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天堂在左,imf在右  

2008-04-14 08:04:27|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堂在左,IMF在右

 

生存还是毁灭,对于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而言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在诞生之后的63年里,志存高远的IMF不断经历着跌宕起伏的命运冲击,从成立之初的踌躇满志,到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时的茫然失措,再到新经济时代的争议四起,直至次贷风波中的饱受非议,IMF的影响力和公信力在国际经济版图的星云变换中日渐式微,以至于英格兰银行行长默文.2006年初就直言不讳地指出:“IMF正在滑向不相干”,而在2008411日的G7会议和200841213日的IMF春季会议上,诸多欧美政要也婉转表示,作为世界经济“救赎者”的IMF急需改革以“自我救赎”。

 

实际上,IMF从没有中断过与时俱进的改革步伐。自2004年起,一系列旨在加强内部管理、促进职能发挥的IMF改革方案就将自我救赎不断推向高潮,200847日,IMF执行董事会又批准了一项计划,试图将IMF的业务重心从放贷上转移,更多地致力于监管成员国经济前景、审视全球金融等相关领域。作为这一计划的部分内容,IMF将更多地关注国家的外汇政策,为主权财富基金制定行为准则,并扩充其投资渠道。

 

这一尚未引起足够重视的改革计划意味着IMF在“角色转变”的漫漫征程中又迈出了一步。纵观历史,这种“角色转变”深藏多重内涵:从运行模式看,IMF似乎正在由“务实主义者”向“务虚主义者”悄然转变,相比以切实的放贷行为纠正成员国国际收支的失调并减轻国际金融体系的失衡,对金融市场的全面监管和对成员国的风险警示更具务虚色彩;从时序范围看,IMF似乎正在由“后向主义者”向“前向主义者”悄然转变,相比以往更关注既有经济失衡问题,IMF愈发注重前瞻性地发现和提示未来陷阱;从监管范围看,IMF似乎正在由“短视主义者”向“全面审视者”悄然转变,相比过去紧盯成员国短期资金困难,IMF试图以全面监视各类国际金融市场的方式促进中长期金融稳定;从汇率制度选择看,IMF则正在从“固定汇率制护卫者”向“浮动汇率制推广者”悄然转变,相比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对美元双挂钩制度的极力维护,IMF在牙买加体系中更加关注各国汇率形成的市场性。

 

单纯地看,这种“角色转变”本身应时应景、无可非议。但如果结合国际经济时局变化、全球风险控制现实需要和IMF自身制度发展瓶颈综合思辨,IMF的“角色转变”则可能略显急功近利,更多更高的目标和更深更广的问题在激情碰撞后可能会让IMF在有心无力的尴尬中进一步滑向“边缘化”的历史深渊。

 

首先,IMF并非令人信服的“风险警示者”。对国际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发展进行全面监视无疑需要以真实、有效的市场认知为基础。但IMF在考察时局变化中不断显现的“滞后性”和“极端性”令人担忧,在次贷风波爆发之前,IMF就丝毫没有发现金融衍生产品市场的风险端倪,以至于在最新报告中,IMF也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羞愧”;而在次贷风波之后,IMF48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则似乎又过高估计了市场风险,欧美经济调控者都在报告发布后表示IMF过于悲观,而事实上IMF对欧美经济增长的预期也较大程度偏离了市场中值。建立在如此基础功课上的IMF全面监管措施和风险管理计划恐怕难以得到切实实施的现实支持。

 

其次,IMF并非令人称道的“市场稳定器”。IMF在“角色转变”中稳定金融市场的决心被其自身一些非稳定的市场行为所大幅背离。在次贷风波带来“三金(美金、黄金和黑金石油)异动”的国际货币体系初步紊乱的当口,IMF计划出售1300万盎司黄金的计划给市场波动增加了新素材;其将投资渠道由国债产品向公司债或股票进行扩充的计划则不利于美元资产减持风起云涌中全球储备体系的结构稳定;而其为主权财富基金制定准则的计划在引起诸多争论的同时,也给全球流动性问题进一步增加了不确定性。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IMF痼疾犹在。IMF的“角色转变”或是有意为之、或是无心插柳地回避了一些积重难返的制度性历史问题,有些痼疾甚至由于这种“角色转变”而进一步加深,这极大限制了IMF的职能发挥。痼疾之一是IMF作为大型国际机构面临着开源节流的较大压力,将重心转离放贷,不仅将使IMF切实影响世界经济的主要途径有所削弱,还可能将减少其收入,给机构运转带来更多困难。痼疾之二是IMF缺乏与国际机构的分工合作,将自身监管转向长期目标,IMF1945年同时成立的WB(世界银行)长期以来各自关注中短期和长期的监管格局被潜在破坏,而IMF将触角进一步伸及金融市场稳定也带来了与FSF(金融稳定论坛)目标重叠的问题。痼疾之三是IMF的“角色转变”未能真实反映世界经济格局变化,作为在“美元霸主时代”催生的国际金融组织,IMF具有与生俱来的“亲美倾向”,在处理利益冲突显著的国际经济事务之时难免会有失偏颇,虽然2008328日通过的份额和投票权改革方案将发达国家在IMF的发言权比例从之前的595%降为579%,发展中国家则从之前的405%上升为421%,但这种小幅变化并未能充分反映新兴市场国家迅速崛起的趋势,而且美国依旧保有“一票否决权”的事实让制度性“权力垄断”继续存在。

 

事实上,溯源IMF的诞生和成长不难发现,作为“单一制”国际金融时代的体系残余,IMF在“多元性”全球化时代面临着责任履行中的制度瓶颈。虽然IMF不断在寻求自我救赎,但深层的发展障碍依旧难以跨越,高调的“角色转变”计划某种程度上看甚至仅仅像是普鲁斯特式的“追忆似水年华”。

 

见 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48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