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经济自由的均衡之思  

2008-03-12 08:02:27|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自由的均衡之思

——改革开放而立之思系列之一

 

时间用记忆的细线将一个个瞬间编织成永远,有的时候我们只有奢侈地驻足凝思才能将拆下的瞬间定格为永恒。“三十而立”似乎就是一个放飞思绪,从过去窃来火种点亮现在或是将来的绝好时机,以至于在2008这个改革开放而立之年,连习惯慵懒的我也有些按捺不住了,迫不及待地用指尖敲打下这断离的而立之思。

 

而立之思并非而立之感,未及而立之年的我不可能对这三十年气势辉煌、跌宕起伏的改革历程有多么真切的亲身实感,青涩的思考虽然没有厚重的质感,但却在努力寻找那份成长的共鸣。孔子说,三十而立“立于礼”,所谓礼者,外制于规,内敛于已,对中国而言意味着一条于外合乎世界潮流、于内遵循自我约束的和谐崛起之路。拙笔粗记丝丝缕缕的而立之思正是希望从不同的视角阅读这个改革开放之“礼”。

 

改革开放三十年是市场经济在中国土壤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的三十年,而立之思的开篇自然聚焦于市场经济的灵魂:经济自由。正是三十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指导思想打开了束缚经济自由的枷锁,看不见的手才开始在神州大地展现出引导有序竞争、优化资源配置的魔力,中国经济增长才演绎出一段震惊世界的东方神话。

 

19782007年间,中国实际GDP增长有15个年份达到两位数,30年平均增长率高达9.85%,与宏观经济飞速增长如影随形的是人民收入的与日俱增,以1978年为基期,2007年中国人均实际GDP增长了973%,就像西方经济学家在学术论文中写道的:“没有哪个国家在减少贫困方面比中国近几十年做得更多”。在高歌猛进的经济发展背后,经济自由日益彰显。根据弗雷泽研究所从政府规模、法律结构与产权保护、货币政策合理性、对外交往自由度及信贷、劳动力与商业管制五个维度的估算,中国经济自由度指数从1980年的3.93上升至2006年的6.360.3%的增幅高于同期世界平均水平。一个成熟、自信、和谐的中国经济正在不断融入全球化的经济自由浪潮中,2007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为21738亿美元,是1981440亿美元的近50倍。

 

虽然这里无法用经济学的实证范式在中国经济自由和经济增长之间搭建一个严谨的因果桥梁,但贯穿于斯密、萨缪尔森、哈耶克和弗里德曼等经济学巨匠不朽思想中的自由火花告诉我们,没有改革开放的经济自由春风吹拂,中国经济百发齐放的灿烂辉煌就不会如斯真实。而且更重要的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实践让经济自由思想与经济学得以鼓吹其自身科学性的基础——均衡思想在东方摩擦出些许火花。

 

第一个火花是经济自由的比例均衡。虽然在极端强调个人自由、市场本位,坚决反对政府干预的自由至上论(Libertarianism)的代言人名单上有许多星光闪耀的名字,但就像罗曼罗兰所言:“一个人的绝对自由是疯狂,一个国家的绝对自由是混乱”。中国改革开放中对市场与政府主导比例的不断调整就像是寻找黄金分割点的经济试验,给关于自由与约束经久不衰、此起彼伏的争论找到了一条相互融合、相互妥协的均衡思路,即以市场为主导解决资源配置的核心问题,以政府为补充解决市场失灵的外部性问题。蕴含于改革开放“白猫黑猫论”中并经受住实践经验的这种比例均衡思想对于解决西方发达国家的极端化困惑也不无裨益,实际上就像德布鲁在50年代中期的研究结果所示,完全自由且不受约束的市场并不能带来经济效率的提升,而70年代的美国滞胀及其后无数次的西方经济动荡也表明,相机而动的政策调控有时不仅不能优化资源配置,甚至可能成为经济周期的波动性来源,在两个极端间寻求自由与约束的均衡则需要对经济自由的辩证认识和对政府调控的谨慎运用。

 

第二个火花是经济自由的速度均衡。中国渐进式改革的稳健有序和成果斐然意味着,弘扬经济自由就像是农耕播种,踌躇不前不可能收获春花秋实,而好大喜功也只能品尝拔苗助长的苦果,惟有寻求一种不温不火的速度均衡才会结出累累硕果。而把握速度均衡的关键正在于认清自身管理和应对经济自由内部风险和外部冲击的能力,审时度势,有先有后、有急有缓地分部门、分行业、分地区播种经济自由,有效满足市场合理竞争诉求,审慎对待外部加速开放压力,才可以在实现资源配置帕累托改进的同时,避免重蹈“华盛顿共识”下部分国家激进改革失败的覆辙。实际上,这种饱含张持有度、过犹不及东方哲学的经济自由的速度均衡思想对于其他转轨中的新兴市场国家也是弥足珍贵,追赶西方列强之路无法一蹴而就,就像歌德所言:“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生活和自由,假如他每天为之切实奋斗”。

 

第三个火花是经济自由的层次均衡。经济自由并不单薄,在宏观层次上表现为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资源配置的合理导向;在中观层次上表现为企业经营的自主抉择、自由竞争;在微观层次上则表现为普通个人的自由创新、个性彰显。不同层次的经济自由彼此交织、相互影响,而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表明,实现层次均衡的关键就在于深化制度改革,以法制性的基础建设理顺经济自由的层次影响。就像亨廷顿所言:“人类可以无自由而有秩序,但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通过培育现代金融市场、推进银行改革、完善利率汇率形成机制来规范宏观经济自由;通过引导建立产权明确、权责明确、管理科学、内控有序的现代企业制度来规范中观经济自由;通过创造条件鼓励普通个人增强学习、不断创新、自由发展来规范微观经济自由,中国改革开放在实践中闪现出实现宏微观和谐发展的层次均衡思想。

 

第四个火花是经济自由的分布均衡。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表明,经济自由相对于区域和财富的分布均衡是经济实现长远稳健发展的关键。通过区域发展战略的不断调整,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城市和农村的经济自由差距有序减小,经济自由在全国范围内的分布均衡保障了资源配置由局部有效向全局有效的趋近。而通过“先富论”对“先富带动后富”的不断强调,经济自由对减小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的作用也不断增强。就像《法国国民公会宣言》中所言:“一个公民的自由是以另一个公民的自由为界限的”,中国改革开放中和谐观念的不断彰显避免了由于区域发展程度不同或是个人财富水平不同而带来的经济自由界限模糊和可能冲突,使得社会强势群体有序成为经济自由全面化的促成者而非践踏者。

 

雨果在他的名著中写道:“社会的繁荣是指幸福的人,自由的公民,强大的国家”。中国改革开放而立之思中经济自由的均衡内涵使我们相信:今天,我们正在微笑着拥有这一切。

 

见 上海证券报 世话实说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365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