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国王的演讲:从乔治六世到奥巴马v2.0  

2012-11-28 08:34:33|  分类: 影观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王的演讲:从乔治六世到奥巴马V2.0

——“影观经济”系列之二十三

 

究竟是时代成就英雄,还是英雄造就时代?这是一个问题。在光影斑驳的影像世界和深邃悠长的历史回声中,也许我们能找到答案,然后,带着从过去窃来的火种,照亮未来的黑暗。在电影《国王的演讲》最后,乔治六世坚毅地向英国民众说道:“我恳请大家保持冷静和坚定,在考验面前团结起来”;这一瞬像极了70年后的2009年1月,奥巴马第一次宣誓就职美国总统时的慷慨陈词:“我们的确面临着很多严峻的挑战,而且在短期内不大可能轻易解决,但是我们要相信,我们一定会度过难关”;而三年之后,2012年11月,在连任胜选演说中,奥巴马再一次发出了类似的声音:“我们的伟大,胜于我们个人野心的总和”。

 

同样是在战争或危机的危险时刻,发出同样振奋人心的团结誓言,带来的效果却大不一样:1939年英国民众因为乔治六世的演讲而斗志激昂,2009年美国人民也曾因为奥巴马V1.0的演讲而踌躇满志,但2012年很少有人再为奥巴马V2.0的演讲而心怀激荡,剩下的只有怀疑、甚至无视。这真是一个有趣而又发人深省的对比,乔治六世仅仅凭借一颗爱国爱民的王者之心、一段战胜口吃顽疾的个人经历,就轻易成就了伟人的历史定格;而不乏智谋、魅力、霸气、善良和正义的奥巴马,即便付出了许多切实的努力,却没有得到认可,在连任之际收获的仅是华尔街的暴跌和评论界的质疑。原因何在?

 

奥巴马的前四年:变革发生?

市场不认可奥巴马,不信任奥巴马,对奥巴马V2.0时代心存担忧,很合理的一个解释就是:他可能会重蹈覆辙。纵观奥巴马和罗姆尼的竞选过程,经济政策一直是奥巴马被攻击的要害,很多媒体也对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经济表现嗤之以鼻。那么,奥巴马究竟干得如何?承诺可能打折,但数据不会撒谎,承诺检验和数据对比为这个问题提供了解答。

 

2009年1月奥巴马临危受命,正如他在就职演讲中所言:“现在我们都深知,我们身处危机之中。我们的国家在战斗,国家的经济受到严重的削弱,原因虽有一些人的贪婪和不负责任,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决策失误,同时也未能做好应对新时代的准备。我们的人民正在失去家园,失去工作,很多企业倒闭。社会的医疗过于昂贵、学校教育让许多人失望,而且每天都会有新的证据显示,我们利用能源的方式助长了我们的敌对势力,同时也威胁着我们的星球”。奥巴马的承诺,就是改变这一切。这些承诺,就经济意义而言,就是保护增长、创造就业、挽救在房市崩溃中无家可归的人民、挽救在金融危机中岌岌可危的企业。

 

首先看增长。根据IMF和美国统计局的数据(下文历史数据和预测数据来源相同,其中,2012年数据为最新预测数据,不再赘述),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2009-2012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分别为-3.07%、2.39%、1.8%和2.17%,平均增长率为0.83%,大幅低于1930-2008年美国经济3.48%的历史增速。这样比较似乎不太公平,毕竟2009年的衰退很大程度上是小布什的遗产。那么,让我们剔除这种不公平因素,换一种方式比较。2012年,美国实际GDP规模为13.59万亿美元,较谷底期2009年的12.76万亿美元增长6.5%,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12%,而1930-2008年期间,美国实际GDP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6%。这么一比较,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增长表现弱于平均值,但也不是非常差。此外,根据笔者的计算,对比1929年以来美国历任总统每一个任期内的实际GDP年均复合增长率,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经济增长表现要优于截至2008年的小布什的第二个任期、截至1992年的老布什任期、截至1976年的福特短任期、截至1948年的杜鲁门第一个任期和截至1932年的胡佛任期,也就是说,尽管在大选过程中被人诟病为大萧条以来经济表现最糟的总统,但从数据看,这显然是信口雌黄。再看季度经济增长率的时点对比,2012年第三季度,美国实际GDP季环比增长年率为2%,较奥巴马上任前的2008年第四季度提升了10.9个百分点!

 

其次看就业。企业大规模裁员次数和人数在奥巴马任期内渐次下降,在任期后半段的2011-2012年,美国季均大规模裁员次数和人数分别为1533次和26.9万人,已低于2004年以来的季均1663次和30.13万人;2012年第三季度,美国大规模裁员次数和人数已经下降至885次和13.85万人,与奥巴马上任前2008年第四季度的3582次和64.17万人,以及奥巴马上任第一个季度最高峰的3979次和70.51万人相比,改善幅度非常显著。随着救助政策效果的渐次显现,美国就业市场从危机中恢复,奥巴马第一个任期2009年1月至2012年10月,美国新增就业人数为4.6万人,特别值得强调的是,2010年1月至2012年10月,美国新增就业人数高达541万人,奥巴马曾在连任竞选中声称创造了500万就业,从数据看也并非诳语。虽然有媒体讽刺奥巴马是二战以来唯一在失业率超过7%背景下竞选获胜的美国总统,但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任期内美国失业率整体处于下降通道,截至2012年10月,美国失业率为7.9%,虽较2008年12月小幅上升了0.6个百分点,却较2009年10月的阶段性高点下降了2.1个百分点。

 

再看其他一些经济数据。2012年9月,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81万元,较奥巴马上任前2008年12月上涨7.85%;美国零售和食品销售总计4128.69亿美元,较2008年12月增长23.7%。2012年10月,美国丧失住房赎回权案例数量为18.65万件,较2008年12月下降38.55%;美国产能利用率为77.80%,较2008年12月上升5.1个百分点;美国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为82.6点,较2012年12月的60.1点上升37.44%;美国平均每小时工资为19.79美元,较2008年12月上升1.39美元。显而易见,美国居民失去房屋的状况已经有所缓解,企业比以往更加开足马力,人们从劳动中获得更多收入,拥有更多可支配收入,并更有信心将收入用于改善生活,而且人们也确实在增加消费。这就是奥巴马第一个任期期末同期初的对比,变革的确在发生。

 

事实上,从数据对比看,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经济表现要优于媒体的冷嘲热讽,而在笔者看来,数据甚至还低估了奥巴马的功绩。原因有四:其一,奥巴马成功避免了百年难遇的金融危机将美国拖入另一场大萧条;其二,根据经济学理论和历史经验,危机中经济下滑的深度越大,反弹的力度也就越大,奥巴马避免了过度的经济下滑,从而也削弱了其自身的数据表现,就像马丁沃尔夫所言:“复苏的速度不是一个很好的衡量经济政策是否成功的指标,考虑到这次金融危机的强度,正是由于收缩过程如此温和,而导致复苏势头看起来显得较弱,这实际上是政策的巨大成功之处”;其三,2012年美国实现周期性领跑,在全球主要国家中,美国甚至是唯一一个实现增长率高于2011年的国家,这种领跑最近十余年来十分罕见;其四,在共和党人反对更多经济刺激的背景下,挽救美国经济于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双重打击,奥巴马取得现有经济成果实属不易。

 

那么,奥巴马为什么没有得到美国大众的认可,甚至受到众多媒体和市场非议?在笔者看来,一方面,是因为奥巴马的救火表现不像罗斯福那么英勇豪迈,也不若克林顿那般兑现政府由亏转盈的关键承诺。另一方面,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奥巴马生不逢时,奥巴马恰恰身处一个美国经济走下神坛的黯淡年代,从里根执政时期的1986年开始,美国GDP占全球的比重就从25.23%的历史高位渐次下滑,到奥巴马上任前的2008年已经跌至20.38%,一个任期过后,2012年这一占比降至18.91%。这样的失落年代,即便再怎么英明神武,也很难成就乔治六世那般的伟人传奇。

 

奥巴马的变革无法扭转时代的变革,奥巴马的伟大难以比肩时代的伟大,一个急速前进的多元化时代大口吞噬了奥巴马的个人功绩。这是时代的伟大壮举,是美国经济的必然结局,也是奥巴马的个人悲剧。

 

奥巴马的又四年:前进何方?

那么,下一个四年会怎样?市场和媒体往往更关注奥巴马的政策选择,实际上,奥巴马的第一个四年已经充分表明,比奥巴马更重要的,是奥巴马身处的时代。时代很难言状,但数据给我们指引了方向:根据IMF的预测,2013-2016年,美国经济有望实现2.12%、2.94%、3.36%和3.41%的增长,年均增长率为2.96%,基本趋近历史平均水平;2016年,美国实际GDP有望达到15.27万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12.35%,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95%;2016年,美国产出缺口有望从2012年的4.06%降至1.15%,失业率有望从2012年的8.68%降至4.46%,财政赤字的GDP占比有望从2012年的8.23%降至6.46%,美国负债率则可能从2012年的107.18%升至114.19%。毫无疑问,IMF更新于2012年10月(美国大选前)的数据可能一定程度上高估了奥巴马第二任期内美国经济的基准情形,但即便在这种略为高估、稍显乐观的基准情形下,美国GDP占全球的比重依旧年年下滑,2016年将从2012年的18.91%降至18.09%,而且此种假设前提下,2017年,美国经济将丢掉GDP规模全球第一的宝座,被中国经济实现规模赶超。结论非常清晰,时代主音没有变,多元化格局的自我强化将在未来四年进一步侵蚀美国经济的霸权地位。

 

实际上,奥巴马一语成鉴,在2009年1月第一次就职演说中,他就曾犀利地指出:“危机难以测量,但更难以测量的是其对美国人国家自信的侵蚀。现在一种认为美国衰落不可避免,我们的下一代必须低调的言论正在吞噬着人们的自信”。事实上,从奥巴马第一个四年的回顾和第二个四年的展望来看,美国衰落不仅不可避免,而且已经发生,并将继续发生。身处这样一个霸权失落时代本就令人忧虑,更雪上加霜的是,奥巴马V2.0时代,他还将面对双重额外的、现实的、来自美国自身而非时代的经济发展压力。

 

压力之一是财政悬崖、庞奇游戏和国债上限的“三元悖论”。财政悬崖是指美国经济于2012年底2013年年初由于2001/2003减税政策到期和2013自动支出削减机制的启动而将面临的增长悬崖,即由于近6000亿美元政府支出的突然减少,可能导致GDP增长1-1.5个百分点的基准损失,甚至可能将美国经济直接拖入衰退。庞奇游戏意指债务滚雪球的游戏,美国负债率早已超过80%的国际警戒线,高于100%等于技术性破产,尽管危机背景下,避险需求十分青睐美国国债,但只要市场不再相信这种游戏,庞奇游戏就将迅速崩盘。此外,在国债上限方面,美国也将自2013年初开始就持续面对调升国债上限的斡旋困境。财政悬崖、庞奇游戏和国债上限都很危险,更危险的则是他们矛盾着的并存。解除财政悬崖迫在眉睫的警报,则将在短期内加速国债上限触顶风险的显现,并还会在长期内给庞奇游戏带来更难以承受的负担。在短期和长期之间,在财政悬崖和财政巩固之间,三元悖论让奥巴马的每一个选择都饱含风险。

 

压力之二是政治和金融领域的双重对抗。在政治领域,连任后的奥巴马面对的,依旧是一个跛足的政治结构,民主党和共和党分控国会两院,任何政策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对抗。在金融领域,奥巴马在连任竞选过程中就显现出尽失华尔街人心的态势,2008年,摩根大通、花旗、美国银行、摩根士丹利和高盛这五家银行共向奥巴马捐款350万美元,而2012年他们只给奥巴马捐了65万美元。奥巴马连任后,美股又用单日大幅下跌宣泄着华尔街的不满。事实上,奥巴马在第一个任期内对华尔街不薄,他不仅在上任伊始拯救了频临险境的金融机构,还通过促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为美股四年内收复危机失地、为美国金融机构涅槃重生创造了机遇。但沃克尔法则和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让奥巴马受到了华尔街的敌视,而随着伯南克在罗姆尼攻击下露出退意,随着美国宽松货币政策的实际空间日趋缩小,“奥巴马——伯南克模式”的可能完结也进一步削弱了奥巴马对华尔街的吸引力,加之奥巴马在连任竞选中对富人阶层咄咄逼人的态势,华尔街最终反目。政治和金融领域的双重对抗将使得奥巴马的政策选择及其政策效果受到影响。

 

面对失落时代和本土双重压力,奥巴马会做什么?实际上,我们很难知道奥巴马会做什么,因为细致分析了形势的复杂性之后,我们会明白,奥巴马的“前进”必须建立在其自身的“变革”之上。不过,结合奥巴马第一个四年的施政纲领,奥巴马V2.0时代经济政策的大框架还是可以从他2012年11月发表的《我对美国的愿景》一文中得以窥见:那就是延续变革、深化变革、引导美国在“变革(第一次竞选口号)”中“前进(第二次竞选口号)”。

 

笔者以为,在第二个任期内,奥巴马的经济政策可以归纳为五个变革:其一,奥巴马将以增收减支谋求财政可持续状况的变革,具体而言,就是针对富人增税,并减少政府支出中除利息支出和福利支出等刚性支出外的部分,就像他说的:“变革就意味着我们要尽我所能的减少支出从而降低财政赤字,同时,呼吁美国富裕阶层缴纳收入所得税——就像比尔克林顿任职时的那样”。

 

其二,奥巴马将以医疗改革谋求民生福利根本改善的变革,具体而言,就是将第一个任期内启动的医改进行到底,不惜增加财政负担为3200万人提供医保,将美国医保覆盖率从85%提升至95%,就像他说的:“我决不会同意取消医疗补助计划,或者将医疗补助计划变成那些百万富翁减税的牺牲品。”。

 

其三,奥巴马将以重建美国谋求短期经济表现的变革,具体而言,就是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拉动投资增长,为美国经济输入动力,就像他说的:“变革就意味着美国要翻过十年战争这一页,投入国家建设。现在是时候用我们的余力减少债务从而重建美国——重新修路、建桥,修建学校”。

 

其四,奥巴马将以促进公平谋求微观经济活力的变革,具体而言,就是在资源配置和再分配两个环节对美国中产阶级和贫困人群加以倾斜,进而激发微观主体的经济创造力和贡献度,就像他说的:“我认为美国的繁荣与强大归功于中产阶级的力量。当上层的一少部分人过得富裕充足,而其他人都困难地在生活的底层挣扎时,那不叫成功。只有当每个人在相同的准则下获得公平机会,公平分配时,我们的人民才能过得更富裕的生活”。

 

其五,奥巴马将以要素提升谋求长期经济发展的变革,具体而言,就是通过增强全民教育和培训,提升人力资本,鼓励金融资本回流美国、创造就业,就像他说的:“变革就是每一个美国人都具有工作所需要的技能以及教育背景;变革就是要将美国发展成为下一代生产和创新的发源地。我希望有一个免税代码来限制或阻止奖励公司将工作岗位转移到海外,同时奖励那些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的企业”。

 

就这五个方面的变革而言,奥巴马的努力集中于完善一个更加公平、更加自由、更有底蕴、更有内涵、更可持续的美国经济体系。这些亲民、纯真、平等、自由的经济愿景能否实现?我们很难预料,因为将将连任的奥巴马只是列出了政策目标,尚未提供完整的政策菜单。事实上,正如之前强调的,奥巴马第二个任期的经济政策,远比第一个任期更难预料,因为他已经不需要再为连任而畏首畏尾。而这也正是我们对奥巴马V2.0时代变革切实发生、劫富真正落实、医改持续推进保有更大信心的理由,同样也是我们对奥巴马创造更大经济伟业充满期待的理由。

 

国王的演讲,从乔治六世到奥巴马V2.0,我们看到的是时代的力量和领袖的努力。也许,在全球经济多元化的大趋势下,在美国经济霸权渐失的黯淡年代,奥巴马很难获得乔治六世那样的盛名。但屏蔽媒体无依无据的非议和华尔街有意为之的中伤,奥巴马把控经济的能力和创造奇迹的可能依旧不容小视。对于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特别是奥巴马“重返亚洲”必须直面的中国,这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奥巴马连任增强了美国经济稳定性,中国外需收缩压力有所缓解;奥巴马连任避免了罗姆尼上台可能引致的保护主义大幅抬头,中美经济氛围潜在改善。忧的是:一个无连任之忧的奥巴马意欲何为更加具有不确定性;美国货币政策鸽派风格的进一步巩固恐将加大中国的输入型通胀压力;一个就业保护欲更强、王者荣誉感更强的奥巴马面对中国崛起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势。

 

国王的演讲过后,奥巴马将如何行动?让我们拭目以待。

 

 

 

 

王者的魅力在于平淡和真实:《国王的演讲》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