在已经麻木的付出、努力和坚持,一定有本原的意义,也许是为了父亲的一句肯定,也许是为了给母亲一生没有过的一次旅行,也许是为了向无情的她做出一些证明,也许是为了让襁褓中的孩子拥有成长的安宁,或者,也许你只是想变得更好一些,或仅仅是喜欢正在做的事情。重温本原、回归本原,努力变得再简单一些、纯净一些、会流泪一些,你一定就可以找到在粗粝生活和琐碎工作中继续前行的动力。

 

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了呢?你收拾好心情,带着纯净的心灵和最大的善意再度拥抱最初的梦想,很可能的情况是,过不了多久,你又会碰壁、又会被欺骗、又会被伤害,然后你又会告诉自己:别傻了。所以,在我看来,光我们每一个人回归本原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一个能够激励善良、回馈付出、褒奖友善的大环境。

 

事实上,我们身处的这个经济世界,正悄然变得诡曲、滞涩和苛责。我在《第一财经日报》有个叫“实话世经”的专栏,最近两期在写《2013年全球经济十大谎言》,如果你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这一年经济世界发生了很多出人意料的事情,经济复苏和市场运行大幅偏离了预期的轨道,在这样一个遍斥不确定性和专业妄语的世界里,人们真的很难“再有相信的勇气”。不仅缺少勇气,越调越升的房价和节节攀升的生活成本也让年轻人失去了追求理想、拥抱梦想的底气,而随处可见的阶级固化和金融游戏则让整个实体经济缺乏足够的活力。

 

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是由微观和宏观两个层次构成的,如果仅是微观个体在变好,而宏观体系却不够好,那么,微观个体再怎么回归本原可能也收效甚微。接下来很自然的问题是,宏观经济世界可以变好吗?作为一个专业人士,我有时也会有所怀疑,因为这几年的危机,让我看到了经济学象牙塔的迟钝和出世,让我目睹了政策应对的失序和无力,让我感受到了金融市场的狂躁和逐利,让我领悟到了专业主义的高傲和凄厉。

 

感谢《夜空中最亮的星》,因为它让我强烈意识到,即便经济世界现在再怎么混乱不堪,它也是可以变好的,只要它能够靠近那颗“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够回归自己的本原。经济世界的本原是什么?还是歌中唱到的“纯粹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纯粹的心灵”,之于经济世界,就是市场机制,就是资源配置的本原方式,它不含感情,却能保障社会效率和机会公平。“会流泪的眼睛”,之于经济世界,就是经世济民,就是政府调控对最大化微观福利、特别是弱势群体福利的充分考虑,它饱含感情,也能促进社会和谐和以人为本。

 

正是因为如此,我对中国经济的未来依旧充满信心。即便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事实不容质疑,即便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在问题不容回避,即便我知道很多人不愿听原因就会嗤之以鼻,但必须承认,中国经济的确正在朝向“回归本原”发生着变化。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新一届政府在提出增长底线思维时考虑的是充分就业,现在中组部考核地方干部时也不再强调GDP,八项规定出台之后我们也已看到了社会风气的改变,简政放权落实中我们则感受到了市场力量和微观力量的崛起。尽管这些变化的量级尚不足以带来整个经济大环境的根本扭转,但只要有“夜空中最亮的星”在指引,我们还是可以对中国经济在回归本原过程中的持续崛起抱有信心,我们还是可以对这种宏观环境变化中每一个人通过努力就可以获得成功的“中国梦”寄予希望。

 

人生苦涩,如果你累觉不爱,就来听一听《夜空中最亮的星》吧,它能帮你读懂世界、找回自己。

 

 

(作者系经济学者,微信公众号shihuashijing,新著《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电影与经济的思想共鸣》已上架)

 

  评论这张
 
阅读(89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