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二次探底 谁来兜底?  

2011-09-23 08:25:50|  分类: 闲话世经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次探底 谁来兜底?

 

虚幻的世界如此栩栩如生,而冰冷的事实却让人恍若隔世。没有人知道,在电影《盗梦空间(Inception)》的最后,那个象征着现实与梦境标签的陀螺有没有停下旋转,就像没有人知道,2012这个宿命的数字、次贷危机和债务危机共同在市场中植入的那个二次衰退阴霾,会不会最终变成全球经济欲说还休的事实。

 

特别是2011年7月以来,美债危机的一波三折、欧洲困境的逐层扩散以及地缘动荡的此起彼伏愈发让市场心怀忐忑,全球经济复苏方才将将起步似乎就已经步履蹒跚,就像1929-1933年大萧条落幕后4年就迎来一个衰退幅度不遑多让的1937一样,全球经济在2007-2009年金融危机肆虐之后3年似乎就将邂逅又一个经济增长停滞、就业前景暗淡、消费增长乏力、全球再平衡二度逆转的2012。

 

新闻报道的耳熏目染、经济数据的连番走弱、资本市场的跌跌不休、黄金价格的一路飙升和市场氛围的极度消沉不断强化着市场对2012衰退年的预期。但市场参与者的预期就像莱昂纳多的梦境一样,都不是现实,也都不一定会变成现实。对于全球经济而言,2011年9月20日IMF公布的最新《全球经济展望》就像一颗旋转不停的陀螺,将市场栩栩如生的二次衰退预期打上了令人怀疑的标签。

 

根据IMF的最新预测,2012年,全球经济有望实现4%的经济增长,虽然这一增长率与2011年持平,并低于2010年的5.11%,但却明显高于1982-2011这32年间3.35%的趋势增长水平以及21世纪以来近12年3.74%的年均增长水平;与此同时,2012年,全球通胀率预估值为3.66%,不仅低于2011年的4.96%,还低于过去32年的12.28%和过去12年的4.02%。

 

数据不会撒谎。市场最令人敬畏的地方就在于,它从不按人们预想的方式去发展。高于潜在水平的经济增长和低于趋势水平的通货膨胀意味着,2012可能并不是全球经济的末日,从实体经济要素的综合变化看,市场担忧的二次衰退依然只是值得警惕、但又不宜过分渲染的小概率情景,更客观、更可期的大概率情景下,全球经济将在2012年经历一段二次探底的失速过程,并有望在其后重拾缓慢、渐近和温和的复苏势头。

 

尽管置身当下,风声鹤唳、风云诡辄,但静观未来,有三个理由让我们相信,全球经济二次探底转化为二次衰退的可能性较小:其一,债务风险同金融风险之间尚未出现大范围联动、共振和传染的明显迹象,尽管几大评级机构接连下调部分欧美大型金融机构的评级,但LO利差、TED利差等敏感性指标并未大幅度飙升,市场流动性也没有受到明显抑制。现下乃至未来一段时期,全球经济运行与次贷危机期间最大的区别在于,主权债务问题引致的不确定性广泛且醒目地堆积于宏观层次,而次贷危机中,衍生产品问题引致的不确定性则模糊且隐蔽地传染于微观层次,两种不确定性的不同构成意味着,流动性枯竭会引发金融抑制下的经济衰退,而政府信用缺失则将导致财政刺激乏力下的经济自发减速。其二,全要素生产力的进一步受损空间有限。从经济增长长期驱动力的变化看,全球经济2012年在失速过程中的二次探底某种程度上只是“均衡回归”的一个过程,伴随着金融体系的去杠杆化和财政巩固的渐次推进,次贷危机和债务危机的双重影响对全球经济潜在增长水平的影响正逐步显现,经济增速下滑中的二次探底正是向新均衡水平靠近的必然结果,而二次衰退的到来则需要科技、资本、人口、资源等更深层次实体经济要素的冲击,至少在目前看来,全要素生产力进一步大幅下滑的可能性较小。其三,全球刺激政策并非无牌可出。从表面上看,债务危机限制了财政政策的扩张空间,通货膨胀则限制了货币政策的放松空间,但从实际情况看,增长压力越大,挤压出的政策空间就越大。以美国为例,尽管债务上限调升闹剧和主权信用评级调降让财政政策捉襟见肘,但奥巴马依旧提出了4470亿美元的《美国就业法案》,此法案有望给2012年美国经济带来1.25个百分点的提振;尽管核心通胀水平多年来首次突破2%,美联储依旧不依不饶地于2011年9月21日推出了4000亿美元的扭转操作,进一步放松货币环境,而这一举措也有望给2012年美国经济带来0.5个百分点的额外刺激。

 

虽然二次衰退是小概率事件,但二次探底的大概率情景依旧值得我们高度关注,根本原因在于,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并不是单纯的普遍性探底,而是伴随着此消彼长、激烈博弈过程中的利益争夺和成本外摊。2012真正令人畏惧的地方,并不是意料之中的二次探底和全局性的增速回落,而是非比寻常的结构变化和独特性的个体挑战。

 

争夺总是伴随着失去。对于2012全球经济而言,4%的增长只是光鲜的表象,背后则是高增速和强预期的失落。在2011年9月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中,IMF明显失去了3个月前的信心满满,较之于6月的预估,IMF将2012年全球经济增长率调降了0.5个百分点,将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预估分别调降了0.7和0.3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全球经济危机后的狂热反弹已经告一段落,在债务问题、货币战争和主权博弈日趋复杂的背景下,市场预期、经济增长都在经历增速回落过程中的二次探底。

 

探底总是伴随着兜底。二次探底过程中,个体利益和整体利益不再和谐统一,个体策略和整体策略业不再优雅同步,一个经济体的利益最大化将不可避免地带来更大的外部冲击,并将引致一个更加和而不同的2012。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2012尽管不是一个全球意义上的衰退年,却对于很多冲击漩涡中心的经济体而言,却是暗礁四伏的挑战年,甚至危机年。

 

市场的微妙之处,就在于它往往行走在共识之外。从结构变化看,2012年最意味深远的一个潜在变化就是,新兴市场强势崛起和发达市场渐次走弱的不再像过去几年那般对比明显,甚至从趋势上看,可能出现反向变化。根据IMF的最新预测,2012年,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率为1.9%,高于2011年的1.6%;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率为6.1%,低于2011年的6.4%。2012年,新兴市场GDP的全球占比虽然有望达到49.99%,但占比增速已降至近十年来最低,预示着新兴市场的追赶速度恐将下降。

 

在发达市场阵营,2012年,美国经济有望增长1.8%,较2011年提高0.3个百分点,日本经济有望增长2.3%,较2011年提高2.8个百分点,只有债务危机核心的欧元的经济增长率较2011年下降0.5个百分点;在新兴市场阵营,2012年,金砖四国均呈现出增速放缓的态势,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的经济增速预估值分别下降0.5、0.3、0.2和0.2个百分点。这种结构变化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可能将伴随着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兜底的成本分摊过程,这将是新兴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

 

数据变化中的暗示与现实世界的博弈形成了共鸣,从现在到未来,全球博弈中发达市场正在并还将通过三种渠道向新兴市场分摊二次探底成本:一是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当前通胀压力聚集于新兴市场的结构给发达市场带来了进一步放松货币以刺激经济增长的便利,而新兴市场将被迫承受内在的滞与外来的胀带来的双重压力;二是相对有效的汇率调整,利用自身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依旧强大的影响力,发达经济体将试图在汇率博弈引致的贸易格局变迁中占据主动,根据IMF的预测,受保护主义抬头的影响,2012年全球贸易增幅将从前一年的7.5%降至5.8%,而新兴市场的出口增速可能将下降1.6个百分点,高于发达市场1个百分点的降幅;三是相对主动的舆论导向,利用债务危机频发于欧美的现状,发达经济体正在向新兴市场经济体施加相对更大的汇率、增长和调整压力,并借由全球市场恐慌的加剧为QE3等利己而不利它的宽松政策推出营造氛围。

 

总之,2012不是衰退年,却是挑战年。在世事变化的转折关口,市场需要更深地想一想:二次探底,谁来兜底?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