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不得不说的青歌大奖赛  

2006-07-20 00:10:43|  分类: x10杂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看完了cctv3青年歌手大奖赛组合组最后决赛,和徐沛东评委赛前“预测”的一样,蝌蚪组合、阳光部落组合和香格里拉组合分列前三,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阳光部落从没有进过前三,受到徐评委赛前赞许之后,出人意料的压倒了香格里拉,说实话,我深不以为然,他们的歌唱技巧和实力并不如蝌蚪和香格里拉(个人感觉),我想他们最大的优势在于,青春靓丽的外形可能比之其他两者更为出色,也就是说,他们是最有商业潜力的一组,仅此而已。 

很巧合的是,前三名的演唱都是没有伴奏的形式,这说明这个组合组比赛强调的是声音的组合,用他们评审组喜欢说的话说,就是声部的组合。忍不住,我又深不以为然了,这就是组合的定义吗?我们听the beatlesrolling stonecranberries、零点之类的乐队演唱,很多不也就是主唱一个人的声音吗?难道我们非要将这些经典、著名的组合不称之为“组合”?按照“评审组有话要说”中的意思,没有足够的和声,这些时间、市场肯定了的组合连个前12都进不了。按照这种思路,干脆叫“和声组”算了,叫什么“组合”组呢?实际上,我们发现,这次比赛人数多的都很占优势,因为他们声部饱满,前三最少的都是4个人,整个曲解了组合的本意。我想,组合不光指声部的组合,还应该包括风格的组合、创作的组合、演奏的组合、表演的组合,等等,至少风格的组合很重要,我就很喜欢被淘汰的一个什么tf组合(好像是这个名字把),一个中国女生和一个韩国男生,女生主唱,男生说些rap,很有味道,但就是这么一个风格糅合很让人舒服的组合被当作了“组合”形式差的典型,连前12都没进。狭隘,让青歌赛的组合组比赛变成了合唱团比赛,但很可惜的是,所有参赛者声部的饱满和配合的娴熟远没有任何一个专业合唱团出色。 

忍不住就扯远了,我真正想说说的是蝌蚪和香格里拉的成败。请原谅我抛弃阳光部落,作为一个功利性的、刚刚在大赛前配对的组合,我以为他们的势利音乐让人很不感冒。蝌蚪和香格里拉都是光滑的清唱,一个时尚,一个民族,一个获得了打分的胜利,一个赢得了短信的支持,两者的区别似乎昭然若揭。实际上,我以为这只是表面,虽然同样是没有伴奏,两个组合的音乐风格和理念却大相径庭。蝌蚪这种形式的清唱,纯粹是一种摹仿,一种炫技,骨子里的自轻与自大让我刚到恶心。说到自轻和自大,因为他们喜欢用西方人特有的方式作“无乐队演唱”,当然,他们也喜欢唱英文歌,不过这不是问题的关键。他们的音乐,完全是可以有伴奏的,尤其是那首《美国派》(就是唱过两次的英文歌,2012和最后6队决赛时都唱的,名字是另外一个名字,但旋律绝对是这个歌,当时打得名字我忘记了),我有盘乡村音乐的cd里有,我听得也比较多,其实这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旋律很好,男歌者的演绎也很动人,最重要的是,这歌有伴奏的,人和乐器的正常和音十分悦耳。但蝌蚪在演绎这首歌的时候,完全去掉了伴奏,而是用他们的“口技”在模仿乐器的声音,那些专业评委们似乎被他们的技术打动了,给了很高的分。但我听的感觉就是画蛇添足,也许第一次听到他们演绎的人会觉得好听,但我想说,这是因为这个旋律实在太美了,实际上他们破坏了本来乐器伴奏的那种完美,刻意的人声模仿让听过原唱的我有种强烈的暴敛天物的感觉。老老实实的用乐器伴奏,这首歌绝对比他们扎扎户户更加迷人。多么可笑阿,我们人类为什么要发明乐器呢?那是因为我们自己发不出这些乐器的天然音色,现在我们抛弃这些音乐智慧的结晶,用我们构造简单的嗓子来模仿这些声音,难道不是一种次优选择?难道不是一种自以为是?难道不是一种矫揉造作?难道不是一种赤裸卖弄?难道不是一种历史倒退?这种倒退的音乐理念并不好听,也不感人,纯粹是种炫耀!至于蝌蚪的另外一首创作《晨》,你听到他们唱了多少吗?绝大多数时间他们还是在展示自己的技巧,从他们那里,我没有听到真陈的音乐。而且,蝌蚪虽然配合的比较熟练,但我并不觉得他们六个人的嗓音有什么特别之处,我想象他们这样的组合很容易再刻意训练出很多,实际上,天津大学那个业余的组合我觉得并不比他们差,也许他们是学生,没有单位,所以他们唱的怎样都不会得到这个圈子的认可,北大那一对的淘汰我想也是这样,在中国,有实力,没有status,一切都是枉然。 

该说香格里拉了,我想所有和我一样不懂所谓专业音乐的人,都会被这四个高山汉子的天籁之音所震慑,是的,他们的嗓音是天然雕饰的瓷器,无需过多的后天改造,无需过多的专业培养,他们很自然的发出他们的声音,不管有没有评委在废话,我们都会觉得他们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我不懂他们在唱什么,但我很爱听他们唱歌,很自然,很清新,很感人,也许听多了我也会腻,但在我第一次碰触到它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心被征服了,我是被原始、粗犷、朴素、焕然天成的异域之风、民族之风征服了。这样的歌声,本不需要任何伴奏,因为它本身就像鸟儿低吟、溪水奔溅、山谷回声一般,很自然的生长在那里,总在不经意间让我们陶醉其间。 

同样的清唱,一个势利,一个清新;一个刻意,一个自然;一个轻狂,一个谦逊。且不论所谓专业上的孰优孰劣,我心中的橄榄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抛向香格里拉。蝌蚪,让我感到恶心。实际上,我想只有民族的才是时尚的,蝌蚪表面光鲜的背后是令人作呕的东施效颦,而香格里拉外表朴实的背后是令人尊敬的自然流露,在new age的国际风中,我想只有香格里拉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天籁之音才能真正站到世界流行的最巅峰。 

说到这里,其实我的愤青似乎已经表露无遗了,我不想辩驳我个人价值取向的有失偏颇,毕竟我对音乐本身一无所知,我只是从主观感受这个狭隘视角简单的体味音乐。 还是说说经济吧,蝌蚪和香格里拉的相同中的不同同样会给我们很多共鸣的东西,在经济领域,现下有些发展中国家在经济政策调控方面总是喜欢模仿和效法欧美的风格,别人加息我们也谈货币紧缩,别人语言隐晦莫深,我们也玩出其不意,很多时候,由于历史、文化、经济基础、社会环境等等各方面的截然不同,貌似相同的政策调控可能会带来不同的政策影响,在模仿的同时丢掉许多本土的、自然的、民族的东西,反而可能失去更多。 更无奈的是,在我们引入、学习西方经济理念的同时,我们很多人喜欢像蝌蚪那样玩时尚,用一种炫技的方式达到某些功利目的,于是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经济学本身在有意无意间经常成为一些人炫耀自己、推销自己、炒作自己的本钱。实际上,经济学对于现实经济而言,最大的价值不在于那些貌似时尚的经典结论和复杂绚丽的模型实证,而是一种自然的、朴素的、特别的思考方式。我们用经济学去思考,不是用经济学去炫耀,去逐利。香格里拉用清唱去传播自然和感动,蝌蚪用清唱去炫耀和卖弄,我永远支持前者,鄙视后者。 

一口气说了这些,似乎说的有些多了,还是就此打住吧。其实对于青歌赛组合组比赛本身,我还有很多深不以为然的地方,都只是一家之言,个人感受,不提也罢。 

最后,让我们祝余秋雨评委身体健康,很显然,整个中国就他最有文化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