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欧元危机,什么危机?  

2010-06-04 08:13:52|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元危机,什么危机?

 

“当最初说太阳是静止的,而地球环绕太阳旋转的时候,人类的尝试曾经宣称这一学说是错误的;但是像各个哲学家所知道的,民声即天声这句古谚,在科学里是不能相信的”,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的警语近来总是回响在我的脑中,特别是当上证指数从3180飞流直下到2480,欧元兑美元从1.50自由落体至1.22后,市场上似乎只剩下一种声音:熊市不言底,下跌无止境。坦白的说,我已经厌倦了这千篇一律的声音,感性告诉我,简单的重复每每是恐慌的外衣;理性则告诉我,惯性的重复则仅仅是怠思的托词。

 

巴菲特很像是达尔文的知己,股神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很多个性凛然的投资者始终奉行这一金玉良言,结果却一输再输,一败再败。那么,是达尔文和巴菲特错了吗?在我看来,错的是我们自己。无论何时何地,顺势而为总是立于不败之地的锦囊妙计,而顺势而为的核心则是把握趋势,达尔文和巴菲特的伟大之处恰恰是教给人们在不确定性中把握趋势拐点的一种方法。

 

仔细想想,不管是达尔文还是巴菲特,都没有让我们每时每刻像愤青一样“逆势而为”玩另类。在笔者看来,大师们似乎隐隐在说:当大部分人恐惧的时候,选择恐惧是睿智,而当所有人恐惧的时候,选择恐惧可能就是愚蠢。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要以“市场认识从部分一致性转向完全一致性”作为识别趋势拐点即将到来的依据呢?

 

笔者以为,这种拐点识别方法乍一看像是一个心理学问题,本质上却是一个经济学问题混合心理学问题的复杂问题。金融市场往往由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构成,由于不同专业人士对市场趋势决定要素的理解不尽相同,对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关心程度也不尽相同,因此达成一致共识往往是十分困难的,即便短期内市场处于一个连续下跌的过程中,以中期趋势和长期趋势为关注点的部分经济学家和分析师们也不会很快放弃自己对中长期趋势未变的判断。对于大多数受过严谨经济学训练的人而言,心里永远都有一个“均衡”的存在,只要市场短期走势并未冲过这条“均衡线”,经济学家们就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立场。

 

那么,什么时候经济学家们会怀疑或放弃自己坚信不疑的立场呢?笔者以为,答案就是短期单边走势犀利地、透彻地突破“均衡线”之时。经济学意义上的心理马其诺防线一旦被冲破,放眼中长期的经济学家们可能也会认为“均衡”本身已经发生变化,短期因素的“量变”已悄然无形地导致了中长期因素的“质变”,进而无可奈何或是心灰意冷地改变判断,加入到“羊群”之中。

 

然而,事实上,中长期因素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容易受到短期因素积累的快速影响。当所有人都陷入恐慌时正是少数中长期趋势坚守者放弃立场的时候,这个时候,往往都是市场趋势大幅度偏离“均衡水平”之时。而很可能的一种情形是,一旦强劲的短期干扰因素逐渐退散,均衡回归的力量就将扭转众口一词的单边趋势,用拐点的突然形成给绝大多数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并见证巴菲特们的奇迹。

 

可能健忘的市场已经忘记,但我还清晰地记得上一记耳光扇在脸颊上的火辣感觉。这种感觉之所以记忆犹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离得并不远,就是8,9个月前。从2009年3月开始,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金融海啸在肆虐一番后逐渐进入平息期,在金融海啸中被避险需求推高至89点以上的美元指数也由此进入漫漫跌途,在2009年3月到10月的半年多里,市场对美元走势的认识和判断从混沌走向单一,当2009年11月美元指数跌至74点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金融危机对美元末路的诅咒正在逐渐显现,媒体报道、研究报告甚至工作论文中充满了美元时代过去的论调,以至于极少数言及美元走强的言论都被视作无知者无畏的表现。我还清晰地记得,2009年9-10月,在对美元均衡汇率和分期限决定要素进行深入研究并得出美元指数可能已经触底的判断之后,我在自己的几篇研究报告和分析文章中反复斟酌用词,迟迟不敢使用“美元可能回归强势”的论调,在与同行激烈的讨论和与自己反复的思想斗争之后,我将“美元中期强势”的清晰结论修改成“美元中期相对强势有微弱潜力”的模糊用语,并在中期趋势判断的前后分别加上了美元“短期贬值、长期贬值”的套词,仅仅是为了让自己的研究看上去不至于那么离经叛道。

 

回想起来,作为一名学者,屈从于市场主流的压力而不能旗帜鲜明地坚持自己的判断,是我的悲哀。但从趋势拐点的形成机理客观分析,人性总有脆弱的一面,当均衡论者怀疑均衡本身之时,恰恰可能是均衡即将显现威力的时候。事实上,美元正是从2009年11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涨趋势,从74点到86点,仅仅只用了8,9个月的时间。

 

当然,美元最近大半年,特别是最近一个月的疯狂上涨并不仅仅是美元汇率回归均衡的力量使然。事实上,随着2010年3月欧洲问题的凸显,美元的王者归来更大程度上对应着欧元的日暮西山。8,9个月前,欧元兑美元为1.50,市场上绝大多数理性分析师都在预测欧元兑美元将走上1.55甚至1.60;而现在,欧元兑美元为1.22,更有观点制造者高调预言欧元兑美元还将重回1:1时代。

 

仔细倾听,市场声音再一次从嘈杂的混音逐渐转变为清晰的单音,那就是欧元还将跌跌不休。而在笔者看来,这可能就是欧元汇率逐渐接近甚至跌破其“均衡水平”的征兆。可惜的是,笔者还没有来得及从实体经济增长、货币政策、物价水平等多维变量着手严谨地测算出欧元中长期均衡汇率与现实汇率的偏离方向和偏离程度,所以妄下论断显然有失偏颇。但笔者注意到,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近日表示欧元非常接近基本面水平,这可能是经过测算后的结论。

 

虽然没有测算欧元均衡汇率,但笔者认为,从美欧经济对比看,中长期内欧元兑美元有重新走强的内在动力。一方面,从季度增长率的对比看,美国经济周期大致领先欧元区一到两个季度,2009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实现“由负转正”,两个季度之后欧元区也从衰退走进复苏,这一阶段美国经济复苏领先欧洲的态势为美元走强奠定了物质基础;而根据已公布数据和市场对未来数据的预测,2010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将二次回落,同期欧元区经济增长率则可能逐渐上升,这一阶段美国经济增速回落领先欧洲的态势可能将为美元随后“由强转弱”奠定基础。另一方面,从年度增长率的对比看,根据IMF的统计和预测,2009-2010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为-2.4%、3.1%和2.6%,欧元区经济增长率为-4.1%、1%和1.5%,可见2010年美国复苏力度强于欧洲,2011年欧洲复苏力度将持续增强,而美国复苏力度则可能削弱,此消彼长的趋势演化可能将为2010-2011年欧元兑美元汇率先弱再强的长期趋势奠定基础。

 

虽然中长期趋势可能并不支持欧元的跌跌不休,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对短期趋势、甚至中期趋势的影响依旧不容忽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还将如何演化显然是另一个话题,笔者这里想提醒一点,既然从大部分维度看,现有信息表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并不及上一次美国次贷危机那样“百年难遇”,那么市场应该可以相信,次贷危机已经过去,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也会过去。由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短中期影响而认为欧元即将崩溃,可能就像之前由于美国次贷危机而认为美元会走向末路一样失之偏颇。

 

笔者以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行至中点而非终点,短期因素可能还将制约欧元汇率的均衡回归,但中长期内,欧元既不会消失(这是另外一个话题,笔者之前从退出成本维度对欧洲货币一体化进行过严谨的学术研究,结论是欧洲货币一体化逆转的成本大大超出欧元区的承受范围,这是欧元不会消失的根本原因),也不会崩溃,均衡的力量将让欧元重新回到它应该在的那个位置,那个国际货币体系第二强者的位置。欧元危机?什么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