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没有逻辑的逻辑  

2009-10-21 08:44:57|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逻辑的逻辑

 

 

金融危机就像是一个用之不竭的噱头,给了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肆意变幻的无尽理由,面对这从未经历过的乱象纷呈和风云诡蟄,笔者每每忆起爱因斯坦在《相对论的基本思想》中的一句话:“相信世界在本质上是有秩序和可认知的这一信念,是一切科学工作的基础”。毫无疑问,从“看不见的手”到“瓦尔拉斯均衡”,经济学标榜其“科学性”的方式,正是用一种特殊的逻辑将散乱的局部糅合成丝丝相扣的整体,而阿罗和德布鲁的伟大之处正在于他们用漂亮的不动点理论证明了这个整体逻辑的存在,让爱因斯坦言论中虚幻的信念变成了无可争议的事实。

 

在这个伟大的事实面前,笔者再一次感受到自身的浅薄和渺小,找到这个必然“存在”的逻辑去缝合冲突的局部,对笔者而言实在是一个艰难的问题。但王尔德说:“从来没有轻率的问题,有时倒有轻率的回答”,如果沉迷于理论遗产或是传统经验,我们似乎很容易从主流研判中找到对现在全球经济乱局的某种逻辑解释。也许所有市场参与者都能对当下的全球经济乱局有一个或是感性或是理性的认知:“美国经济复苏强劲,欧日经济并不太坏,新兴市场强势依旧,金融危机稍稍雨歇,美元汇率跌跌不休,黄金价格节节走高,石油价格加速攀升,股票市场群情激昂,债券市场强势持久”。这一连串乱象的背后,“金融危机见底导致的风险偏好回归与经济周期转向带来的不确定性丛生”作为一种常见的整体逻辑麻木着市场的神经。

 

如果多一点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追根究底的思考,那么这种简单逻辑的有失严谨之处将无从遮掩。还是让我们从看似和谐的整体回到潜在冲突的局部来进行一番逻辑的“再拷问”。如果说美国经济的强势向市场传递的核心信息是金融危机见底趋势的明晰化,那么美元背离基本面利好而走弱将属情理之中,联系两者的局部逻辑是危机见底伴随的风险偏好回归。但这种风险偏好的回归何以解释黄金价格的强劲上涨?当然,主流逻辑会用黄金标价方式来解释这种冲突,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即便美元贬值能够对金价产生向上的推力,历史实证研究也表明,这种推力还不足以解释金价不断打破历史记录并突破1070关口的量能。在似是而非的定性分析中掺杂一些定量分析,单纯的风险偏好回归逻辑已经难以在黄金、美元和经济之间自圆其说。

 

那再加上油价变化会是怎样?尴尬的是,逻辑的脆弱性将进一步显现。如果将油价上涨这一趋势分解为动态的时序过程,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美元贬值这个大趋势下,油价就像是慢热的网球选手,经历了从犹掩琵琶半遮面到激情澎湃的陡然转变,整个9月,油价甚至小幅下跌了0.07%,而10月前20天油价就上涨了12.04%,一度冲上80美元/桶的标志性关口。如果再联系下同属大宗商品市场的黄金,“黑金”石油的与众不同更加醒目,在油价急停疾走的9月和10月,金价分别上涨了5.37%和5.7%,变化节奏感之均匀明显好于油价。如何解释油价的这种起伏走势以及同金价的变化差异,喋喋不休于“标价、风险偏好、地缘政治”之类的主流逻辑似乎根本无从下手。

 

那再加上其他市场又会怎样?无奈的是,逻辑的无力感将更加无以遁形。如果只考虑经济和股市,两者的耦合似乎十分完美,无论全球经济复苏传递的核心信息是微观基本面的走强还是风险偏好的回归,股市火爆都是有理可循的结果。但联系到债市第三季度热度较高,收益率普遍窄幅下挫的事实,问题就复杂了许多。债市和股市同时走强本就打破了两者此消彼长的传统关系,而且更重要的是,经济走强却导致美元走弱的核心逻辑是风险偏好的回归,而后者似乎更应该对应着美国国债避险需求的减少,而美国国债市场却是供需两旺的反常格局。不同市场犬牙交错的碰撞间,主流逻辑似乎摆脱不了顾此失彼的尴尬。

 

再加上10月以来的最新变化又会怎样?危险的是,逻辑的存在感将颠覆性地削弱。从3月以来,市场似乎已经习惯了金融危机日趋见底,金融风险日益出清和金融条件渐近改善的主流判词,就连IMF也十分配合地在10月最新出版的《世界经济展望》和《金融稳定报告》中调低了危机损失估计,并用一张漂亮的蛛网图说明了金融体系的恢复。但就当市场认为金融危机真正触底的时候,部分敏感性指标又有了新的变化。在一路下跌之后,表征信贷市场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和对手风险的TED指标10月以来突然有了不易察觉的小幅回升;表征市场情绪的VIX指数也在10月中旬有了细微的恶化。过往的经验表明,这些敏感指标就像是二阶导数,预示着趋势变化的强弱,这似乎表明,未来,或者未来的未来,主流逻辑暗示的趋势变化的力度可能有所削弱。如果从金融市场回到实体经济,部分经济体,特别是发达经济体的PMI指数、消费者信心指数在冲高之后出现回落,这些指标就像是趋势的一阶导数,预示着未来,或者未来的未来,方向也并非市场预期的那么明朗。

 

铁一般的事实是不会给金子般的幻想让位的。在琐碎的冲突面前,貌似美轮美奂的主流逻辑被撕扯成散落的飘絮,即便能够遮掩星星点点的漏洞,却无法全然覆盖密不可分的整体。难道就像维特根斯坦所言:“逻辑之外一切都是偶然”,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的缤纷乱象仅仅是不确定性肆意丛生、胡乱碰撞后的满池碎萍,而未来趋势的确定就像随意抛出硬币般纯属偶然吗?

 

在笔者看来,承认经济世界整体逻辑的缺失,无异于颠覆了经济学赖以存在的科学性基础,而经济学教会笔者的思维方式正是认识世界、分析世界的快乐源泉。所以,与其承认逻辑的缺失,笔者更愿意在没有逻辑中找到一种逻辑。

 

笔者的逻辑简而言之就是:超预期复苏背景下通缩风险和通胀风险的并存。无须讳言,当下复苏“超预期”的特征市场人士应该都能感同深受,IMF之类的权威机构不断在上调全球经济增长率,主流投行和券商也在大力鼓吹复苏路径的上移,月度经济数据不断有出人意料的强势表现(当然部分不好的数据也被善意忽视了),股市、债市、楼市、金市和油市的强劲也超乎此前想象,澳大利益甚至已经迫不及待地进行了加息,伯南克和特里谢则掩饰不住蠢蠢欲动的潜在心态。如果联系到对金融危机长期影响及此前历史经验的实证研究,这种超预期复苏相当于透支了未来复苏的持久动力,就像比萨斜塔上掉下的皮球还会弹起并再次落下一样,这种透支将对应着未来复苏趋势的力度回落,当市场狂热消退,失业不断攀升并完成从滞后指标向先行指标转变之后,全球复苏的均衡回归可能会毫不留情地带来一个艰涩的小时段。即便二次探底言之过重,二次回落的可能性已经不容忽视,而我们似乎已经可以从一阶导数和二阶导数指标的最新变化看到未来的这段倒影。

 

超预期复苏之下,未来经济回落的阴霾挥之不去,这对应的是通缩风险,而与此同时,弱势美元的冲击和宽松政策的遗产对应的则是通胀风险。需要指出的是,市场往往因为产出缺口的存在和全要素生产力的下降而认为出现实际通胀的可能性较低,进而否认通胀风险的实际存在,但笔者以为,通胀风险并非仅仅局限于物价实际上涨带来的风险,还包括通胀压力加大以及政策提前应对不足而带来的风险,毕竟历史经验表明,在应对通胀之时先期而动往往会大幅降低治理通胀的经济成本。值得强调的是,两种风险的交错并存并不是静止的对立,而是动态的纠缠。时值9月,通缩风险略微占据上风,趋势未定导致二次探底的担忧持续存在,与同期金融系统改善对应的是风险偏好的不完全回归,对总需求恢复的不信任导致石油价格并未伴随美元贬值而大幅上升;10月之后,通缩风险相对有所下降,油价上升则重获助力。而黄金的特别之处正在于,通胀风险和通缩风险都是推高金价的力量,前者引致保值需求,后者引致避险需求,因此时间序列上金价的上涨路径相比油价更趋平滑。

 

超预期复苏背景下通胀风险与通缩风险的并存,还对应着种种深层矛盾要素在周期转变阶段的并存与演化:实体经济由政府支出推动向由私人部门推动渐近转变;短期超常规政策的退出与中长期结构调整政策的跟进兼容并进;股票市场变化由流动性驱动向由业绩驱动渐近倾斜等等。

 

总之,没有逻辑是周期转变背景下矛盾冲突的表象,而没有逻辑的逻辑则是矛盾并立统一的实质。有幸的是,经济学教会我们的思维方式似乎没有失去“瓦尔拉斯均衡”的存在所象征的科学基础;不幸的是,用这种思维方式审视宏观世界经济,我们似乎在今年第四季度的未来看到了超预期复苏的靓影,又在明年第一季度那未来的未来看到了均衡性回落的残像。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