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世界杯诠释娱乐经济  

2006-07-15 12:47:43|  分类: "实"话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诠释娱乐经济

——“实”话世界杯之十

 

在“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格罗索异常冷静地将金色团队之星送进法国球门的那一刹那,国际足坛四年一次的华山论剑就这样定格在了亚平宁蓝军的笑傲江湖。世界杯落幕了,陪伴大家一个月的“实”话世界杯也意犹未尽地迎来了最后一期。在过去那段日夜颠倒、忘乎所以的日子里,我们随心所欲地品味足球魅力,天马行空地胡侃经济联想,激扬文字之余我们似乎不由自主地回避了一个关于世界杯和经济的本质问题:世界杯是经济吗?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搞清楚何谓“经济”似乎理所应当。遗憾的是,充斥着数学符号、复杂模型的理论经济学让经济这个由来已久的简单概念日渐模糊起来。实际上,经济用传统中国语言理解不过就是“经世济民”,如果当年那位驰骋中原的唐代名君叫“李经济”,而非“李世民”的话,现在高高在上的经济学可能就要依习而称“世民学”了。无论如何,经济是由国家经济运行和居民经济选择两部分共同构成。

 

在凯恩斯主义大行其道的日子里,以“世”为研究对象的宏观经济学和以“民”为关注焦点的微观经济学可谓“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但随着古典主义的复兴和实体经济的发展,强调微观基础的宏观经济学演化成了现代理论的主流。如今很难想象,一篇没有基于微观主体效用最大化分析的学术论文能够在国际理论界登得大雅之堂。

 

也就是说,虽然一些或是似懂非懂、或是别有用心的经济学家总是在有意无意间将经济复杂化、高层化和帝国化,我们必须承认微观效用是经济分析的核心所在。而所谓效用,只是对个人心理感觉的一种理论描述,任何能够让我们感到快乐和幸福的事情都会悄然无声地改变效用最大化过程中的经济抉择,而这种微观变化会不可避免地给国家经济运行带来深远影响。对于经济而言,“人就是江湖”,人无处不在,经济也是深入民生。

 

毫无疑问,世界杯打乱了全世界几十亿人的生活,改变了绝大多数微观经济个体的效用水平,如此背景之下,我们怎能大言不惭地将世界杯归类为纯粹的体育?在几乎所有人都在为足坛盛会神魂颠倒的时候,自命清高地置身事外不仅是种自大,更是种愚蠢。将世界杯视为无物的企业很显然会因为忽略消费需求变化而受到市场惩罚,而小看世界杯影响的主体也会由于无法把握经济运行和金融环境的潜在变化邂逅悄然而至的风险加剧。

 

所以,世界杯本身就是经济。也许称之为“世界杯经济”有些偷工减料,从更专业的角度审视,世界杯是一种娱乐经济。也许是主流经济学家大多更关注于国计民生,对于娱乐经济至今没有人给出专业性的定义,当然在权威的《新帕格雷夫经济大辞典》中也找不到这个时髦的词条,但沃尔夫在其畅销书《娱乐经济》一书中却断言娱乐经济将成为新的世界通货,“娱乐因素”将成为产品与服务的重要增值活动及市场细分的关键。而世界杯的激情秀让概念模糊的娱乐经济不再犹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般不可捉摸,这次回味无穷的德国盛会让娱乐经济的几大要素彰显无遗。

 

首先,娱乐经济最核心的要素之一是注意力。英特尔前总裁葛鲁夫在多年前就一语道破玄机:“整个世界将会展开争夺眼珠的战役,谁能吸引更多的注意力,谁就能成为世纪的主宰”。而畅销书《注意力经济》中更是直言不讳地写道:“在新的经济下,注意力本身就是财产,金钱将与注意力一起流动”。在信息泛滥的E时代,将有限的注意力更多、更持久地吸引到自己身上是商业运作的重中之重,也构成了娱乐经济的精髓所在。而多样化、争议化的世界杯将这一精髓发挥到了极致。足球技巧的美轮美奂、团队配合的震慑人心、英雄人物的功败垂成、民族荣誉的誓死捍卫让整个地球都随着足球一起转动,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在这股强大注意力潮流的推动下,悄然无声地发生着微妙变化。

 

其次,娱乐经济的要素之二是参与性。著名未来学家格雷厄姆.莫利托在《全球经济将出现五大浪潮》中就睿智地指出“娱乐经济的核心是创造内在体验”。在强调自我、标榜个性的E时代,铺天盖地的美女秀在边际效用递减的经济学规律之下不可避免地引致了“审美疲劳”,消费者个人效用最大化的方式不再是被动娱乐,而是主动娱乐,在娱乐中得到自我实现的快感。而世界杯给所有人提供了一个释放自己、投入游戏的充足理由,当我们为阿根廷的骤然出局唏嘘不已,为巴西的星光暗淡扼腕叹息,为齐达内的晚节不保黯然神伤,为意大利的苦尽甘来击节叫好之时,全身心的投入让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效用满足,这在无形中为经济抉择带来了许多潜在影响。

 

最后,娱乐经济的要素之三是多赢性。与传统经济追求买卖双方的“双赢”不同,娱乐经济由于其参与者的众多和影响力的巨大追求的是“多赢”。世界杯就是一个实现了“多赢”的经典案例,老百姓找到了乐子,各类媒体赢得了收视率、点击率和利润率,赞助商们做足了广告,电信运营商收获了短信分成,金融市场觅得了调整契机,甚至连参与国宏观经济也得到了信心支撑,整个世界杯不仅是一个足球盛典,更是一场商业大餐和经济派对,所有参与者都在不同层次获得了效用提高。娱乐经济这种与众不同的“多赢性”注定它对国民经济增长的助力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全面,更加持久,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沃尔夫在《娱乐经济》中大声宣告“21世纪将是娱乐经济推动的新世纪”。

 

正如巴尔扎克在《十三人故事》中所言:“各种欲望用两个词便可概括,金钱和享乐”,娱乐经济正是E时代消费欲望转型的产物,世界杯给我们带来了无可言状的精神享受,并给枯燥乏味的经济世界添上了一个新鲜可人的另类注脚。

 

财经时报“实”话世界杯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