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今何是?昨何非?  

2009-11-06 07:48:57|  分类: 经彩纷“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何是?昨何非?

——读《觉今是而昨非——张明金融随笔集》有感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当《觉今是而昨非——张明金融随笔集》呈入眼帘,我首先想到的是杜甫《饮中八仙歌》中的名句。这不仅是因为封面上有器宇轩昂之君子在翩翩而立,更因为脑海里有睿智通达之才俊在侃侃而言。启卷翻读,五颜六色的连珠妙语扑面而来;掩卷遐思,千丝万缕的真知灼见荡漾徘徊。品读与回味之间,封面上的君子和脑海中的才俊先是变得模糊,后又清晰起来。原来张明还是我过去熟知的那个张明,仗剑江湖把酒行,谈笑间经济风云丝丝得解;原来张明又不仅仅是我习惯阅读的那个张明,一舞剑器动四方,提笔间理论实际环环相扣。

 

所谓文如其人,阅读这样一本个人金融随笔集,就是在阅读一个人。张明先生无遗是值得花时间去阅读的一位青年学者,这不仅因为他是75后80前这一波尴尬“夹缝经济学人”里的翘楚,也不仅因为在过去N年里,特别是在金融危机肆虐的这两年,他用笔耕不辍的方式诉说着清新、有趣的经济故事。更因为他不经意间启发我们去思考:如何看待这场危机的惨惨戚戚?如何看待经济学的点点滴滴?如何看待我们自己的走走停停?如何面对未来的风风雨雨?

 

曼昆在脍炙人口的《经济学原理》里说:“我写这本书,是为了让人们学会用经济学的方式去思考”;张明则在《随笔集》中淡淡絮语,“觉今是而昨非”,这就是他用经济学去观察、去认识、去思考的方式。作为一个在夹缝中挣扎过、在危机中迷茫过、在传统理论前愤青过、在冲突现实中无助过的同龄人,我不得不承认,“觉今是而昨非”恰恰正是像我这样“学而不思、思而不透”的浅薄者需要深思践行的观察方式和思维方式。那么,“觉今是而昨非”又是怎样一种经济学思维方式?

 

初读之下,我以为“觉今是而昨非”就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不断自我修正,从昨天之“非”转向今天之“是”的演变过程。这种“否定过去”的思维方式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似乎就格外流行,痛彻心扉的危机伤害让越来越多的人咬牙切齿地加入到颠覆过去的经济暗潮之中。于是乎,有人疾呼:“多么可笑的金融创新啊,用漂亮的证券化装扮的次贷垃圾归根结底还是垃圾,让我们停止这些无聊的数字游戏吧”;有人惨叫:“多么无耻的华尔街啊,再多的甜言蜜语也掩盖不了欺诈和贪婪的本质,让我们抛弃这些无良的金融吸血鬼吧”;有人埋怨:“多么无序的自由市场啊,一盘散沙终究挡不住哪怕一丝危机飓风的冲击,让我们同那永远看不见的看不见之手分道扬镳吧”;有人嘀咕:“多么可怕的全球化啊,危机面前非霸权者永远都是为霸权者买单的倒霉鬼,让我们投入反全球化主义的怀抱吧”;有人诅咒:“多么疲软的美国和美元啊,危机敲响了这失衡的美国时代和美元时代的丧钟,让我们赶快进入那多极的美丽新世界吧”;有人嘲讽:“多么苍白的经济学啊,在危机面前所有光鲜的理论都变成了市场的笑柄,让我们从经济学的假设世界回到没有公式、模型和唐突结论的现实世界吧”。

 

不管这股颠覆过去的经济暗潮以及夹杂其间的胡言乱语多么离经叛道,在危机之中和危机之后,这种绝对化理解“昨非”的现象并不罕见。似乎危机就是判了“昨天”的死刑,人们有理由去否认带来伤害的所有“过去因子”,而不管这个“过去因子”是不是引致危机或放大危机的罪魁祸首。

 

更令人遗憾的是,颠覆是颠覆者的通行证。在集结着危机咒怨和危机恐惧的危机时代里,颠覆从不缺乏市场,彻底的、无厘头的颠覆更是满足了宣泄的本能,赢得了另类的市场。于是乎,绝对的“颠覆论调者”走到经济言论的前沿,人们流连于经济“阴谋论”、金融“战争说”里,怡然自得,不可自拔。

 

而这种放纵的过度颠覆恰恰构成了后危机时代莫大的风险。时间从不为颠覆论者停留,每一个“今天”都不可避免地变成明天的“昨天”,当无谓的不断否认变成一种机械的惯性,人们不由自主地在极度悲观、极度乐观又极度悲观间反复跳跃,市场莫名其妙地在过山车旅程中大起大落,经济则无可奈何地在大波谷和大波峰间骤然起伏。这正是我们不愿看到,却又实际经历的危机历史:在2007年8月的危机爆发和2008年9月的危机升级之间,市场在快速颠覆中低估了风险,而在2008年9月之后,市场又在反方向的快速颠覆中加剧了风险引爆。更不幸的是,这似乎又是我们隐约看到的未来影像:2009年下半年,市场完全颠覆了衰退基调,由于超预期复苏而慷慨激昂,2010年上半年,市场又有可能由于超预期复苏后的实体经济“二次回落”而再度颠覆至悲情四溢。

 

令人欣慰的是,张明并不是一个在危机乱世中追求名利的颠覆者。从《随笔集》里,我读到了“觉今是而昨非”的另一种经济含义。这种含义不是颠覆,而是怀疑、修正和继承。“觉今是而昨非”,觉察“今是”和“昨非”之间的不同,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寻找一个理由去颠覆过去,而是让我们在比较中发出对过去的疑问。就像培根所言:“一个人如果从肯定开始,他必然会以疑问而告终;但是,他如果甘愿从疑问开始,他将以肯定而结束”。从比较中发出疑问,这是一个经济学者真正该做的事情,这个世界,特别是危机后的世界,从不缺少自以为是的颠覆,但的确缺少深思熟虑后的发问。张明就是一个稀缺的发问者,他的发问总是建立在对现状的细致解读和对历史的精确把握之上:在发问危机爆发根源之前,他首先细致解剖了次级贷款和次级债的市场分类、构成和特征,并将过去和现在的市场环境和市场基础进行了对比;在发问危机升级根源之前,他首先全面调查分析了两房的资产负债表资质并分解了信贷紧缩的不同风险要素,并将过去和现在的政策应对进行了对比;在发问热钱风险之前,他首先利用数据自主测算了热钱规模,并将过去和现在的外部环境和演化态势进行了对比;哪怕在发问电影《最后一个苏格兰王》是否值得一看之前,他至少也看过了这部电影,并不忘将其同过去的《伟大辩手》做了个比较。

 

在掌握第一手数据和最新形势演化基础上的发问,自然不会引致言之凿凿却又心虚不已的莫名颠覆。觉今是而昨非,“今是”与“昨非”比较后的发问,是为了修正“昨非”产生的根源,让随时间流动的“今是”变成不断改进的“今是”。就像弥尔顿1644年所言:“真理就像河流,如果它不是源流不断的话,就会变成令人作呕的由一致和传统所构成的泥潭”。经济学不是真理,但不流动的经济学也会变成臭水沟。张明的《随笔集》从不轻易使用传统的理论结论,他总是用不厌其烦的再实证与再分析来寻求危机中的校准。例如,在金融危机升级之前,主流经济学思维范式将“个体理性预期对宏观经济政策有效性的影响”至于相对重要的地位,而忽视了“宏观经济政策对个体预期的反影响”,进而忽视了除了传统的“动态不一致性”外,政策无效的另一种可能性,即“政策变化导致非理性预期”,而《随笔集》通过零散却不失主线地跟踪分析美国政府放弃救助雷曼兄弟进而导致市场恐慌和危机升级的全过程,揭示了“政策调控引导理性预期”的相对重要性。

 

修正不是为了颠覆,而是为了更好地继承。觉今是而昨非,最后一个隐而不露的内涵在于,通过修正后的继承来实现“今是”和“昨非”的统一。如果把时间看做一串糖葫芦,那么每一个山楂糖块就像一个时间切面,各自包含了一个“今是”和一个“昨非”,我们要做的,就是吃下那些代表“今是”的山楂肉,吐出那个代表“昨非”的山楂核。如果把“今”视作“是”的全部,把“昨”视作“非”的全部,时间怎么能够动态串联并流动起来?在每一个时点上,我们修正“昨非”,将修正后的“昨非”和“今是”融合在一起,继承下来,并将其与未来新的“今是”进行比较,在发问中重新修正。不断发问、不断修正且不断继承,这才是觉今是而昨非经济思维的全部。《随笔集》用这样的思维去思考,继承了经济学赖以成为科学的严谨研究方式,结合危机中的新变化不断修正自己的判断和观点,引导我们抛开无聊的阴谋论和战争说,切实地去观察、细致地去品味、辨证地去思考。而这,不正是我们在危机中成长,在不确定性中把握趋势之必须吗?

 

这是一个浮躁虚华的危机时代,所以我遗憾地看到,颠覆变成了颠覆者的通行证;但我相信,这同样是一个沉淀是金的时代,所以我不想看到,严谨变成严谨者的墓志铭。所以,我建议你:阅读《觉今是而昨非》,阅读张明。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