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国际货币体系紊乱的核心和影响  

2007-09-21 07:49:35|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货币体系紊乱的核心和影响

 

一直以来,“次级债风波”总是和“冰山理论”紧密相连,信用市场惊心动魄的蹦极仅仅是露出水面的一部分,水面下的冰山主体才是引人关注的焦点所在。9月中旬以来,国际金融市场的风云突变让冰山的又一部分悄然无声地浮出了水面,在918美联储出人意料地降息50个基点的当下,以美元贬值、油价彪升和黄金升值为表象的“三金(美金、黑金和黄金)异动”引人关注。

 

对于黄金而言,一路狂飚之中已经逼近2006512730美元的历史高位,917金价畜力升至720美元,较2001216253的中期低位上涨了185%。对于石油而言,供需博弈之间已经进入新一轮冲高阶段,918油价走上81.18美元,较200552449.66美元的中期低位上涨了63.5%。对于美金而言,跌跌不休已经将保尔森力挺的“强势美元”彻底打入了历史深渊,一篮子货币加权计算的美元指数近日连续加速下滑,并在80左右的低位震荡,913更是跌至79.302,这一水平较200176121.02的中期高位贬值了34%。美元指数的总体下降是各权重货币集体对美升值的整体表现,占据57.6%权重的欧元对美元913创下1.3927的近期新高,较200010261.1096的中期低位升值了25.5%;占据11.9%权重的英镑对美元一直徘徊于2左右的高位,较2001612的中期低位升值了46.2%;占据9.1%权重的加拿大元对美元917走出了1.0241的高点,较20021211.6193的中期低位升值了36.8%。

 

“三金异动”的表象意味着,代表“国际货币制度、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及由习惯和历史沿革形成的约定俗成的国际货币秩序的总和”的国际货币体系(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正在进入紊乱期,其储备资产安全、汇率制度稳定和收支调节有效三个层次的内涵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我们认为,此番国际货币体系紊乱之核心在于美元贬值,在经历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的“与金诀别”之后,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正在承受着另一轮的深入打击。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的地位下降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其国际货币职能的全面弱化。价值尺度和支付手段职能的渐趋失效引致了“石油美元体系”的波动性转变,不仅油价随着美元币值反向变化,而且在能源交易试图向欧元标价倾斜的过程中,市场价格不可避免地包涵了可预期的菜单成本和汇率风险溢价。与此同时,美元价值储藏货币职能在贬值过程中也日益弱化,持有美元资产的机会成本日益增加,投资资本对美元资产的风险回避在将美元进一步推向深渊的同时又重新树立了黄金作为古老“硬货币”的储值权威。

 

更进一步地深入分析,美元贬值的核心在于美国经济中期内的趋向看淡。我们之所以在前文详细列出美元指数各主要权重货币的汇率走向,正是试图说明美元贬值在结构上的“同质性”,这种“同质性”意味着美元汇率走弱并非是简单的双边利差变化、购买力平价比较和资产结构变化所能全然解释的,美元的此番贬值是美国经济周期性风险爆发的货币体现,是美国经济与世界经济趋向背离的金融倒影。2001年新经济泡沫破灭之后,美国透支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将美国经济增长拉升至均衡路径之上,而次级债风波作为导火索引发了增长周期的滞后性回归,而在美国经济了却前帐的同时,世界经济增长引擎向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的转移保障了全球经济周期的总体上升趋势,两相对比之下,美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增长趋势错位给美元贬值奠定了经济基础,这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认为,美元贬值,乃至国际货币体系的此番紊乱都不会是一个昙花一现的短期现象,中期中的全球性货币风险正在以另一种“非次级债”的方式积聚。

 

以美元贬值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紊乱首先将导致世界范围内需求总量和需求结构的直接变化。美元贬值和经济看淡在美国基础结构转型完成之前始终是一个“恶性循环”,羸弱的经济给汇率带来了弱化动力,而弱势美元又会增加美国国债海外持有者的减持趋向,进一步削弱经济增长的外来助力,购买力和财富水平的下降也会限制消费冲动,减小增长的内部动力,而脆弱的经济基本面又会再次给美元走弱施加反向影响。美国需求的总体放缓将使全球范围的需求总量增加受到抑制,这给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贸易环境的全面改善带来了些许阻力。而国际货币体系紊乱也会给欧盟和新兴经济体带来货币地位提升的间接作用,在对美升值和经济周期上行过程中,可预期的需求增加将让这些货币新贵在全球需求结构中占据更重要的位置。可以想见,世界经济在增长趋势些微放缓的过程中将迎来一个多头并进的战国时代。

 

国际货币体系紊乱其次还将导致国际金融环境的趋向恶化。英国Northern Rock 银行令人惊讶的挤兑事件证明“次级债风波”的风险释放远未结束,而大多数主要国家的货币当局却过于急切地进入了货币松弛阶段,这不仅给“道德风险”的再次出现埋下了隐忧,还给国际投机性资本大幅流动创造了条件,并对全球通货膨胀的有效控制形成了制肘。继欧洲央行和英格兰银行停下紧缩步伐之后,美联储和日本中央银行也不约而同地走向了放松银根的政策路径,这种救市行为给全球流动性带来了期限错配的结构性影响,在短期救助性资金充斥市场的同时长期融资需求依旧在“信用缺乏”之中面临着供给不足的尴尬。与此同时,主要国家利率走向的趋向不同和力度不同给利差宽幅结构性波动奠定了基调,并为投机资本大幅跨境流动牟取投机收益提供了机会。受此影响,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和汇率变化将更趋激烈,资本流动将更为频繁,国际金融环境在汇率风险、投机风险、通胀风险和市场风险一并增加的背景之下将迎来一个暗礁四伏的异变时代。

 

国际货币体系紊乱最后还将导致全球化发展趋势的可能转向。世界变平的过程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迄今为止的全球化是美元主导的全球化,是经济金融结构不对称的全球化,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输出资本和制度、新兴市场向发达国家输出商品和服务。美元贬值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紊乱可能将结束美元霸权,给“货币替代”在部分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的兴起形成约束。就目前来看,美元的绝对优势业已受到挑战,截至2006年底,各国中央银行持有的货币储备中有大约25%为欧元,而美元的比例为66%;在跨境交易的支付中,欧元使用的比例为39%,略低于美元的43%。欧元的崛起和新兴市场的货币觉醒将在多极博弈中培育有弹性的、多边制衡的、保障制度完善的、内生风险较小的全球金融生态,为全球化向结构均衡发展创造条件。就像华尔街日报918一篇名为“全球化潮流开始转向”所言:“西方跨国公司曾开跨境并购之先河,但现在,俄罗斯、中国、巴西和中东等地有意收购西方国家资产的企业正在书写全球化的最新篇章”,与美元贬值带来的美国贸易逆差缩小一起,新兴市场在资本金融领域的“走出去”也将使世界在对称中变得更加平坦。

见 财经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