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游戏歧视中的中国经济倒影  

2006-08-08 09:03:41|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戏歧视中的中国经济倒影

原名:沉迷游戏何罪之有?

 

“同一的太阳照着他的宫殿,也不曾避过了我们的草屋,日光是一视同仁的”,莎士比亚在《冬天的故事》里的轻声低吟也许会让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遗憾的是,日光能做到的,我们的目光却很难做到。

 

当然,也许很多人会说,我们已经很包容了,沉迷田径、沉迷网球、沉迷篮球、沉迷台球、沉迷音乐、沉迷文学,这些在“唯有读书高”的过往岁月里被视作不务正业的旁门左道,不是都已经被升华为个性十足的“最初梦想”了吗?是的,为此我们必须感谢破纪录的刘翔,筑起篮球长城的姚明,少年成名的丁俊辉,还有迷倒众生的李宇春,和才情四溢的韩寒,他们的商业成功让沉迷文体娱乐也逐渐被主流社会认可为追求事业成功的切实努力。

 

但沉迷游戏则截然不同,沉迷游戏更容易被正襟危坐者定义为社会毒瘤,被苦口婆心者规劝为玩物丧志。许多望子成龙的家长可以鼓励孩子放弃学业专攻篮球、足球、台球或是音乐,也可以忍受孩子走出校门写小说、玩摇滚,但绝对不会为孩子沉迷游戏打开绿灯。同样是浅尝即止之际放松身心、深入研究之际博大精深的娱乐种类,游戏为什么遭遇了如此迥然有异的社会歧视呢?是游戏本身错了吗?

 

游戏没有错,但必须承认,作为高科技结晶,游戏产业的兴盛和游戏文化的流行,需要比传统娱乐项目更加坚实牢靠的物质基础。所以,我们如此厚此薄彼的深层原因仅仅是因为中国经济基本面的些许诟病阻碍了社会价值判断向认可游戏的倾斜。

 

首先,居民收入水平的相对低下和分配结构的相对不均限制了游戏消费的增长。同样价格的商品在不同收入层次的国家,其性质很可能大相径庭,游戏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中国经济动辄10%以上的增长速率令人称羡,但某种程度上看这不过是发展中国家较为常见的“追赶效应”,基数小、底子薄的潜在特征意味着居民收入的相对水平较低,与欧美、日韩均有较大差距,这让国际价格较为稳定的游戏产品在发达国家归类于普通消费品,而在中国却变为了奢侈品或半奢侈品,消费需求受到极大抑制。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两极分化问题较为突出,哑铃型的分配结构直接带来了游戏文化流行的深层病根:主流中产阶级的稀缺。在大多数富裕阶层无暇游戏、贫困阶层无力游戏的背景之下,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先天不足,而全社会对游戏本身则缺乏了解,日韩、欧美那种“全民皆游”的气氛形成无法得到消费需求的有力支撑。

 

其次,经济起飞中制度瓶颈的存在限制了游戏产业的健康发展。在市场经济理念日益深入民心的现在,基于利润最大化的“成本收益”比较贯穿于普通居民几乎全部的行为选择。刘翔、姚明、韩寒、张靓影的财富神话让沉迷于音乐、体育、文学变成了一种行之有效的人力资本投资,而沉迷游戏则基本是种浪费,唯一的心理慰籍似乎只有陈天桥的盛大“传奇”,但在网游过剩的今天,这条陈天桥式的发家之路也已经虚无缥缈起来。实际上,在中国,普通人沉迷网游的商业前景似乎只剩下两条:开个网吧或是游戏店。发展空间如此狭小的根本原因是中国虚拟产权保护法律法规的极为薄弱,盗版冲击之下游戏产业三大领域在中国都难以得到一片发展净土:在家用机市场,主流机种PS2NGCXBOX的直读破解都非常成熟,市场价格几百元人民币的正版游戏刻成盗版只卖几块钱,甚至连微软刚刚开发推出的最新机种XBOX360,也被无所不能的盗版商完全破解;在掌机市场,现在最流行的IDSLPSP虽然业已被许多中国玩家入手,但大多数人都是以“烧录”方式肆意免费下载和把玩价格不菲的游戏软体;在电脑游戏市场,习惯于使用盗版WINDOWSOFFICE的普通玩家当然不会花钱去玩“英雄无敌”或是“古墓丽影”,甚至连唯一得以触及中国玩家钱袋的电脑网游也难以回避盗版冲击,私服的暗潮涌动无形中分流了大量真实需求。更值得注意的是,畸形发展的中国游戏产业正悄然陷入恶性循环,正版游戏需求惨淡限制了本土产业发展,进而阻碍了游戏开发、制作、营销教育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专业人才稀缺又进一步让中国游戏业沦为弱势。在制度瓶颈约束下,沉迷游戏的沉没成本实在难以得到利益回报,对于唱歌、打球来说,就算不能大红大紫也能变成一种吸引其他行业人事部门眼球的“个人专长”,但擅长游戏在中国却永远不会构成人力资本的潜在加成。这也难怪沉迷游戏会受到冷言碎语的歧视:“百无一用是玩家”。

 

最后,经济学研究的“热点偏好”性质限制了游戏经济的正名。作为“显学”的经济学对中国经济、甚至中国社会的影响正日益显著,游戏之所以不能得到社会认可,甚至是认识,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经济学家们对这一领域的善意忽视。这种忽视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在他们看来,游戏经济的研究不如经济增长、物价稳定、资本流动、房市股市的研究有意义,有影响;二是他们无暇或者不屑用高贵的经济学研究如此旁门左道。这实际上大致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喜欢摆弄经济学这个玩具。毕竟国际上游戏经济理论研究的风声水起很大程度上就要归因于一个叫卡斯特诺瓦的经济学家“恶搞”式的学术卖弄,在正儿八经地为“EQ”建立标准模型之时,这个热衷经济学、热衷游戏的学者仅仅只是出于一种自娱自乐的动机。缺乏经济理论对游戏经济存在性、真实性、可持续性的严格论证,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怎能堂而皇之地受到社会重视?

 

无论如何,游戏就像所有其他娱乐方式一样,其存在都无可厚非,但在经济基本面有待完善的中国,沉迷游戏毫无疑问需要更多的执着、超脱、勇气和坚持。

 

见上海证券报 世话实说专栏 

此文献给所有在游戏世界中挥洒青春、激情和才华的兄弟姐妹,such as:陆志明、曹蓬勃、舞樱雪、霍去病、lori、treeman、sharon。。。还有我。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