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别将2011的错误带进2012  

2011-11-25 08:10:48|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将2011的错误带进2012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所以作为往事就让它去吧”,荷马的洒脱并不能像以往一样驱散辞旧迎新间习惯性的失落和感伤,这倒不是因为年末那些接踵而至的欧洲债务悲剧,也不是因为那些迫不及待窜出的惨淡经济数据,更不是因为那些言之凿凿的悲观未来预期,回想这个匪夷所思的2011,太多的误解见证了我们的浅薄,太多的反复刻下了我们的无知,而这一切又在发酵之后凝结出新的担忧,在次贷危机、债务危机此起彼伏的震撼之中,我们是不是太容易在反弹中遗忘,在危机中悲叹,在风险中惆怅,而来不及停下来,从过去的错误反思中吸取营养,进而不再恐慌、不再迷茫,像一个真正经历过百年难遇危机的水手那般,面对未来不确定性的风浪?

 

站在2011和2012的十字路口,站在复苏和衰退、危机和后危机的标牌随风飘荡的岁末年关,也许当下正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让我们停下脚步,喘一口粗气,回忆过往,擦亮被风雾迷住的双眼,从过去窃来火种,并用它驱散未来的黑暗。回眸2011,对于危机演化、经济增长和通胀形势,我们曾经犯下不同的错误,细数疤痕,只是为了不把它们带进下一个2012。

 

首先,回眸2011,市场对危机演化的理解失之教条。所谓教条,本质上是对经济理论和历史经验的过度依赖,具体体现在:对债务危机中短期风险和长期风险的区分过于割裂,进而忽略了两种风险在现实中的相互演化、相互刺激和相互加成。经济学的思维范式习惯于将争议性的问题化解于彼此隔离的时序时空,从而寻求理论上的平衡和冲突的化解,例如,对于“货币是否影响实体经济”这个引人入胜的争议话题,学术上最终以“货币长期中性、短期非中性”的经典“综合”而寻得妥协,对于科学性的思想实验而言,这几乎是一种和谐的完美,但对于现实而言,这种时序时空的分离则渗透了危险。2011的债务危机演化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上半年,市场完全迷醉于债务风险稍稍雨歇的暂时安乐之中,即便公开信息显示,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到期债务数据和新融资需求十分庞大,但很多市场人士认为,欧洲绝大多数国家,特别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和德国等强势核心国家,根本不存在长期违约风险,债务危机对其的冲击仅仅局限于对其短期偿付风险的加成,换句话说,短期问题不是问题,长期无忧等同于短期无虑,再大的短期风险也不会引发长期性的结构危机。事实表明,风险本身在短期和长期间的分布也许并不重要,市场对风险的担忧根本不会严格区分短期和长期,受希腊问题持续恶化、欧洲救助体系功能发挥欠佳的影响,市场逐渐倾向于认为,短期流动性风险的恶化正在同步激升长期生存性风险和结构性风险,欧债的偿付,就像横在欧洲面前的一座山,迈得过去就是坎,迈不过去那还是山。年末的欧债演化显示,短期风险在欧洲思想麻痹和内部缠斗的催化下已然失控,短期流动性风险直接引发了全局范围内的政府挤兑,除了德国国债,市场几乎不愿接受和持有任何欧洲国债,即便大部分国债并没有显著的长期偿付风险,甚至,连信誉卓越的德国国债也无法实现全额销售,这基本上表明,对于欧洲而言,现实已经突破理论的桎梏,短期风险是短期风险,长期风险也变成短期风险,恐慌的市场已如惊弓之鸟,急于逃离欧洲这片充满迟疑、猜忌和谎言的土地。在如此不堪的境地之下,展望未来,如果将教条的错误带进2012,短期挤兑将直接终结欧元区的长期命运,一旦欧元区在迈不过去的短期之坎面前分崩离析,那么未来的欧洲将充斥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和政治危机。不将错误带进2012,欧洲需要彻底忘记短期和长期的谁是谁非,不管是边缘国家还是核心国家,究竟是长期破产还是短期无米下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一个整体层面的“最后埋单人”去吸收全部的担忧和恐慌,索罗斯对欧洲央行承担这一角色的建议就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尝试,无论如何,危机演化已然接近失控边缘,德国急需要承担起更多、更大、更彻底的稳定器作用。不再迟疑,不分彼此,也许这才是补救2011失之教条的唯一出路。

 

其次,回眸2011,市场对经济增长的预判失之乐观。所谓乐观,本质上是对危机长期影响的失察和对短期反弹的迷信。2011年上半年,相对于2010年,全球经济已然呈现出复苏减速的迹象,但市场依旧沉迷于对后危机时代的憧憬之中,并未正视到2011年全球经济增长从“减速”向“失速”转变的客观必然性:其一,刺激2010年全球经济谷底反弹的短期利好因素正在2011年上半年逐步减弱,而减弱之后则是消失。2008-2010年次贷危机升级后全球范围内一系列的刺激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政策效果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政策时滞后,于2010年年末到达顶峰,随后的2011年是政策刺激效应的真空期,在部分国家,甚至呈现出政策效果由正转负的趋势;其二,寅吃卯粮之后,前期一系列短期救助政策并未根本改变全球经济潜在增长水平下降和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的现实,而这些基本面要素对全球经济增长“趋势回归”的下行拉力正在2011年逐步显现,并不断加大;其三,所谓“后危机时代”到来的预期提振效应正在2011年逐步减弱,而欧债危机意料之外的剧烈演化正在导致市场预期的不断下沉,进而对全球范围内的投资和消费产生抑制性影响,这些影响甚至在年末从发达市场扩散至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无视从“减速”到“失速”的客观必然,对经济增长的预判失之乐观,直接导致在2011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宏观政策始终将重心放在财政巩固和宽松退出,进而营造出刺激性政策的“时序断档”格局,而这,势必将让2012年全球经济的上半段、甚至全年更显无力。不将2011的错误带入2012,需要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判更加谨慎。毫无疑问,当下市场主流预期可能依旧还略显乐观,例如IMF对2012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估值为4%,显然与当下全球经济形势急转直下的现状难以匹配。事实上,展望2012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将低于近30年3.3%的平均水平,欧元区难以摆脱衰退阴霾,新兴市场的增长脚步也将放缓,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美国经济的相对强势,这种整体疲软下的差异性结构势必需要各国政策当局在放松政策的同时投入更多的博弈考量。

 

最后,回眸2011,市场对通胀形势的反应失之过度。所谓过度,本质上是局限于短期压力、无视长期拐点变化背景下的政策过激。2011年,大部分国家都施行了趋向偏紧的货币政策,新兴市场国家连续升息,美联储的QE2到期结束,欧洲央行则一度两度升息。辩证的看,这些紧缩政策对全球通胀于2011年年中触顶回落起到了一定作用,但考虑到货币政策普遍具有外部时滞,即从货币政策制定实施,到其效果显现,往往有3到6个月的传导期,2011年年中的全球通胀见顶更大程度上是2010年下半年和2011年年初全球货币政策由松转紧的影响所致,而与2011年中段两个季度的从紧无关。在2011年4月的文章中,笔者即从全球通胀作为货币现象、经济现象的多种成因角度,分析了“全球通胀是个伪命题”的实质,但在4-9月的较长时间里,市场依旧对全球通胀谈虎色变。事实上,从某种角度看,通胀仅仅是增长的“幸福烦恼”,市场对通胀的多度担忧恰恰与同期对增长的过度乐观两相呼应,而等到市场于年末意识到全球经济风险核心已然从“通胀”转至“增长”,最佳的应对期已然过去,欧洲央行几个月内两度升息又再度降息的无谓反复恰恰是这种失察、过激、补救过程的最好例证。展望未来,不将2011年的错误带进2012,需要市场对通胀演化有更客观、适度的认识,既不能像2011年那样无谓地高估通胀压力,更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对全球长期通胀压力始终存在的现实过于轻视,的确,增长风险始终是2012年的核心风险,但受长期通胀中枢上升、货币政策重回宽松的共同影响,2012年下半年的通胀演化依旧需要特别关注。

 

总之,就像美国哲学家桑塔亚纳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2011年,我们留下了许多错误,这些错误,将我们从繁花似锦的复苏胜景带进人心惶惶的衰退边缘,而不将2011年的错误带进2012,才是悬崖勒马的希望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