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世界杯如何影响股市  

2006-06-07 07:49:45|  分类: "实"话世界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如何影响股市

——“实”话世界杯之三

 

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鲍尔森的火热升迁似乎充分激活了整个高盛集团的幽默细胞。在世界杯大幕徐徐拉开之时,这个声名卓著的金融巨头煞有其事地放出了一个名为《世界杯经济学2006The World Cup and Economics 2006)》的研究报告,别具匠心地用概率模型忽悠了球迷一把。

 

我带着无比虔诚的求知之心仔细阅读了这篇长达57页的高盛作品,结果却是让我大跌眼镜。与其说是专业的金融分析,到不如说是蹩脚的足球预测。在充斥着调侃语气的行文之中,高盛人充分挖掘了他们的恶搞潜力,并不失时机地炫耀了一把他们引以为豪的数学功底。必须承认,我对高盛力作的不感冒很大程度上源自于他们对阿根廷的轻视,在文末给出的夺冠概率排名中,我心爱的蓝白军团竟然仅仅被排在了第6位!值得欣慰的是,东道主德国更是只在高盛版榜单之中名列第8

 

当然,真正让我将高盛报告鉴定为黑色幽默的是报告的主题。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专业分析之中,高盛人探讨了一国经济、人口等因素对世界杯最终归宿的影响,并以此为重要根据对32强的命运进行了预测。很显然这种研究并没有太多的经济意义,如果经济强弱对足球比赛结果有重要影响,那么美国队理所应当地会比巴西队更加热门;如果人口多寡对足球水平强弱有关键作用,那么中国队就更不会如此让人欲说还休。

 

作为球迷,我当然关心决定世界杯归属的核心因素,很显然这是个纯粹的体育问题。但作为经济学门徒,我同样关心的是世界杯的经济影响,而毫无疑问这是个标准的经济问题。实际上,对世界杯的经济影响,媒体上并不罕见,但内容大多局限于世界杯主办国的经济收支核算,或旅游业、零售业、传媒业等相关产业的商机起伏分析。比起这些寻常问题,我更想了解的是世界杯对股市的影响,毕竟自5月以来,国际市场一直异动频繁,而世界杯的到来让市场发展趋势更加扑朔迷离。

 

抱着对这个另类问题的莫名兴趣,我在网络上对“word cup, football, stock market”展开了地毯式搜索,结果依旧是让我大跌眼镜。本以为一些商业性的专栏文章会更容易涉及这个问题,但实际上学术领域似乎对此更加情有独钟。对足球胜负、世界杯归属对股市走向的短期和长期影响,金融学国际学术界竟然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深入研究,并在建模和实证中运用了最新的一些基础理论工具,得出了许多发人深思的经验结论。

 

这里必须强调的是,比起大家更为常见的商业评论或商业分析,学术研究(我这里是指国际性学术研究)不论在文体、语言、结构上都非常严谨、朴实和精确,这些标准化的长篇大论充斥着艰深晦涩的专业术语、玄妙精致的理论模型和眼花缭乱的实证图表,绝非门外汉所能喜闻乐见和轻松理解的。这意味着我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逐字逐句地看完所有论文,实际上这个工作并不比任何博士论文的文献综述要轻松。但在大致翻看完大多数论文的核心内容和主要结论之后,我对世界杯和股市的关系还是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将这种学术理解应用到2006,我想世界杯此番给国际股市带来的可能影响可以总结为三条。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短期内国际股市波动性可能会较为强烈。这个结论的得出与行为金融学的应用休戚相关。实际上,让我非常惊叹的是,行为金融学本身作为经济学重要创新不过在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才步入成熟,而这一理论应竟然在1990年就被用于了足球与股市的关联度分析,KruegerKennedy这两位顽皮的经济学家创造了声明遐迩的“超级碗理论(The Super Bowl Theory)”:美国股市的涨跌与美式足球超级碗比赛的归属高度相关。令人瞠目的是,在19671988年间,“超级碗理论”于22次之中成功预测了20次股市变化,这种成功率显然比绝大多数蹩脚的市场分析师高很多。

 

行为金融学与传统经济学的重要不同在于,前者是心理学和经济学的混血儿,该理论创始人丹尼尔·卡纳曼(Daniel Kahneman)虽然获得了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但严格意义上是个心理学家而非经济学家。这意味着行为金融学强调的是心理效应对金融市场参与者行为的重要作用。实际上,市场主体并非如传统经济学假定的那样 “完全理性”,由于在心理波动之中受到“动物本能”的影响,他们的许多行为决定是“非理性”的,情绪好坏完全可能带来截然不同的行为选择。

 

毫无疑问,世界杯作为绝大多数人的心头所爱,足球胜负作为绝大多数人关注的国家荣誉问题,对市场主体的心理变化必然会产生潜在影响。一系列的学术研究表明,国家队的胜败会从两种渠道给股市主体行为施加潜在作用:假设市场主体因为国家队的比赛胜利心情愉快,那么一方面他们会在乐观情绪中减少对特定等级风险的敏感程度;而另一方面,心情愉快也会让他们更容易在较低效用满足水平接受某一特定资产组合。也就是说,足球比赛胜利会让市场主体变得更加偏好风险,更加容易达成交易,反之则反是。但值得注意的是,世界杯是一个赛会形式的足球盛宴,任何国家队在多场比赛中都可能有胜有负,而对于同一场比赛而言,除了平局外就必然有一方胜一方负,这意味着,32强的本国股市会不同程度地上下起伏,世界杯透过行为金融学渠道增加了国际市场的整体波动性。当然,对于中国这样的世界杯看客,基本可以忽略此种影响,这不能说不是种尴尬的幸福。

 

其次,世界杯表现可能会给各国股市长期发展带来潜在影响。这种影响的理论来源要归于传统经济学范畴。许多学术研究表明,一国在世界杯上的表现会对其后较长时间内的国家经济增长造成潜在作用,一般而言,足球领域的抢眼表现会带来国民士气的整体提高,某种程度上会增强一国的劳动生产率,进而给经济增长输送源源不断的内部助力。而股市涨跌作为经济基本面好坏的“晴雨表”反映,自然会与经济增长发生同向变化。也就是说,一国股市长期走势某种程度上会与足球成绩正向相关。在我看来,这种影响由于过于间接而可能相对次要,最新公布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在2002年到2006年间,在日韩世界杯上折戟小组赛的阿根廷股市飙升了418.17%,而冠军巴西不过242.97%,而亚军德国则只有可怜的34.69%。不过,对于英国、意大利、法国、德国这些联赛商业化运营非常成熟的国家而言,此种影响就较为重要了,毕竟很多大牌球队都是上市公司,像英国国内就有26支球队业已进入股市,这些国家国家队的表现自然会给本国“足球板块”带来巨大影响,而球星个人状态也会给球队股价施加重要作用,试想,如果鲁尼由于伤病沦为英格兰罪人,那么曼联的股价一定会大跌,整个英国股市说不定都会一片阴霾。无论如何,此种影响对中国而言依旧是相关度较小。

 

最后,也是唯一对中国较有意义的是,世界杯的疲劳效应可能会不对称地放大股市短期交易风险。很多平常化的世界杯报道都涉及了这一话题,世界杯期间的兴趣转移无疑会带来股市的相对冷淡,像德国国家开发银行德国复兴信贷银行近日就宣布其融资团队将坚决从市场撤出,普通交易者更是会由于赏球疲劳而怠于投资管理,这种警惕性放松会带来相应的监管难题,投机势力很可能乘机动作,这无形中放大了市场风险。我想这种影响并不难以察觉,但更关键的是,这种影响本身就是不对称的。由于世界各个角落的时差不同,不同国家球迷的看球时间千差地别,对于亚洲来说,欣赏现场直播大多是在极度深夜,这无形中给白天股市交易带来了相比欧美更为严重的疲劳问题。这意味着,对于亚洲的新兴市场而言,世界杯带来的短期交易风险更加不容小视,而新兴市场近来资本外流的可疑迹象进一步放大了风险因素。中国对此也应有所警觉。

 

总之,世界杯对股市的影响远没有我们事先想象的那么简单,大多数人难以接触的经济学学术研究却出人意料地给了市场更多启示和警醒。平心而论,对世界杯影响学术研究的意外发现,让我不得不再一次惊叹于经济学的无所不能,也不得不再一次折服于经济学家的激情四溢,萨缪尔森用“热切的心情,冷静的头脑”作为经济学教科书的题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此文散件发于 第一财经日报 ,这里是四肢齐全的完整版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