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2013年全球经济十大谎言(上)  

2013-11-27 13:0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全球经济十大谎言(上)

——“实话世经”系列之四十七

程实

(经济学者,公众号:shihuashijing

 

 

错误不仅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财富,所以,与其对判断错误善意忽视,不如在总结错误的过程中放下自负、抛弃陈见、审视自我、认清现实并读懂新势。即将过去的2013年,尽管不像危机前几年那么轰轰烈烈,但也算是非常有特点的一年。这一年,全球经济运行呈现出经常性偏离预期的另类特征,危机的冲击更多体现在思想认知层面,而非增长趋势层面。2013年全球经济运行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的现实表明,一系列主流预期和市场共识正在陷入误区之中,甚至变成了与现实严重背离的宏观“谎言”。而识别和参悟这些谎言,是掌握趋势信息、走出认知误区的有益一步。按照影响程度和冲击幅度由大到小排序,2013年全球经济有如下十大谎言。

 

谎言一:强势美元将王者归来。自年初美国经济有惊无险地迈过财政悬崖以来,市场就对美元走强形成了一致预期,从传统汇率决定理论看,美元走强既有美国经济可持续复苏作为物质基础,又有源自利率平价、产业资本内流、相对购买力平价和国际资产配置等多方面的金融助力。年中以来,美元升值的一致性预期更趋强烈,甚至有大量机构将美元升值作为策略决定的基准前提和主要假设。但实际情况却是,无论是美元指数,还是美元有效汇率,即便有过阶段性的短期升值,但从未真正意义上强势过,从全年走势看,基本处于中期双向震荡、长期低位徘徊的状态。美元走强的谎言表明,市场用普通货币的汇率决定思维来审视和判断霸权货币的汇率走向,本质上是行不通的。2008-2011年,受美国经济首次衰退和二次探底两轮危机的影响,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霸权地位受到冲击,但2012年以来,伴随着美国经济的周期性领跑,美元地位得以巩固,而欧元在欧债危机爆发后的日渐式微则进一步突出了美元的主导作用。作为霸权货币,在美国利益最大化战略下,美元的长期走势自有其稳定趋势,对中短期状态起决定性影响的,是全球化和危机演化这两个关键变量,而不是简单的利率平价、购买力平价或资产选择。对于未来而言,这一谎言提示我们,危机不仅没有动摇美元的霸权地位,甚至可能还有所加强,“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尚是愿景,不是既有格局,如此背景下,预判美元汇率走向,首要之举,就是将美元置于霸权货币地位,注意霸权货币和非霸权货币汇率决定上的根本不同,尊重客观现实、警惕一致性预期,注重观察全球化和危机演化这两个影响美元长期贬值和短期升值相互状态转换的阀值变量。

 

谎言二:QE将于年内退出。自5月伯南克在讲话中提及QE退出以来,QE退出预期高企,在8月底9月初,退出预期达到顶峰,经济学家普遍预期9月美联储启动QE退出的概率超过50%。而实际情况却是,9月美国选择继续保持QE购债规模,随后10月政府关张、债务上限和耶伦获提名等事件接踵而至,美联储不仅年内不会退出QE,甚至还在考虑降低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等新宽松手段。这一谎言充分表明,市场对美国货币政策存在三重误解:第一,美国货币政策基调始终是宽松的,QE退出貌似紧缩性措施,但本身不仅不改宽松基调,而且还通过“延后退出”达到了超预期宽松的动态不一致效果;第二,QE政策不仅是货币政策,也是财政政策的补位政策,当前美国经济复苏的核心风险主要体现在财政侧,无论是QE3及时“推出”还是延后“退出”,都是对财政风险的货币对冲手段;第三,美国货币政策变化并不是规则导向,而是相机抉择,表面上Evans规则设置了政策收紧的门槛,但伯南克从来没将失业率门槛视为“触发式”的,而耶伦则在试图降低并淡化这一门槛。对于未来而言,这一谎言提示我们,单从货币角度审视美国货币政策可能是不够的,受抵补财政风险的影响,美国宽松货币基调的维持时间、超常规政策的实际力度可能都将超出预期;此外,要淡化对QE退出的过高关注,过于关注QE可能会忽视真正威胁美国经济复苏的内生风险。

 

谎言三:黄金是避险资产。黄金非货币化之后,人类始终没有断绝对黄金复辟的幻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黄金价格更是一路飙涨至最高1923美元/盎司,进一步激发了市场对金本位回归的畅想,尽管大部分理性分析均否定了黄金回归货币体系的可能,但绝大多数市场人士依旧将黄金视作重要的避险资产。但20134月中旬黄金连续大跌彻底颠覆了市场对黄金的属性认知。金价大跌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人能够从宏观角度为大跌找到可信服的解释,在经济学家和市场人士集体失语的过程中,人们幡然醒悟,黄金也变成了“风险资产”。受此影响,2013年全年金价持续下跌,弱势美元也未能挽回金价颓势。对于未来而言,这一谎言提示我们,黄金的货币属性和避险功能都已遭受重创,回归大宗商品本位后的价格走势可能更趋波动且缺乏支撑。在当前格局下,美债市场的避险地位进一步凸显,美国高债务背景下的债务风险可能并不大,美国收益率曲线的变陡峭趋势可能也会较预期水平更趋缓和。

 

谎言四:弱复苏不会伴随着强市场。2013年以来,全球经济复苏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偏弱态势,年内IMF连续四次预期调整都处于“下调增长预估值”的状态。但和传统思维和历史经验不一样的是,弱复苏并没有抑制资产市场的表现,甚至伴随着异常醒目的市场走强。美欧股市均已收复2008年危机以来的失地,美国股市甚至还在不断创出历史新高。这一谎言表明,一方面,美欧貌似脆弱的复苏态势实际上具有一定的微观基础,企业竞争力和生存发展能力已有明显恢复,市场对去风险后的复苏可持续性保有较强信心;另一方面,美欧股市和房市的反弹,一定程度上也包含有些许泡沫成分,危机尚未结束,新的泡沫风险已经开始积聚。对于未来而言,这一谎言提示我们,决定市场表现的并不是宏观经济增长速度的高低,而是微观主体在复苏中的受益程度;而危机演化尽管在2013年整体趋向缓和,但新泡沫的形成也给未来形势反复埋下了隐患,复苏依旧将是一个异常曲折的过程。

 

谎言五:通胀将变成核心风险。自2009年全球政策在危机冲击下启动宽松状态以来,全球宽松浪潮已经经历了三次涨潮:以QE1为标志的第一次全球性宽松,以QE2QE3为标志的第二次全球性宽松,和以QE延后退出以及欧洲央行超预期降息为标志的第三次全球性宽松。传统理论认为,作为一种货币现象,通货膨胀压力必将由于宽松政策的持续加码而不断加大。但现实却是,2013年全球经济不仅没有感受到类似于2010年的、明显的局部性通胀压力,甚至还出现通缩风险加大的迹象。2013年末,美国和欧洲月度通胀率均降至温和水平以下,而日本在黑田东彦宽松货币政策大力刺激下虽有走出绝对通缩的苗头,但通胀可持续的形成尚缺乏有力支撑,发达国家整体已经滑落至真实通缩的悬崖边缘。这一谎言提示我们,通货膨胀不仅是一种货币现象,也是一种经济现象,在全球经济弱复苏状态下,经济活力匮乏带来的自然通缩压力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宽松货币政策的通胀效应,而全球化的退潮更从多种渠道降低了全球通胀率的长期中枢水平。因此,尽管2013年末全球宽松货币大潮进入第三季,但通胀压力依旧是局部性的,不是全局性的,发达国家甚至还面临较大的通缩挑战。通胀尚不足以构成现在和未来的核心风险。

 

(待续)

 

 

 

(作者系经济学者,微信公众号shihuashijing,新著《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电影与经济的思想共鸣》已上架)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