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别做危机中的无辜炮灰  

2009-02-06 08: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做危机中的无辜炮灰

 

这是一个最坏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好的年代。百年难遇的次贷梦魇带着嘲谑的微笑轻轻漫步,随意践踏着掺杂于经典理论和历史经验中的传统、执着和坚持,在诡异莫测的市场漩涡中,每一个前一秒看上去叛逆狂妄的无边猜想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变成传诵千里的真知灼见,对于生产和制造观点的意见领袖和知识精英们而言,这何尝不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千古良机?乱世出枭雄,在嘈杂和喧闹之中,没有人会太多的在意那些犯了“系统性错误”的观点有多么离经叛道和匪夷所思,那一小部分高超或是幸运地押对了风向的“诸葛”们足够吸引全部艳羡、崇拜和期盼的眼光。

 

甚至,这些目光中也凝聚着些许怀疑。是的,无论相信与否,被市场奉若神灵的任何观点和预言都不能被丢到感知的死角,“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高在混乱的危机时代无异于自杀的利器,一不小心就会在非理性的动物凶猛中成就无辜的危机炮灰。当然,相比由于自我孤立而被恐慌性市场群体行为所伤的炮灰而言,另一种无辜炮灰更多,这就是由于盲从或是押注某种非审慎观点而投身于恐慌性市场行为的市场主体。

 

与其说是轻信的惩罚,毋宁说是危机中的无奈。颠覆了诸多传统的次贷危机让所有浸淫其中的经济学家都手足无措,更何况是被经济金融高深莫测的表象所迷惑的万千大众?恐慌来源于不确定性环境中的自我迷失及其相互强化,由于无规律的市场变化超出了普通大众的理解范围,个体行为选择的惯例标准被无情地摧毁,混乱的市场信号及其相互强化的共振让个体丧失了自主决策的能力和勇气。此时,个体需要精英意识和领袖意见的指引和帮助,但是,一旦市场恐慌不断成倍放大和观点预测接连成倍供给超出了个体能够甄别和敢于甄别的极限,指引和帮助就让位于纯粹的图腾崇拜。于是乎,对于观点制造者而言,危机之“机”更加闪亮,从间接“帮助”个体决策到直接“帮”个体决策,观点制造者的潜在激励进一步加大,闪烁其中的不仅有名誉和声望,甚至还包括切实的利益。

 

需求创造供给,迫切的需求则创造更多的供给。供需定律毫无悬念地造就了现下的“观点盛世”,不同的媒介中充斥着各类形形色色的观点,争奇斗艳,引诱着茫然无措的市场主体,或明或暗之间,很大一部分闻香而至的市场主体却被无声无息地送到了另一轮市场波动的危机炮口。究其根本,危机给观点制造者提供了太大的激励,而对误导的惩罚和对供给的约束又几近于无,这种失去平衡的分析研究市场让赤裸裸的无畏观点层出不穷且大行其道。那么,市场主体又该如何在噪音中甄别信号,在观点的海洋中自主航行呢?

 

首先,忘记那些观点下璀璨的姓名吧。心理学家海森伯格1958年就说道:“科学并非简单地对自然加以描述与解释,它是自然与我们的自我互相影响的产物”,经济学和金融学中的科学规律是普世的,但学者们掌握和运用的经济学和金融学却包含了各自不同的主观因素和价值取向。虽然经济学家和分析师们对经济现象的阅读能力可能要高于普通大众,但很难保证一个观点的背后蕴藏了学者的全部智慧和足够努力。既然次贷危机是百年难遇的金融危机,为什么我们要轻信可能最执迷于“传统经济理论”的学者所发出的简单声音呢?所以,如果一个著名学者仅仅给出了观点,而没有全面展示其应用深厚理论得到这个观点的过程,那么在慨然押宝之前还是三思一番吧,想一想,一个光秃秃的观点,也许是大师们不屑于给出其后的研究细节,也许是名人们由于忙碌而干脆省略了这些细节。

 

其次,记下这些可能会让我们变成无辜炮灰的观点形式吧。第一种“不可置信”的观点是明显的自我意识产物。这样的观点一般都有惊世骇俗的标题和少之可怜的内容,其制造者往往带着宿命的、直白的、笃定的、甚至是诅咒式的口吻在阐述这些观点,他们立论的依据往往虚无缥缈,全部的自信都来自于对过往某次“准确预言”的一晒再晒,在偏执的自我意识强化之中,他们往往认定他们的观点必将印证为事实,其实仅从这一点就应该对这类观点敬而远之,一个从根本上否认了未来多样性和不确定性的观点本质上不过是廉价的命签而已。

 

第二种“不可置信”的观点是一种偏离现实的逻辑产物。这种观点的背后不再空空如也,却是塞满了对经典理论的依赖和对过往历史的复刻,其制造者的逻辑链条虽然严密,但立论的依据和推理的过程却充斥着腐气,似乎由于历史上在相同环境下出现过什么现象,这种现象“昨日重现”的几率就非常高,或是由于经典理论论证了某种条件下会产生什么结果,这种结果就很可能在现实中“自我验证”一样。全程紧盯次贷危机的发展,笔者越来越感到,用经典理论和历史经验凝结的智慧来思考现实,而非嵌套现实,才更容易感受危机的气息。所以,面对这种“因为过去,所以未来”逻辑堆砌的观点,缴枪之前还是再想一下:我们真的会踏进同一条河流吗?

 

第三种“不可置信”的观点是随意采摘的果实。不管是否蕴藏古典智慧和历史韵味,这种观点的背后总是有大量的现实元素,而这些元素往往提炼于诸多的经济、金融数据之中。这些观点看上去言之凿凿、掷地有声,实际上可能却是利用了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第一手的经济数据,因此市场主体一般也不会对这些观点背后的数据真实性进行验证,但尴尬的是,一些观点制造者为了更加快捷、方便、应时应景地生产观点,而随意从新闻或是别的二手渠道采摘了其想要的数据,但很多时候这些数据或是由于非专业的新闻报道而发生了误差,或是在传播过程中由于不慎或有意为之而有所失真,建立在这种数据上的观点即便有再好的逻辑推导过程也注定有失偏颇。虽然这种素材失真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上,笔者无奈地发现这种“不专业”的失真可能导致了最多的“不可置信”观点。所以,当一个重要观点正要影响普通个体的行为选择时,通过google稍微验证下其核心数据的准确性可能更加谨慎一些,特别是对于那些没有注明出处的核心数据,更是要小心提防。

 

当然,“不可置信”的观点不止以上三种,但是对于那些在真实数据上利用高超但实际上有失谨慎的专业处理方式得到的观点,非专业市场主体可能很难有效识别。也许,唯一的识别方式就是,对于包含难以理解的、过于专业的逻辑推导过程的观点,还是谨慎对待更加不失理性。

 

其实,为什么要有这么多建立在晦涩逻辑上的“诱导性”观点呢?笔者最近忍不住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危机之中的研究者和分析师们究竟该提供怎样的社会服务呢?也许,相比赤裸裸地抛出观点,通过简单易懂却又翔实有效的分析向市场主体传递最多、最真实的信息,帮助其更加理性地用经济学思维去思考,才是最不负于危机之“机”的选择之一。毕竟,更大的力量和更多的知识,意味着更大的责任,而非更大的利益。

 

也许,越是在危机之中,越是没有人去决定别人的命运,越是有更多的人去帮助别人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危机才能更快地变成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