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从全球视角看中国政策微调  

2011-10-28 09:02:50|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全球视角看中国政策微调

 

从变化看变化,变化像是突发而至;从局势看变化,变化则是顺势而生。不经意间,中国经济政策的重要变化已经翩然而至。2011年10月24-25 日,温家宝总理在在天津滨海新区调研并主持经济形势座谈会时指出,要准确判断经济走势出现的趋势性变化,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保持货币信贷总量的合理增长,要完善财税政策,大力推进结构性减税。信贷政策要与产业政策更好地结合起来,重点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符合产业政策的中小企业,支持民生工程尤其是保障性安居工程。温家宝强调,要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首要任务,继续搞好物价调控,稳定通胀预期,落实保障措施和救助机制。

 

在笔者看来,中国高层传递出的货币政策变化信息,重心在于“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八个字。而从全球视角审视中国经济金融之现状和未来,这八个字可以得到更进一步的解读:因“危”而“调”,谓之“适时”;“调”则必“微”,谓之“适度”。自从中央银行诞生以来,其政策菜单上的两大主项就是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虽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政策制定者总是力求在两者间寻求趋势的平衡,每一次政策调整往往总是对应着“跷跷板”两端的失衡。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从全球视角看中国,一边是增长动力的相对减弱,另一边则是通胀中枢的长期上移,微调则是两相权衡之下顺势而为的理性选择。

 

一方面,从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的结构对比看,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整势在必然。所谓因“危”而“调”,一个“危”字体现在逻辑顺承的三个层面:其一,全球经济伫倚“危”楼;其二,中国经济其“危”相对尤甚;其三,中国政策应“危”相对不足。

 

具体来看,就全球经济趋势而言,“大衰退”虽有些耸人听闻,但“大停滞”似乎已难以避免。在经历了2011年7-9月的剧烈恶化之后,债务危机在10月稍稍雨歇,德法在援助希腊方面的积极表现让市场情绪有所平复,而由于预期在此前过于悲观,一系列新公布数据也陆续呈现出“超预期”特征,例如10月26日公布的5.7%的美国新屋销售环比增幅和1.7%的核心耐用品订单环比增幅都明显优于预期水平。但值得注意的是,近一段时间的经济形势改善仅仅是短期现象,债务危机的风暴在稍作停歇之后恐将继续肆虐。利用IMF、世界银行的数据进行估算,2012年,全球的公共债务预估值将为59.025万亿美元,较2011年的55.726万亿美元增长5.92%,较本世纪初的21.9万亿美元增长169.53%。而经过连续几年的危机摧残,全球经济增长的潜在水平已经有所下降。著名经济学家罗格夫研究了44个国家200年的债务历史,得出的结论显示,当负债率从60%-90%区间上升至90%以上区间,全球经济增长水平将从2.5%降至-0.2%,而自2008年至2012年,全球负债率恐将上升1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全球经济潜在增长水平可能已经受到一个百分点左右的债务危机冲击,未来较长时期内全球经济的“大停滞”似乎难以避免。

 

而在全球经济受累于债务危机的背景下,中国经济的相对表现甚至更加不容乐观。首先,从现状看,中国经济增长与发达国家呈现出短期错配的现象。2011年第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9.1%,低于前一个季度9.5%的增长速度;而第三季度美国GDP季环比增长年率则有望超过2%,较前一个季度明显回升,而日本经济也有望实现由负转正的改善,只有深陷债务危机核心的欧元区依旧积弱不振。其次,从未来展望看,中国经济增长力度的相对变化恐将弱于其他主要国家。根据IMF的最新预测,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率预估值为9.0%,较2011年下降0.5个百分点,同期,同为金砖四国的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增长率预估值下降幅度仅为0.3、0.2和0.2个百分点,而身处债务危机震心的欧元区增长率预估值下降幅度也同为0.5个百分点,美国和日本则甚至有望邂逅增长力度的小幅改善。最后,从风险构成看,中国经济在经历了连续多年的高速发展后,追赶疲惫已然初显,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的压力不断加大,而2011年10月27日的华尔街日报一篇名为《当心走火入魔的中国经济》,甚至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经济已经出现一些令人不安的迹象,楼市泡沫、信贷泡沫开始破裂。

 

在全球经济“大停滞”乌云压顶,中国经济相对疲态有所显现的背景之下,中国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之“危”的应对略显相对不足:在美联储始终未加息、且可能启动QE3,欧洲央行停止加息,而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业已重新开始降息的背景之下,中国前期6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上调和1.25个百分点的基准利率上调正在对实体经济产生不容忽视的“滞后”紧缩影响。适时进行政策调整,暂停进一步紧缩,充分应对全球经济“大停滞”背景下的中国增长挑战实属顺势而为、正当其时。

 

但另一方面,从全球通胀和中国通胀的结构对比看,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整仍需循序渐进。在全球经济“大停滞”的背景下,全球大通胀显然是一个伪命题,近期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回落以及各国通胀形势的好转已经提供了有力证明。而IMF的最新预测显示,2012年全球通胀率有望从2011年的4.96%降至3.66%。但值得强调的是,在全球通胀警报渐次减弱的背景下,中国通胀形势虽然也已连续2个月触顶回落,但长期形势依旧不容乐观。

 

从横向对比看现状,2011年中国堪称全球通胀重灾区。静态看通胀,作为金砖四国的领跑者,IMF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的通胀率预估值为5.5%,虽然大幅高于法国的2.15%、德国的2.24%、日本的-0.37%、英国的4.51%、美国的2.99%、加拿大的2.91%和意大利的2.61%,但却小于印度的10.55%、俄罗斯的8.88%和巴西的6.59%,绝对值的比较显示,中国的通胀形势表面上劣于发达国家,却优于其他金砖国家。但实际情况却未必如此。动态看通胀,中国通胀形势的相对恶化程度甚至劣于其他金砖国家。这种相对恶化程度的比较可以从两个维度展开。其一,小范围比较,2011年中国通胀率预估值较2010年上升了2.17个百分点,高于印度、俄罗斯和巴西-1.44、2.02和1.55个百分点的变化。其二,大范围比较,笔者将IMF提供的国别通胀数据进行排序,并比较其长期以来的变化趋势,结果非常有力,2011年,中国通胀相对排名的恶化远甚于其他金砖国家。2011年,在183个经济体中,按从高到低排列(这意味着排位越高通胀水平相对越高,物价形势相对更糟),中国通胀水平排在第90位,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分别排在第67位、第26位和第39位,貌似中国的绝对排名要稍好一些,但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近10年、近20年和近30年,中国通胀率均值的全球排名为第160位、第110位和第110位,2011年骤然升至第90位,表明中国通胀不仅在全球范围内相对恶化程度十分明显,而且还改变了过去渐近改善的历史趋势。再看其他金砖国家,巴西近10年、近20年和近30年的排名分别是第67位、第6位和第6位;印度近10年、近20年和近30年的排名分别是第73位、第87位和第97位;俄罗斯近10年、近20年和近30年的排名分别是第22位、第14位和第17位。2011年排位与近10年排位相比,中国上升了70位,巴西没有变化,印度上升了47位,俄罗斯上升了17位,由此可见,从时间和空间两个层次放宽视角,中国通胀的恶化幅度和恶化速度甚至高于其他金砖国家。

 

从纵向对比看未来,在回落过程中,中国通胀的绝对水平依旧高于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绝对压力依旧较大。更进一步,从长期看,中国通胀中枢恐将有所上升,物价形势不容盲目乐观。导致中国通胀中枢上升的因素包括:其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刘易斯拐点的到来将导致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其二,食品价格上升的爆发点多而散,2011年10月,“猪周期”的回落就伴随着“羊周期”的上升,食品涨价不确定性广泛存在;其三,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居民消费的长期提升将从需求端加大中国的通胀压力;其四,长期内跨境资本的净流入将推升中国通胀压力。

 

结合短期和长期,应对通胀对于中国而言是一场持久战,暂时性的形势好转带来了喘息机会,但并不意味着最终的胜利。中国货币政策的稳健基调还将维持较长一段时间,即便增长压力之下,政策调整势在必然,但调整过程将循序渐进,将“微调”理解为“大转向”显然也是一种误读。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