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2013年:欧洲经济裂痕渐深  

2012-12-14 08:31:57|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欧洲经济裂痕渐深

 

 

2012年,注定是欧洲经济的危机年,早在5125年前,玛雅人就在《克奥第特兰年代记》中预言了文明的毁灭,而336年前,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则在《国富论》中坦言,“欧洲大国共同面临的巨额债务,在长期或许将毁掉这些伟大的国家”。双重诅咒之下,2012年欧洲经济再现衰退: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欧元区经济同比收缩0.9%和0.8%,欧盟经济同比收缩0.7%和0.5%,技术上的衰退条件业已满足;根据IMF的预测,2012年欧元区和欧盟经济恐将收缩0.41%和0.21%,2009年以来首次负增长。

 

展望2013年,许多市场人士认为,2012年的超预期颓势恰恰表明,欧洲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雨过天晴之后欧洲经济有望重拾复苏。市场对欧洲经济保持乐观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从变化中看,欧债危机在政策救赎下初露见底端倪,OMT宽松货币政策业已出台,ESM永久稳定机制正式启动,三驾马车在希腊债务减记、西班牙获援等问题上渐趋妥协,债务危机剧烈恶化的可能性悄然下降;二是从逻辑上看,触底之后,反弹似乎势在必然,2012年欧洲经济的超跌拉低了2013年的同比基数,给2013年的反弹创造了技术条件。

 

笔者以为,欧洲经济雨过天晴,更像是一种美丽的愿景,却未必符合当前和未来的实际。看好欧洲的两方面原因均值得质疑:一方面,欧债危机尚难说已经见底,未来希腊违约、意大利大选等不确定事件依旧广泛存在,即便危机本身不会再深度恶化,危机对实体经济的滞后影响还未全然显现,危机从市场层面向经济层面的影响扩散恰恰将在未来渐次实现。另一方面,逻辑上市场对欧洲也存在三重误解,一是触底之后未必会有反弹,紧随触底的可能将是长时间的铸底和萎靡;二是欧洲表面上需要在短期和长期间进行选择,实际上无从选择,因为短期风险和长期风险均已积累太深;三是欧洲表面上需要在经济增长和财政巩固间有所取舍,实际上有舍难取,增长的颓势削弱了财政巩固的物质基础,巩固的需要又降低了经济增长的复苏助力,很难平衡。

 

实际上,欧洲经济真正的危险在于,就是因为现在很糟糕,所以一定程度上让市场放松了对未来更糟糕的警惕;与此同时,市场将太多的目光聚集于欧债危机自身的演化,而多少忽视了欧洲实体经济的潜在恶化。而从具有国别广度、时间深度的基本面数据着手进行分析,欧洲经济短期和长期均风险林立、险象环生。

 

首先,从短期因素分析,欧洲经济表现恐将弱于预期、难以快速摆脱衰退阴霾,原因有六:其一,债务风险依旧居高不下。尽管风险事件层出不穷的高峰已然过去,VIX等反映恐慌情绪的市场指标在2012年末有所下降,但2013年依旧是欧洲的债务危机年,增长的羸弱蚕食了财政巩固的微弱成果。根据IMF的预测,2013年,欧元区负债率将从2012年的93.62%升至94.92%,大幅高于危机期间年均的80.91%和历史平均的70.93%;欧盟负债率恐将从2012年的87.22%升至88.76%,大幅高于危机期间年均的74.96%和历史平均的60.53%。在边缘国家继续滑向深渊的同时,核心国家除了德国以外均风险积聚,2013年,希腊、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负债率恐将升至170.73%、91.37%、90.75%和123.8%,只有德国负债率有望从78.87%降至77.45%。

 

其二,经济增长引擎全面乏力。在陷入衰退泥沼的同时,欧洲经济没有展现出任何引擎亮点,未来复苏无枝可依。截至2012年第三季度,欧元区家庭消费支出连续四个季度同比负增长,2012年季均增长率仅为-1.13%,明显弱于危机期间季均的-0.11%和历史平均的1.39%;欧元区政府消费支出连续两个季度同比负增长,2012年季均增长率仅为-0.13%,明显弱于危机期间季均的1.15%和历史平均的1.63%;欧元区固定资本形成连续三个季度负增长,2012年季均增长率仅为-3.67%,明显弱于危机期间季均的-3.06%和历史平均的1.32%;此外,根据IMF的预测,2012年和2013年,欧元区出口增长率为2.23%和2.27%,明显低于2010和2011年的10.91%和6.24%,也低于历史平均的5.31%。

 

其三,生产和消费双向萎靡。无论是供给创造需求,还是需求创造供给,欧洲经济的供需两弱均令人担忧。截至2012年9月,欧盟工业生产指数连续10月同比负增长,2012年月均增长率仅为-1.77%,低于危机期间的-1.38%和历史平均的0.81%;欧盟营建产出连续9个月同比负增长,2012年月均增长率为-5.51%,低于危机期间的-3.54%和历史平均的0.3%;2012年第四季度,欧盟产能利用率降至77.8%,低于危机期间的77.89%和历史平均的80.38%。此外,2012年前九个月,欧盟零售销售指数月均增长1.17%,也明显低于历史平均的2.01%。

 

其四,就业形势的现在和未来同样黯淡。欧洲就业市场现在已然恶化,未来也难言好转。截至10月,2012年欧元区和欧盟月均失业人数为1795万和2513万人,高于历史平均的1325万和2056万人,月均失业率为11.29%和10.42%,高于历史平均的8.97%和8.82%。根据IMF的预测,2013年,欧元区、希腊、爱尔兰、法国的失业率恐将升至11.46%、19.37%、13.85%和10.06%。未来就业市场还将面对三重压力:一是青年就业形势急速恶化,欧元区青年人失业率创下了23.9%的历史新高,西班牙和希腊超过了55%,意大利也超过了35%;二是劳动力成本不降反升,2012年欧元区和欧盟季均劳工成本指数同比上升1.55%和2.6%,高于历史平均的1.33%和1.57%;三是福利体系进易退难,劳动者负担系数依旧高企,欧洲国家被抚养者与工作年龄人口的比率始终居于0.5的高水平左右。

 

其五,金融助力持续下降。尽管2012年末欧洲金融市场的运行渐趋稳定,但金融深化的效应却在悄然下降。2012年前十个月,欧元区银行信贷月均同比增长率仅为0.57%,远低于危机期间的3.98%和历史平均的5.96%,银行的信用供给大幅下降;M2、M3月均环比增长率为0.44%和0.39%,均低于历史平均的0.49%和0.48%,广义货币供应增速放缓。

 

其六,市场信心积弱不振。债务危机带来的信心受损遍布欧洲全区域和全行业,并将对未来经济复苏形成制约。根据已公布的数据,2012年欧盟经济景气指数月均为90.04点,低于危机期间的93.15和历史平均的100.4;工业信心指数月均为-11.14,低于危机期间的-10.77和历史平均的-6.98;营建信心指数月均为-32.01,低于危机期间的-28.6和历史平均的-15.15;服务业信心指数月均为-7.36,低于危机期间的-4.15和历史平均的8.32;消费者信心指数月均为-21.32,低于危机期间的-17.93和历史平均的-11.05;欧元区投资信心指数月均为-20.78,低于危机期间的-11.3和历史平均的0.28。

 

此外,更值得强调的是,从基本面因素分析,欧洲存在三重体制性、结构性危险,实体经济裂痕渐深,长期复苏的物质基础十分薄弱。危险之一是欧洲货币一体化的体制红利悄然下降。在债务危机中,欧洲货币一体化和财政非一体化的矛盾充分彰显,统一货币反而让少数危机重灾国失去了利用汇率调整来缓冲的机会。更重要,且鲜为人知的是,欧元通过减少内部贸易成本所带来的体制红利正在逐年缩小。根据笔者的测算,2011年,欧盟内部贸易占全部贸易(国际和内部)的比例从1999年的67.66%降至62.87%;出口方面,欧盟、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国内部出口占全部出口的比例则从1999年的69.11%、65.5%、73.61%、71.46%和58.51%降至65.34%、59.3%、66.53%、61.25%和54.06%。尽管内部贸易依旧占据着大部分欧洲国家全部贸易的半壁江山,但占比的逐年下降表明,统一货币建立的初衷和重要性正在动摇,这也为债务危机以来欧洲内部的冲突渐增埋下了伏笔。

 

危险之二是欧洲经济内部的两极分化日趋明显。欧洲货币一体化在欧洲大陆非全局性的推进,给欧洲经济留下了分裂和冲突的隐患,而债务危机爆发后,欧洲经济内部的两极分化问题更显突出,裂痕在逐步扩大。内部分化体现为两个层次,一是欧元区国家和欧元区之外欧洲国家的分化,以英国、丹麦和瑞典三个典型的区外欧洲国家为例,这些国家的经济状况、债务风险要优于区内国家的平均水平,却在利益共享中被悄然边缘化。2011年,瑞典和丹麦的公共财政平衡占GDP的比例分别为0.3%和-2.5%,负债率为38.4%和46.6%,明显优于大部分欧元区国家;此外,英国于欧洲内部出口中的占比从1999年的10.2%显著下滑至8.15%,德国占比却从21.9%升至22.4%。二是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分化,随着主导欧洲货币一体化的领头羊优势逐步积累和发挥,德国的经济状况和潜在风险优于其他国家。两个层次的两极分化导致政策分歧更加明显,危机救赎和基本面改善所需要的利益再分配与资源再配置难以达成。

 

危险之三是个体理性引致集体非理性的可能性大幅上升。毫无疑问,欧洲货币一体化的推进从成本集约、利益共享、资源配置、要素流动、风险共担等方面看符合欧洲经济的整体利益。但从三个关键国家的个体理性分析,退出欧元区或欧盟的黑天鹅事件并非全然不可能发生。对希腊而言,退出欧元区可以重拾汇率自主性;对于德国而言,退出欧元区可以摆脱无止境的救助拖累;对于英国而言,退出欧盟则可以找回被边缘化过程中所失去的大国尊严。显而易见的是,任何一个国家的退欧于其自身的伤害远超过可能获得的收益,希腊退欧将陷入恶性通胀,德国退欧将彻底失去联欧抗美的底气,英国脱欧则将彻底被欧洲唾弃。但在长期体制性风险和短期衰退风险的双重压力下,个体选择偏向非理性的可能性悄然上升。一旦小概率事件成为现实,欧洲经济将陷入更难以想象的混乱漩涡。

 

总之,2013年,欧洲经济裂痕渐深,与其说有望实现触底弱反弹,不若说将继续行走在衰退边缘。根据IMF预测,2013年,欧元区和欧洲经济经济增长预估值为0.16%和0.49%,而根据欧洲央行预测,2013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将在-0.9%和0.3%之间。在短期颓势未变、长期风险渐增的背景下,2013年,欧洲经济依旧不容乐观。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