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实的博客

闲心品味世界经济的风云变幻

 
 
 

日志

 
 

美联储双重标准势必酿成苦果   

2006-05-30 01:55:45|  分类: 世话“实”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等待不合女神厄里斯来拯救特洛伊人和希腊人的命运,是不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也许很多人根本就不屑于回答这个非常幼稚的问题,但遗憾的是,在千变万化的世界经济迷雾之中,这种显而易见的愚蠢正在肆意弥漫。

 

用混乱来形容进入5月后的国际金融环境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国际商品市场的上窜下跳、国际股票市场的阴云密布、国际债券市场的人心惶惶、国际汇率市场的波澜起伏、国际黄金市场的大起大落都给这个判词添上了无可奈何的现实注脚。在茫然无措、进退维谷的慌乱之中,市场主体都满怀虔诚地期待着英雄的出现、秩序的回归、混乱的终结。就在一些人心安理得地将稳定市场的希望寄托在美联储及其掌门伯南克身上之时,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正是美国货币政策长期中“短边约束”之下的“双重标准”酿造了今天的金融苦果。

 

这种“双重标准”的注释就是:面对能源危机带来的通货膨胀压力,美联储在“善意忽视”之中异常“稳健”地进行着货币紧缩;而面对进口低价带来的通货紧缩压力,美联储却在“高度关注”之中异常“积极”地进行着货币放松。引致“双重标准”的原因不仅在于客观上的“短边约束”,还在于主观上的避重就轻。

 

在地缘政治危机逐渐升级、恐怖主义威胁挥之不去的宏观背景下,国际油价近年来一直以连续破纪录的另类方式挑逗着能源安全和物价稳定的世界神经,但美联储在危机面前却表现出了“山崩于前色不变”的超凡定力,格林斯潘或是伯南克总是心平息和地重复着一句经典台词:“虽然能源市场价格波动较大,但并未对核心通货膨胀造成实质影响”,并慢条斯理地进行着加息操作。

 

美联储将能源价格排除在核心通货膨胀指数构成之外的理由在于,国际油市的价格变化很大程度上由短期波动性因素造成,将旨在稳定中长期物价水平的货币政策锁定于此不仅难以有效平稳短期价格走势,更可能让易变的货币政策本身变成全新的不确定性来源。在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之下,美联储悄无声息地将国内消费者置于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幻境之中:口袋空空走出加油站之时,你还得告诉自己这里没有通货膨胀。

 

事实就是,国际金融市场中已经没有人狂妄自大地将旷日持久的能源问题等同于无关痛痒、转瞬即逝的中东游戏,能源价格被排除在核心通货膨胀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美联储根本就没有控制能源型通货膨胀的能力。市场中油价的决定永远是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在OPEC及其他产油巨鳄完全控制石油供给之时,美联储对能源需求的影响相对有限,毕竟工业用油、军事用油等一系列事关国计民生的需求构成难以得到大幅抑制,在供不应求的市场结构下,“短边法则”意味着供给方是价格决定的关键力量,美联储作为势单力薄的被动一方难以成为维持油价稳定的中流砥柱。有苦难言的美联储不仅无力获得油价博弈的胜利,更加不能承受调控失败带来的信誉受损,在这种政策尴尬中,以“善意忽视”的方式进行回避成为了无可奈何的必然选择。

 

这意味着,无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能源危机会如何演化,美联储都会用市场耳熟能详的腔调泰然处之:“通货膨胀尚处温和,美联储并不会骤然加快紧缩步伐”。

 

但对于进口亚洲舶来品带来的通货紧缩压力,美联储就没有了冷眼旁观的耐性和客随主便的谦让。亚洲经济后来居上的“追赶效应”和得天独厚的成本优势在美国货币当局眼中成为了引致国内物价普遍下降的罪魁祸首,在国内保守势力的重压之下,在“大萧条”阴影的笼罩之中,美联储对进口贸易引致的通货紧缩表现出了令人瞠目的过激反应。

 

由于亚洲舶来品大多局限于彩电、皮鞋、纺织品等生活消耗品,因此美国的消费物价结构在进口因素影响下呈现出“有形贸易商品价格低廉、无形服务业商品价格高昂”的结构特征。美联储全局性的放松银根显然会带来更加激化的结构性问题,而实际上进口低价对美国整体通货膨胀的影响也没有美联储认定的那么大。

 

美联储过于“积极”的表现依旧与“短边约束”息息相关。在贸易博弈之中,美国货币当局具有明显的主动性,毕竟亚洲贸易行业的迅猛发展和生产能力的疾速扩大使得对美国市场的商品供给日益膨胀,在供大于求的市场背景下,掌控美国国内需求的美联储显然具有举足轻重的决定力量。意欲有为的主观心理、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都激发了美联储连续挥舞利率大棒的兴致。

 

这意味着,无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贸易博弈如何发展,美联储都会义正言辞地大声疾呼:“不能坐视通货紧缩的抬头,美联储必须果断行动”。

 

近几年中,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制定一直悄然秉承着“双重标准”,这种尺度不一的政策哲学不可避免地引致了现下的危险局面:通货膨胀与资产泡沫并存。前些年过于长久和随意的银根放松营造了一个风险暗藏的负利率时代,信贷扩张和投资加速直接刺激了房市的火爆,而房价的高企又刺激了抵押消费的增长,在这种彼此循环的透支增长模式下,美国资产泡沫不断积聚。而在能源危机到来之后,美联储则表现出了无畏的迟钝,这种货币当局的松懈和宽容潜在助长了投机势力的嚣张气焰,直接促成了通货膨胀的潜在抬头。

 

是通货膨胀总是会侵蚀财富,是资产泡沫总是会骤然破灭,关键在于时机。而现在正是这样一个风险全面释放的合适时机。美联储从格林斯潘时代到伯南克时代的过渡虽然没有对美国货币政策延续性产生太多实质性影响,但这个比美国总统更替更加难得的人事变更具有不容小视的标志性意义。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历史转折点,市场总是会习惯性地反思美国货币政策的历史表现,在津津乐道于伯南克风格与格林斯潘风格的此长彼短之时,隐藏在货币政策“双重标准”中的风险因素更容易被市场所察觉、重视并流传。在市场骤然发现表面风光无限的繁荣背后竟是如此暗礁四伏之时,恐慌气氛就在无形中迅速积聚,只需要一个现实的负面事件作为导火索,整个国际金融环境就会在羊群效应作用下陷入全面疯狂,遗憾的是,风云变幻的国际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这种现实引爆点。

 

实际上,自年初以来,国际分析领域对于美国货币政策的重新思考就开始逐渐风行起来,在美联储主席交接之时,就有很多经济学家预测或警告了人事变更对长期风险释放带来的重要影响(笔者当时也在多篇文章中表达过类似担忧),而在油价再度飙升、国际金融市场大幅波动之后,越来越多的市场反思将焦点对向了美联储,这直接导致了市场在回归理性呼声中的非理性动荡。

 

总之,美联储长期奉行的“双重标准”是引致国际金融市场风险积聚的重要原因,而对此的全面反思又是加速风险释放的重要催化剂。无论如何,指望制造混乱的美联储像以往一样充当国际金融市场的救世主显然是无知的表现。市场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忍受痛苦中默默等待黎明的到来。

 

此文发表于 证券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