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七种武器之七:泡沫  

2007-05-10 10:38:39|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种武器之七:泡沫

 

立夏,有风。

 

夜色渐浓,无月无星,枯草丛中,虫声啁啾,空气在凄凉萧瑟中显得分外干涩,这似乎又是一个带着淡淡血腥的杀人之夜。

 

杀人需要武器。

 

钩是种武器,在十八般兵器中名列第七,离别钩呢?离别钩也是种武器,也是钩,也是七种武器之五。还有那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环和霸王枪,在不同的缤纷岁月里都分别留下了一段关于七种武器的江湖传奇。

 

七种武器,不是六种。拳头不是七种武器,就算小马再愤怒,拳头终归不算是武器。七种武器之七,最是隐讳莫深,却最是摄人心魄,因为最可怕的武器,也最是其貌不扬,最是稀松平常。

 

泡沫很是其貌不扬,很是稀松平常。自从江湖中有了虚拟资本和实物资本的区别,泡沫就无时不在,无处不有。就像百晓生的兵器谱一样,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也给出了泡沫的注脚,最开始,江湖中曾经传闻“任何高度投机的不良商业行为”都是泡沫,但大虾Kindleberger却在浸淫泡沫历史多年后令人吃惊的指出:“泡沫不过是一种或一系列资产在一个连续过程中的陡然涨价”。

 

多么犀利的“稀松平常”!天外飞仙之剑,为什么一定是铁剑?木剑、草剑,甚至丝剑都是剑。“徒然”涨价之资产,为什么一定是金融资产?只要不是以物易物,有心或是无意的天灾流言也能让洛阳米贵中骤生无端泡沫。剑为铁剑,只不过是因为金属质地更易显得剑气如虹。泡沫多生于金融市场,只不过是因为“New Edge(新边锋)”更易放纵虚幻和真实之偏离的滋长。人们总是对不熟悉的新生事物抱有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或是希望,因为无所知,所以无所虑,就像没有人知道神秘的西门吹雪能够承载多少不败神话一样,也很少有人知道玄妙的金融市场能够经受几多泡沫冲击。于是,西门吹雪变成了“活着的传奇”,金融市场变成了“泡沫的温床”。

 

稀松平常之物未必都是武器。泡沫却是武器。泡沫为什么不能是武器?只识“身色”的杨二车娜姆都能对“快乐男声”品头论足,身高刚过2米的爵士猛将布泽尔都能让火箭黯然神伤,泡沫为什么就不能是武器?所谓武器者,不过是人力假借以求间接杀人之物。拳头可以杀人,但那是赤裸裸的直接杀人,无需借力,所以拳头不是武器,更不是七种武器。剑是武器,剑可以杀人,但并不总是杀人。泡沫何尝不是如此?每一个经济周期的上升阶段,泡沫总是与复苏、繁荣如影随形,在大部分时候,泡沫有如山涧水星般清新可人、毫无杀气,只有在短暂的泡沫破裂瞬间,惊人的杀伤力才让阳光下泡沫表面的流光溢彩变得诡异骇人。入鞘之剑,纵如一泓秋水也枉然;出鞘之剑,纵是无边枯木也绚烂。只有破裂之泡沫,方可以终结经济繁荣、延长经济低谷之方式间接杀人于无形。

 

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希望,就变成了死人,活着的死人。泡沫间接杀死的,不是人的肉体,而是人的希望。虽然资产泡沫的骤然破裂会直接让银行信用近乎崩溃、让金融体系濒临瘫痪、让财富增长几近倒退,进而让经济体系风险骤升、阻力渐长。但真正可怕的,却是预期的骤然反转。好的预期,就像美的女人一样,不仅让人心旷神怡,更让人跃跃欲试,正是“有所为”之心,使得投资需求不断膨胀,各种经济机会有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利润空间的扩张就像阿飞拔剑般简单流畅,消费欲望进而随之肆意高涨,莫名其妙的“非理性繁荣”演绎得美轮美奂。直到泡沫破裂的脆响,如小李飞刀般刺进经济虚幻增长的心脏,这一切才嘎然而止,在暗无天日、流言四起的腥风血雨之中,短暂的激情终于由长期的信心恢复得到经济增长放缓的等价补偿。

 

武器本身不会杀人。如果没有天机老人、上官金虹和李寻欢,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天机棒、子母龙凤环和小李飞刀不过是无人侧目的普通利器而已。给予武器摄身心魄之“气”的,是人。泡沫也是武器,让泡沫锋芒毕露的,自然也是人。这是怎样的一群人?这群人显然是由于“泡沫学”而获利的人。谁又会由于泡沫的膨胀和破裂而受益?纵是神秘无比的金融市场,也不会凭空生利,利益的分配总是以此消彼长的方式潜在进行,这就是江湖法则。金融资产的泡沫膨胀,某种程度上看不过是货币数字的倍数增长,而维持这种泡沫光鲜的不过是大通钱庄的银票增印。银票多了,价值就小了,这叫通货膨胀。由于存在通货膨胀,人们持有的财富在泡沫破灭前会发生两种方向迥异的变化,用于消费的财富随着货币购买力的下降而缩水,用于投资的财富随着金融资产泡沫的膨胀而增加,综合影响力的正负取决于个人财富的构成比例。当然,只有穷人才会为衣食住行大伤脑筋,也只有富人才会有更多的闲情雅致与资本实力畅游金融市场。于是乎,富人就有了鼓吹泡沫的动力,而他们似乎也有这种力量。人性总是贪婪的,无论是宏观经济的长期看好,或是微观企业的前期利好压抑,总是能够成为营造上涨预期的实体资本,意欲有所作为的人仅仅需要适时的煽风点火或是身体力行。然后,在所有人一拥而上之际,由于财富构成偏向投资而赚得盆满钵溢之徒完全有暇全身而退,将泡沫破灭的创伤留给不知悬崖勒马的羊群。这样,纵然江湖财富总量会由于经济周期而上下起伏,就财富结构而言,泡沫的膨胀与破裂只是会让强者更强。

 

这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泡沫。

 

盛夏,风声渐紧。泡沫,又见泡沫。

 

见 上海证券报 世话实说专栏

这似乎是一个有点意思的小文章,至少自己在写得时候,感觉很舒畅。金庸古龙,我一向都很喜欢,但对于古龙,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情愫,就像对杜牧、柳永的感觉一样。也许,骨子里的浪漫主义让我本身也多少有些“落魄江湖把酒行”的豪放之思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