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论  

2012-05-23 08:00:48|  分类: 影观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论

——“影观经济”系列之十一

 

当每一种可能都变得可能之时,人类、事物、形势的脆弱便展露无遗,看似海阔天空,实则随波逐流,哪怕不起眼的风动,都会轻易改变潮流的方向、未来的颜色和命运的判词。

 

说到抑郁和脆弱,我首先想到的是2012年债务危机里的希腊,很快又想起了1976年《出租车司机》中的罗伯特德尼罗,他们是如此相似。现在,很多年轻人都知道罗伯特德尼罗,但看过《出租车司机》的却并不多。在我看来,这部色调阴郁的电影不仅形象地记录了越战后的失落年代和失落青春,还以戏谑、夸张但又真实的方式诠释了人性的脆弱和命运的波折。在大荧幕中,罗伯特德尼罗扮演的出租车司机特拉维斯经历了退伍后的迷茫、目睹了纽约黑幕中的丑恶,他试图刺杀总统未果,却一不小心变成了拯救落难少女的美国英雄;在大荧幕外,罗伯特德尼罗的精湛演技激发了无数深陷精神孤寂的美国青年的共鸣,并直接促成了其中一位名叫欣克利的效仿,他去刺杀美国总统里根,和电影中不一样的是,他成功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始终无法判断《出租车司机》是喜剧还是悲剧,罗伯特德尼罗的天才表演是成功还是失败,特拉维斯是恶徒还是英雄,但每当想起这部电影,一股深深的忧伤伴随着无尽的感慨就迅速弥漫开来。

 

欧债危机里的希腊,就像是《出租车司机》里的罗伯特德尼罗,无法选择、无从回避,一步步走向崩溃的危险边缘,经济衰退、金融混乱和社会动荡引致的抑郁、沉闷和不安,正逐渐侵蚀希腊的耐心和理性,而5月各种组阁努力的全部失败也将希腊的未来放飞至饱含无尽可能的广阔天空。

 

希腊会不会退出欧元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是多少?这个问题无疑是市场最关心的核心问题。遍览严谨的学术论文和应时的券商报告,不难发现,对于这个问题,经济学家们一如既往地充满分歧:2007年,著名经济学家Barry Eichengreen在名为《The breakup of Euro Area》的论文中给出了代表性的答案A,鉴于分裂引致的长期成本过于高昂,单一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换做现下券商报告中投研体表述的主流观点,即“希腊退出欧元区依旧是一个小概率事件”;1998年,经济学家Scott则在名为《When the Euro Falls Apart》中给出了颇有预见性的答案B,由于欧元区的内部结构不均衡,单一国家在面对经济冲击时很难在区内寻求有效化解途径,成员国退出或欧元区解体的概率不容小视,约为10%;答案C则颇具哲学韵味,鉴于希腊激进政治力量Syriza的崛起和民众对严厉紧缩的不满,且欧元区自诞生起就存在德国大国梦想与区内多元演化的矛盾以及货币一体化与财政非一体化的跛行,有市场人士声称“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概率为50%”。

 

ABC,哪一个才是正解?在笔者看来,与以往不同的是,看似不相容的ABC却都正确。从不同的立场、以不同的视角看希腊问题,不同的答案代表不同的选择,这些选择未必理性,却都有其合理性。站在希腊本国的立场,以短期视角审视,退出欧元区的确是答案C“一半对一半”的选择,要么退出、要么留下,无论怎么选择,希腊都逃不过经济衰退、失业暴增和社会动荡的痛苦折磨,如果反对紧缩的Syriza赢得6月17日的大选,并和德法的政治斡旋陷入僵局,那么希腊的归属仅仅取决于时间切片上的一念之差。站在希腊本国的立场,以长期视角审视,答案B则更具合理性,无论6月17日大选的结局如何,只要德法表态性放松救助标准、不再过于苛求紧缩的严厉性,命悬一线的希腊就不会冲动地即刻退出,但只要德法始终没有利益输出的真实意愿,希腊在长期内退出欧元区的概率依旧存在。

 

站在欧元区整体、乃至全球经济的立场,无论短期还是长期,答案A都有其合理性,退出欧元区,是希腊的灾难,也是欧元区乃至全球的灾难,欧元危机、金融动荡、秩序混乱和地缘冲突将成为全球经济不可承受之重,IMF预测,如果希腊骤然退出,未来两年,欧洲经济可能由此承受3.5个百分点的增长率损失,而ING经济学家Mark Cliffe则认为这一损失可能高达12个百分点。虽然“估计无法估计”之损失本身就难以做到精确,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的各种损失估计都可能略显保守,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应着欧洲货币一体化的失败,打开的是一扇全球以邻为壑的危险之门,无论如何,这些后果是德法、IMF乃至世界各国都不愿看到的,因此对于他们而言,避免局势失控和挽留希腊是理性的底线,而这,正是我们近日从八国峰会上看到的最新共识。

 

每一个答案都对应着每一种合情合理的选择,每一种可能都有可能。这恰恰意味着,希腊,乃至欧洲和全球,正进入最脆弱的一段时期。这种脆弱反映了欧债局势的三种深层变化:一是经济问题的政治化,德法的“救助”和希腊的“被救助”已不仅仅对应着经济资源的再分配,还涉及到欧洲民意、政治的变化;二是局部问题的全局化,债务问题的解决、希腊的去留,不仅仅受希腊本身选择的影响,更是全局选择的结果;三是博弈结构的复杂化,伴随着希腊政局的动荡,以及法国新总统奥朗德上台后对经济增长与财政巩固关系的争议再起,欧债危机的博弈结构已经从“德国主导”转向“希腊绑架”,希腊已经意识到,长期衰退已然不可避免,过于遵从德国意志、一味苛刻紧缩既不符合民意,更无明显收益,通过欧元这一纽带捆绑德法、促进区内更多实质性的利益转移也是可行选择。

 

伴随着三重深层变化,希腊、欧洲和全球正迎来最脆弱的一段时期,每一种可能都变得可能。这也许将是不幸的开始,但在我看来,更可能是全球经济的转机,值得庆幸的是,希腊意识的觉醒、博弈结构的变化和全球经济的脆弱已经引起各界关注,无论是默克尔还是德拉吉,乃至其他国家政要,都已显露出“松弛”的一面,而这,又让我不自禁地回想起罗伯特德尼罗的微笑,不再紧绷,也许才是命运悄然转变的契机。

 

 

 

你不要学罗伯特德尼罗,装酷站在巷子口那里等我:《出租车司机》,年轻人必看之作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