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泡沫的自白  

2010-07-26 08:26:52|  分类: 经彩纷“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沫的自白

——读《好泡沫还是坏泡沫》有感

 

 

大家好,我叫泡沫,泡是泡沫的泡,沫是泡沫是沫,英文名叫Bubbles。

 

我有很多兄弟姐妹,他们有的被夹在电视机纸盒里愁眉苦脸,有的躺在海浪尖尖晒太阳,有的藏匿在可口可乐瓶子里谋划冲开瓶盖,有的夹在花儿乐队的歌词里骚首弄姿,只有我衣冠楚楚,戴着彰显智慧的金丝眼镜,在高贵的经济世界和金融市场里优雅踱步,迎着芸芸众生充满渴望、幻想和狂野的目光,我挥一挥衣袖,淡淡的笑容似乎也掩盖不了我那刻骨的诱惑和神秘的风情。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还记得1636年的荷兰,1719-1720年的巴黎,1845-1847年的英格兰,1923年的德国和2007年的美国吗?我就像一个穿越历史的精灵,一个无处不在的身影,生如夏花般灿烂,在每一个有我的瞬间,时间就被欲望和激情凝固住了,而当我离去的时候,绝望、失落和崩溃就会奏响最凄美的乐章。

 

望着水中那历经岁月蹉跎却依旧风韵十足的面容,看着镜里那饱受世间风霜却精光矍铄的眼眸,我呆了。这是怎样一种风华绝代,怎样一种摄人心魄?我不禁想问,我是谁?

 

没人知道我是谁,这反而增加了世人对我的好奇,于是,以我为名的词条(Bubbles)出现在精挑细选的《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里。但即便是学富斗车金德尔伯格(Kindleberger)也只能在这本规范、权威的书中扭扭捏捏地写道:“在编写本词条时,理论界尚未达成对泡沫状态的一致同意的定义;至于它是否可能发生,也没有一致的看法”。

 

我嫣然一笑,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最好的经济学家在我面前也无语凝噎。看着镜中的花容月貌,我知道,我很美。世人常说,距离产生美,而我,可能就是那极端的距离之美吧。距离,什么距离?你懂的。用不同的经济术语可以有不同的距离解释,价格对价值的极端偏离,现实对均衡的极端偏离。也许你会问:那价值和均衡又在哪里?其实我不知道,虽然价值和均衡构成不同经济学阵营的基石,但没有人能够真正把握住这基石之实。可笑的是,人们都说我虚幻,但实际上他们赖以立论的基础比我更加虚幻。至少,我是看得见的,价值、均衡,你见过吗?

 

我是谁这个话题太哲学了,其实也并不那么重要,也许你更关心我从何而来。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我虽孤傲,但也算是天下万物之其一,天下万物生于有,生我之“有”正是市场行为。世人都说我虚幻,那是诽谤。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都是一笔笔实实在在的交易堆上去的。文邹邹一点的,把造我之市场行为分为理性行为和非理性行为:前者是以真实需求为基础,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不得已加入了造我的大军;后者可能并不以真实需求为基础,带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豪迈或欲取之必先与之的精明,兴奋地塑造着我的躯体,他们知道,把我造得越美,就越能吸引或绑架更多的前者变成造我的骨堆。

 

我爱造我的人,没有他们的理性和非理性,就没有我。但是,我同样厌恶他们,因为他们肮脏。所谓“有生于无”,表面上,造就我血肉之躯的是市场行为,但骨子里,造就这些市场行为的是无形的欲望。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欲望。有一种欲望是用权力满足贪婪。正常的市场不会产生超额利益,为了获取足够多的利益,必须将市场扭曲为一个存在“极度偏离”的市场,才能实现财富从一个群体向另一个群体的悄然转移。权力,特别是缺少约束的绝对权力,赋予贪婪以生命,每一个掌握权力又迷失于贪婪欲望的人,都将拼尽全力去扭曲市场,尽可能地兑现着不同权力对应的潜在利益。贪婪并不是罪魁,人性生而贪婪。真正可惜的是,很少有人愿意以足够的牺牲去为贪婪和权力之间设立防火墙,而这,是人类的不幸,也是我得以长生的幸运。另一种欲望是助纣为虐换取利益。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很多,很多人知道有我存在的市场是极度扭曲的市场,但他们或是凭借其专业素养煽风点火,巧舌如簧去给扭曲的市场披上公平正当的外衣,或是凭借资本实力助推市场扭曲,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推波助澜的绝对收益。在这两种欲望的合力下,我的骨架终于生成了。剩下的,就是胁迫可怜人来完成我的身躯,这些没有权力、没有资本、没有抵抗能力的人或是出于恐惧、或是出于无奈,最终沦为了肮脏欲望的牺牲品,用血肉塑造了我的丰盈和华丽。

 

我是美丽的泡沫,但我知道我的每一个毛孔都沾满血和其他肮脏的东西。突然,我有点讨厌自己了,我究竟是一个好泡沫还是坏泡沫?我问经济学家,经济学家笑而不语。经济学是一门实证科学,包含价值观的善恶判断却属于规范范畴。经济学家只能解读我存在的必然性,只能勾勒我诞生的曲折过程。但经济学家没法用一个模型去求证我的善恶。

 

而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善恶属性,世间万物如果连自己是善是恶都不明白,那糊涂的存在就只能变成一个刍狗般的杯具。作为经济世界和金融市场的泡沫,我需要找一个人来帮我认识自己,这个人要兼具经济学的知性、逻辑学的理性、心理学的感性和干净透明的人性。有幸的是,我找到了这个人,这个叫倪金节的年轻人用一本饱含真情与理智的书勾勒了我的前世今生,并潜移默化地让我明白了判别自己善恶的标准:善与恶,一念之差,一水之隔,如果我的存在包容每一个人、无论贵贱的自由和尊严,那么我就是好泡沫;如果我的存在践踏了一部分人的自由和尊严,那么我就是坏泡沫。

 

这本书就叫《好泡沫还是坏泡沫》,我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虽然我知道这本书可能会引发我的破裂,但我还是推荐你阅读这本书,我不害怕灭亡,因为阳光会让我温暖。大家好,我是泡沫,泡是泡沫的泡沫,沫是泡沫的沫。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