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次贷危机中国剩男造?别拿经济学说事儿  

2009-06-23 07:42:58|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次贷危机中国剩男造?别拿经济学说事儿

 

 

除了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华尔街“斗牛士”,次贷危机中最饱受非议的人群也许就算是经济学家了,而且很多时候,前者和后者是同一群人。作为一门长期披着数学外衣,却又不那么“科学”的学科,经济学的殿堂级理论并没有帮助市场预见到这场危机,甚至没能帮助市场去及时理解这场危机,以至于在解释、争论了几十年“大萧条”之后,经济学又得面对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新“大萧条”,谁又会知道,在争夺诠释次贷危机这一经济学新“圣杯”的下一个几十年中,还会不会再一次出现新的“新大萧条”呢? 

 

没有比误解更大的尴尬了。在百年难遇的次贷危机面前,经济学究竟应该扮演怎样一种角色?市场苛责经济学没能预见到危机,但未来的真实性恰恰体现在它的不可预知,所以经济学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扮演一个预言者的角色,经济学能做的仅仅是预示市场中的风险,但风险的叠加、风险的发酵及其与未来的碰撞会产生多大的火花,这一切都是不可确知的。市场同样苛责经济学没能很好的解释危机,但经济学研究的范式使得其解释力具有与生俱来的滞后性,当危机还没有被严谨、确凿的数据写进历史之时,所有仓促建立的模型和实证都难以完整地反映危机的全貌、甚至会产生片面的误读,还记得2008年初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即迫不及待地将次贷危机与过往危机进行数据比较并就此得出了次贷危机并非“与众不同”的结论,贸然的学术尝试让偏信经济学的市场毫无顾忌地滑向了乐观一端,在后来危机急剧演化面前搞得措手不及,从滞后性的角度看,对现在这场危机而言,经济学目前还不是一个全然准备好了的解释者。 

 

不是一个预言者,又不是一个胸有成竹的解释者,经济学已然十分尴尬,并受到接二连三的冷嘲热讽,市场人士总是不无调侃地宣称“危机时代,只有经济学没有感受到危机”。而这还不是经济学遭遇的全部,如果有比误解更大的尴尬,那就是莫名其妙的误读。虽然经济学在次贷危机中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又老迈迟钝,但好事者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从经济学的世界里挖掘出一些吸引眼球的素材,于是乎,尴尬的经济学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危机时代突然扮演了一个“话题制造者”的尴尬角色。

 

6月22日,某国际著名媒体上出现了一篇点击率极高的专栏文章,这篇文章将“剩男”现象视作中国储蓄率居高不下进而引致一系列问题的根源,貌似新颖的观点其实变相摘自该媒体另一篇外文文章,后一篇文章引用了NBER6月最新放出的一篇学术论文的研究成果,并用媒体语言将其进一步引申,得出了耸人听闻的结论,认为中国重男轻女可能导致美国市场泡沫,中国的“女性缺失”问题可能对美国的住房和信贷泡沫起了推波助澜作用。抛却文字处理上的技巧不言,这两篇文章诱导市场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中国的重男轻女风俗、男女比例失调导致了次贷危机”。从文章后的跟帖评论看,市场人士无不惊讶于文章暗示的这种“蝴蝶效应”,而学术研究作为这样一种耸人言论的根源和支撑,让人不禁感叹,经济学都在研究些什么?

 

为了搞清楚经济学是如何沦落为观点制造者的角色,笔者直接获取了学术论文的原文,在粗读这篇名为“竞争性储蓄动机:来自中国性别比例和储蓄率的证据(THE COMPETITIVE SAVING MOTIVE: EVIDENCE FROM RISING SEX RATIOS AND SAVINGS RATES IN CHINA)”的工作论文之后,笔者深深为媒体和市场对经济学的误读感到悲哀,这与其说是经济学的尴尬,更像是一个浮躁市场和浮躁年代的尴尬。

 

一篇规范的学术论文如何衍生出一个耸人听闻的观点?笔者以为这其中包含了两个充满了野心的环节:其一是逻辑的贸然焊接。从中国重男轻女和性别比例失调到美国次贷危机,其实蕴含了两个逻辑,首先是第一个逻辑,中国重男轻女和性别比例失调导致传统家庭产生了为儿攒钱买房、提高家族男丁婚姻市场竞争力的强大储蓄欲望,这种储蓄欲望演化为真实购房需求,加大了房价上升的压力,进而导致其他不具有如此“防剩男”储蓄需求的家庭被动增加储蓄以应付不断提升的买房压力,进而造就了整个中国的高储蓄率;其次是第二个逻辑,中国的高储蓄对应着美国的透支消费和泡沫增长,进而为次贷危机埋下了祸根。没看原文的人也许以为NBER学术论文论述的是两个逻辑的综合,其实不然。正如论文题目所指,该论文仅仅是对第一个逻辑进行了理论探讨和实证检验。至于第二个逻辑,即中国高储蓄率和美国次贷危机的关系,学术论文本身并没有进行哪怕一丁点的规范性论证,仅仅是在文章开头引用了格林斯潘将泡沫归结于亚洲高储蓄率的一段言论,并在文献回顾部分简单提及了这个言论。在笔者看来,引用格林斯潘不严谨的言论可能仅仅是该论文作者调皮的一种表现,去掉所有相关文字,这篇论文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而不管论文作者是为了吸引眼球而有心插柳、还是画蛇添足般无意为之,开头这段废话显然引起了媒体专栏作家们的注意,并将论文核心结论,即第一个逻辑与格林斯潘推卸责任般说起的第二个逻辑贸然焊接在一起,直接抛给了市场一个“美国次贷危机中国剩男造”的无聊观点。

 

其二,学术结论的绝对化加工。市场往往会忘记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特征,即学术研究是一套“other things being equal(其他条件不变)”的抽象游戏,在探讨两个经济变量相关关系的时候,其他变量的影响往往是被淡化的。也就是说,某一篇学术论文往往只是论证了某一种相关关系的存在,而没有充分考虑到其他相关关系的重要影响。在NBER6月最新的这篇论文中,作者自己在文献回顾中已经论及了其他解释储蓄行为的理论,包括生命周期理论、预防性储蓄理论和文化习惯对储蓄的影响等,并明确表明该论文仅仅是提供一种补充性的新解释。很明显,作者提供的新解释十分新颖有吸引力,论证方法也严谨可信,但论文本身并没有论证这种解释是占据绝对优势的解释,实际上,扩充性的理论研究并不表明与人口学息息相关的这个“竞争性储蓄动机”是中国高储蓄形成的唯一动机,或是具有较强排他性的根本动机。而新闻媒体在采用论文结论的时候不仅忘记了重男轻女本身就是中国社会特征的一部分,还刻意将有条件约束的学术结论绝对化,进而导致另类观点的形成。

 

总之,中国剩男导致美国次贷危机貌似逻辑顺畅,实际上钻了思维的空子,就像用太阳黑子解释大萧条一样,打着经济学的旗号,在曲解和滥用学术研究结论的过程中反而让经济学本身陷入尴尬的境地。当然,如果经济学家们还以哗众取宠为乐或是为豪,那就是尴尬中的悲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