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对几个主流观点的再思考  

2009-03-06 07:41:00|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几个主流观点的再思考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阳春三月,危机寒冰还未释融,习惯了表面的寒蝉凄切之后,心池却依旧平泛涟漪,又是哪般絮风在吹入心底?细想之下,似风还似非风,原来是次贷之风引发的思潮翻涌在牵引悸动。好一个危机时代,一边震得世界风雨飘摇,一边却又逗得思想肆意纷飞。于是乎,在百花齐放的危机争鸣中,太多有意思的观点迎面而来,其中一些闪着光亮的观点更是披上主流的外衣,左右着我们慵懒乏动的思维。

 

突然想到,懒春中的盲从会不会有些无趣?培根在耳边呢喃:“一个人如果从肯定开始,他必然以疑问而告终;但是,如果甘愿从疑问开始,他将以肯定而告终”,对主流观点多一点疑问,多一点再思考,似乎不无裨益。虽然没有马克思以“怀疑一切”为箴言的底气,但像笛卡尔一样以“怀疑为方法”也许能够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加深对这些主流观点的认知。好吧,收拾起“春风如醇酒”中的懒意,开始怀疑:

 

第一点怀疑是,美国经济真的“一无是处”吗?这一点看上去毋庸置疑,作为次贷浩劫的发源地和震心,美国经济全方面步入泥沼,2008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率已被调降至-6.2%,创27年新低,主引擎消费萎缩4.3%,败事有余地造成了3.01个百分点的GDP增长损失,2009年1月的失业率已经上升至7.6%,创16年新高,不出意外的话,4月底我们将看到-7%左右的第一季度增长率,那时候美国经济经历的本次浩劫将从核心维度上真正超越大萧条以来的全部12次衰退,而且届时17个月的持续期正好盖过大萧条后最高纪录的16个月。

 

如此糟糕的现状和预期有何亮点?其实,我们可能只是没有睁开那只“发现的眼睛”。在纵向看美国之余,似乎还要横向看美国,美国经济之糟糕如何在历史上排序的确很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美国经济会不会比其他人更糟糕,这个问题就要打上大大的问号了。且不说同样的2008年第四季度,欧元区经济增长的-1.2%为有统计以来最低,日本的-12.7%也是35年来最差,就从深层次的结构角度看,危机之中的美国经济还有诸多被习惯性忽视的亮点:其一,美国经济具有周期独立性。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美国更美国的地方了,经济复苏方面的“美国梦”同样只存在于美国,在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经济可以仅仅依靠自己,当然,也只能依靠自己走出衰退、创造复苏,而在美国真正复苏之前,欧洲和日本都很难真正拥有改变衰退命运的机会,因为从经济推动要素的对比看,只有美国经济对贸易的依赖程度是最低的,欧日则需要外需支撑增长,某种程度上看,欧日的经济是被动捆绑于美国经济的,这意味着虽然其进入衰退周期的时点比美国晚,但其走出衰退周期的时点同样滞后于美国。

 

其二,美国经济具有结构要素弹性。仅仅从印象上,我们也能感受到美国和欧洲、日本风格上的不同,相对于欧日的严肃和刻板,美国文化更显轻松和弹性,这种不同在经济上的意义同样不可小视。美国经济的弹性至少可以反映在两个方面:一方面,美国宏观层次的政策调整和微观层次的行为方式转变更加迅捷,例如,欧洲央行的政策弹性就远不如美联储,特里谢不仅2008年7月曾经自以为是地升息,现在在缓慢降息的同时还对通胀风险念念不忘,而伯南克无论是在降息力度和工具创新上都行动迅速;就个体而言,美国人消费模式的快速转变也令人吃惊,2009年1月5%的个人储蓄率较前一个月份骤然提升了1.1个百分点,幅度明显高于欧日,虽然这种调整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阵痛,但也会引致更快的结构要素再平衡。另一方面,美国劳动力市场相比欧日具有更大的弹性,在危机引发资源再配置的过程中,美国更容易实现产业转移和更替,日本是一个奇怪的地方,2009年1月其失业率为4.1%,较前一个月份反而有所下降,这倒不是因为就业率在上升,而是沮丧的日本失业者正逐渐离开就业市场,放弃继续寻找新的工作,这不仅给社会保障增加了负担,还降低了危机中新兴产业发展的人力资本支持。欧洲则是另外一番景象,高福利和工会强权不仅增加了企业危机中的压力,还限制了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所需要的产业收缩与再调整。相比之下,美国劳动力市场相对较强的弹性给结构调整奠定了更为有利的基础。

 

其三,美国经济具有更强的政策稳定性。听上去有些不明所以,确实,奥巴马新政的一系列政策还有很多缺陷,但很大程度上人们对其苛责有余是因为之前对奥巴马期望太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横向比欧日,美国救助政策更值得信任。这倒不是因为美国的救助政策规模更大或是更有针对性,相对于稳定性而言,这些看上去重要的政策属性都退居从属地位,本身具有太大不确定性的的政策无论形式如何都难以真正起到作用。欧洲的政策不稳定性源自其作为统一货币区独有的结构性尴尬,由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统一,当危机给区内经济体造成大小不一的冲击之时,其各自为政的救助政策很难实现合力,在相互博弈之中,其整体和个体的救助政策都随时可能发生较大变化。日本的政策不稳定性则源自其政局不稳的现状,受“醉酒门”等负面事件的影响,麻生太郎政府的民众支持率大幅降低,这不仅导致现任政府在心态变化之余可能做出有失理性的政策选择,还加大了未来政局突变导致朝令夕改的可能。相比之下,奥巴马政府虽然在政策制定上尚显经验不足,且有冒进之嫌,但新总统的个人魅力依旧无可匹敌,这为政策稳定性维持和政策有效性、针对性增强创造了条件。

 

从横向视角看,美国经济可能并非“一无是处”,对此的怀疑很自然地引出下一个怀疑:美元贬值真将“不期而至”吗?美元未来将会贬值的观点目前看来不仅非常主流,而且不像是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事实上,这个观点本身可能完全正确,但关键问题就是无可挑剔的观点反而容易麻痹思维,未来很长,重要的不是美元会不会贬值,而是美元在未来何时才会贬值。从彭博系统提供的预期结构看,大多数市场主体认为2009年年内可以看到美元拐点,早一点的认为第二季度,晚一点的认为下半年,美元就会由于1.75万亿的财年赤字和积弱不振的经济数据而重回熊途。但从对美国经济的第一个怀疑出发,美元贬值时点的论调可能需要从两方面深入思量:一方面,虽然就连美联储3月5日发布的黄皮书也预期美国经济2010年前难言复苏,但横向比较表明其他发达经济体的状况可能不会比美国好上很多,特别是不太可能先于美国复苏,基本面的对比给美元提供了部分支撑;另一方面,美元和黄金在危机中的避险作用进一步突显,且呈现越来越强的排他性,由于2009年危机难以见底,美元在动荡环境中的重要性依旧会给美元提供另一份支撑。因此,对于美元未来贬值这个诱惑性的观点,多一点深入思考是必要的,毕竟这一观点能够衍生出太多意义深远的其他战略选择。

 

总之,在不确定性中把握趋势,对主流观点多一点怀疑和再思考可能更有利于“解意春风”。在写作本文之前,其实还有其他一些怀疑,比如政策救助真的“多多益善”吗,多元化真是“势在必然”吗,全球化真将“嘎然而止”吗?由于篇幅和春懒的原因,还是下回再叙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